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黑疫】(第六章)

               【黑疫】

作者:哥布林大人
2020-10-30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7440字

                第六章

  「谁?是谁在那?」琴胆怯的问道,她想回头,可项圈固定的太紧,根本办
不到。陌生人的到来,琴是又恐惧又渴望。她看不到对方,却明白此时自己的屁
股看起来有多诱人。

  天台的护栏高80公分左右,此刻她正叉开腿,压低腰身,将丰盈又不失翘挺
的屁股朝天高高撅起。黑色的开档丝袜勾勒出翘臀的诱人弧线,两颗臀瓣仿佛蝴
蝶展翅。因为长时间的踮脚身体止不住发抖,蝴蝶臀尖儿也随着节奏频频晃动,
臀瓣宛如振翅的白蝴蝶。黑丝中带着一抹幽暗,开档就更显灿烂,蝶翼中央漏出
明亮的心型,迎着月光格外耀眼,仿佛怕人注意不到这惹人犯罪的屁股似得。

  「金?是金吗…black king?」琴小心的询问,却没有得到回应,琴更加恐
惧,停止呼喊,只能祈祷借着夜色的隐蔽,对方没注意到自己。

  「啪~ 」天台的灯打开了,虽然昏暗,但足以将这屁股看个清楚。微弱灯光
下琴的肌肤透出凄冷的暗白色,琴知道她开档黑丝袜中的蜜桃弧线更加显眼,最
后一丝侥幸的心理也破灭了。

  「是谁?不要过来!」琴瞬间紧张起来,脸色惨白,被禁锢的身体只能无谓
挣扎,纤长的四肢扭动触碰着护栏,发出叮叮的金属声,反而告诉对方她无法反
抗。开档丝袜露出的白嫩桃心明晃晃的四处摇摆,蜜唇也跟着正一开一合的吞咽
着黑色纱裙,仿佛落入蛛网的蝴蝶加速振翅,也逃不出猎手的掌控。

  面对这诱惑,任何男人都绝不会无动于衷。果然脚步加快了。琴低头从胯下
望去,黑纱遮住来人的上半身,只能从自己的腿缝中看到他的黑色西裤和皮鞋。

  「别往前走了。我老公就在楼下。马上就来了。」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警
告道。

  可转念一想,自己被绑在天台调教,根本不可能是和老公所为,警告苍白无
力,眨眼间对方就走到了身边,一双热乎乎的大手已摸上了她的屁股。她紧张得
颤抖,又警告道「别碰我,我…我是黑人的女人,你看我脚踝的纹身…」

  对方似乎停止了抚摸,在检查她脚踝的黑桃纹身。见警告有效,琴继续说道
「我是黑…黑皇教的性奴,我腋下和那里都有纹身,我是属于黑皇教的,你敢碰
我…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埋藏在身体深处,沉寂已久的跳蛋再次启动,发出「嗡嗡…」
的响声,突如其来的快感让琴措手不及,发出高亢舒爽的呻吟,屁股上下摇晃。
「你?哦…喔…」

  「啊…你,是你…哦…好」琴的内心涌出一股暖流,感动和喜悦挂在脸上,
仿佛等到了失散多年的爱人,晃着屁股激动得呼唤。

  「啪…」一巴掌煽在琴的蝴蝶臀上,黑丝勾勒出的心型臀瓣随之颤抖两下。

  「呵,嫂子,很有做性奴的天赋么。」金在蝴蝶臀上婆娑。

  「你…来了,嗯…」

  「哦?嫂子,这么晚你光着屁股在天台做什么?」金捏着白儒的软嫩翘臀,
明知故问道。

  「我,我在…」荒唐的问题,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等人…」

  「呵,嫂子的骚屁股摇来摇去,是在等我吗」金问道,等了几秒没得到回答,
又煽了一掌。「哼,你不是等我吗?」说着收回手假装要走。

  「不…我等的就是你。」

  「为什么等我?」

  「先放我下来吧。」

  「哦?谁把你拷在这里的呢?」

  「我…我自己。」

  「为什么呢,嫂子。」

  「唔…我…」突如其来的问题,琴不知如何回答,腹中的跳蛋却不给她思考
的机会,嗡嗡转得欢实。「啊…我…嗯…我想要回高跟鞋。

  「那你是在等我还高跟鞋?撅着屁股等?」金猥琐的笑着,肆意对琴的屁股
左右煽掌「嫂子对每个人都这样吗。果然是好客。」

  「啊…不是,啊…我不是那样的女人,只是…哦…」本已有了当性奴的准备,
金的一声嫂子把琴又拉回了现实,自己可是有夫之妇,明知道金在调戏她,可仅
存的廉耻心仍然说不出金想要的答案。「嗯…只是对你你很特别…」

  「嗯?怎么特别?」金爱不释手的摸着琴的屁股,又在臀瓣上煽两下。

  「你…我…哦…」琴低头看着锁骨的口红印,回想起昨夜的冲动,答道「哦
…我需要你。」

  「需要什么?这个吗?」金拿出琴的高跟鞋,用鞋尖在她的股沟上轻抚,鞋
跟不时勾扯出蜜穴里夹着的黑纱裙。看着琴扭动腰肢追逐鞋尖抚摸的角度,金对
着她的蜜唇用力一戳。

  「哦…」痛苦中夹着畅快的呻吟。

  「呵…真难以置信,这还是昨天赶我走的女人吗?你的气势去哪了?」金嘲
讽着。

  「我错了,唔…主人…我知道错了。」琴哭着喃呢道,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在呼唤家长。「唔…请原谅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错了?错什么。骄傲的女主人义正言辞赶走闯入的流氓,哪有错。」

  「不,不是这样,我是…我是你的性奴。」终于还是当面说了出来,虽然难
以启齿,但对于刚经历过孤独和绝望的琴来说,这点羞耻已不算什么。

  「呵呵,愚蠢,我有说过收你做性奴么?」金捏着琴的蝴蝶臀笑道。

  「嗯?什么…这…」金的问话令琴措手不及。明明做了艰难的思想斗争才勉
强说得出口,可换来的是金的不解风情?「可是…我…哦…」

  「还想狡辩,黄皮母狗,你服从了主人的哪项命令,配做性奴吗?」黝黑的
手掌快速煽向琴的屁股,只听到清脆的一声「啪」,打得蝴蝶臀激灵的一震。接
着他揉了揉琴隆起的阴户,慢慢把情趣短裙抽出来。

  「唔…不…」琴撅着屁股不满的摇晃,双腿尽力夹紧摩擦,突然从腹内传来
嗡嗡声,跳蛋恰到好处提高了频率,琴一声长吟,蝴蝶臀抽搐般颤抖,明晃晃的
白皙臀瓣用力夹紧,金依旧从唇缝间抽出了短裙,扶住琴的白屁股,黝黑粗壮的
中指压在无毛的白嫩耻丘上,轻快撩拨。

  「哦…」琴的蜜穴一张一合的迎接,似是要夹住金的手指,金又扬起手狠狠
抽了白屁股一掌,打得琴一声惊叫。

  「我有说错吗?你只是个逼痒的骚货,没人要的母狗,怎么敢称自己是性奴
呢?」

  「呜…不是的,我…」

  「借性奴身份,利用黑皇教庇佑你的安危吗?真是个狡猾的黄皮母狗!」

  「我没有,我只是…」

  「不要狡辩,满口谎言的骗子」金打断了琴,「你下面这张嘴是不会说谎的
…」他扒开琴的蝴蝶翘臀,突然像是嗅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道「你擅自排尿了?」

  「我…没有…嗯…是的」琴吞吞吐吐的回答,仿佛在金面前排泄般害羞,也
是头一次听到擅自排尿的说法。

  「哼,一次次犯错,任务完不成,只会排泄秽物的废物母猪,还敢自称黑皇
教的性奴?」

  「我…」

  「到此为止了,嫂子,你让我很失望。回去继续做你的贤惠人妻吧。你对黑
皇教没有任何价值。」金捡起黑纱裙,放在蝴蝶臀上,感叹道「都湿透了,真是
个不要脸的浪货。慢慢忍受欺骗主人的痛苦吧。」

  「不要…」琴委屈的说。

  粗厚的黑手将黑纱裙缓缓塞回光洁无毛的嫩穴中,阴户被填满,耻丘被撑满,
胀得隆起来,蜜唇一开一合的夹紧,空虚的琴只能夹着纱裙发出苦闷的低吟。

  「不…呜…」

  「哼,送你留念。」终于纱裙全塞了进去,金又在耻丘上拍了一下,看着女
人撅起屁股抖了三抖,豪乳随之剧烈晃动,仿佛瀑布般从胸口流下,紧接着又收
了回来。

  「别晃了,嫂子,你的裙子呢?」金又狠狠煽了一掌。

  「啊~ 哦,本来塞在嘴里,后来…嗯…掉下去了。」

  「蠢货,那你就这样光着白腚回去吧。」金解开了固定琴的项圈,接着又解
开手铐和脚铐。

  解脱了束缚的身体瘫坐在地上,忍着四肢无力腰酸腿麻的疼痛,琴紧爬两步
抱住金的腿。「不,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哼,我已经给了你不止一次的机会。」金踢开了琴的手。

  「呜…别丢下我,求你了…」琴跪在地上,委屈的哀求道。

  金看着她胸口的唇彩印记,一把扯开半边衣扣,丰腴硕乳抖着层层波浪,金
咽了下口水。她乳房上的文字依旧清晰,black king旁还有个淡淡的唇印,金嘴
角漏出邪恶又轻蔑的笑容,抬起她的下巴时顺手捏了下奶子,对着她梨花带雨的
怜人模样,警告道「once be black , never go back!黑皇教没有抛弃,也没
有背叛,你经历的一切磨难都是修行和考验,懂吗?」

  琴点点头。

  「愿意抛弃尊严,为主人献上你的一切吗?」

  「嗯…」

  「脱衣服!」金威严的命令。

  琴战战兢兢的将小香风外套脱下,递给金,就像献上高跟鞋时一样。对方接
过后从护栏上扔了下去,琴心里一紧,却又不敢说什么。

  「都脱了!污秽的灵魂必须再次接受洗礼。」愤怒的命令下,霎时豪乳挣脱
束缚陡然弹出,琴略带羞涩的捂住双峰,红着脸像将要洞房的新娘,白嫩酥胸上
鲜艳的唇彩印记也随着雀跃,提醒着琴自己是属于他的物品,只能够服从。奇妙
的耻辱令她识趣地放下双手。

  金咽下口水,高阶性奴的曼妙身材,绝色尤物的一流水准,闻名不如见面。
他收起胸罩,走到天台的水池旁,指着脚下,命令琴爬过来,一边欣赏琴缓慢爬
行时左右扭动的翘臀和晃动的大奶,一边拉开裤链,擎天柱早已雄赳赳,气昂昂
的耸立着。琴因为脚踝间的贞洁脚链而爬不快,约过了十分钟才爬到金的脚边,
盯着擎天柱惊讶的合不拢嘴,微皱着眉头,似是畏惧,眼神中又蕴藏着其他的复
杂感情。

  「抬头,挺胸,托住奶子!」金命令道,接着握住一根软管,对准琴的脸,
打开水龙头。

  「愿黑皇之神仁慈,宽恕这卑微女人的罪孽。」金仰天念叨着,接着握着软
管,水流从金的胯间喷出,将琴浇个透彻。琴本能的闭着眼躲闪水柱,被金煽了
一耳光。大骂道「贱货,主人在净化你的身体,还敢躲?手撑开,瘫在地上!」

  金的皮鞋狠狠踩在她摊开的手心上,命令琴张嘴,「想重新做回黑皇教性奴,
你肮脏的身体就必须得到净化,明白么?」看到琴乖巧的点头,他用黑指头在琴
舌头上重重按了一下,手中的水管甩了几个圈,抽在琴的额头和豪乳上。

  「哦…」琴发出一声悦耳的呻吟,水流开始加压,喷射在她的酥胸上,清凉
水柱将白皙豪乳冲刷得晶莹剔透,折射着滑嫩的光泽,唇彩印记被冲洗得模糊但
颜色更加鲜艳,淘气的水珠欺负着软绵的酥胸抖动逃窜,饱满的豪乳也没了形状,
仿佛盛满汁液的水球,随着水压流动,一时间水乳交融,竟分不清水乳哪个更软。
只有乳首樱桃倔强的翘起,随着晃动划出一道粉红的弧线。

  水柱又射向琴的脸,她被踩住双手,挡不能挡,避无可避,只能闭眼承受,
但在她的脸上除了痛苦,金还捕捉到了另一种享受的表情。

  「贱货!睁开眼,抬头,踮脚!」金移开水柱,捏着琴的下颚,捋开琴的刘
海,扶着嫀首,那被蹂躏泛红双眸,正透过黑鸡巴痴痴的仰望着,楚楚动人的样
子竟令金一时有些怜惜。但又立刻变态的咬着牙,用黑手掌拍着她的脸,恶狠狠
的说「爽不爽?痛苦吗,委屈吗,还是兴奋?」

  金又将水柱对准琴的脸,继续说道「奸诈的亚奴,你们的祖先欺骗了黑皇之
神,被贬为奴,没收了你们的黑色皮肤,换成卑微的黄皮肤,不再是神的子民。
只有此生克己苦修,服侍真神和主人,来生才有转为高贵黑色皮肤的机会。」

  「可你本性不改,狡猾奸诈,满口胡言,骗主叛教,罪孽深重,按教法应处
极刑,受尽折磨,生不如死。然而有幸遇到了我,怜悯你的遭遇,最后给你一次
机会。」

  几分钟后,水流渐缓,琴追逐着水流慢慢靠近,仰着头伸到了金的裆部,不
知何时水柱已不是从皮管中喷出,而是顺着金胯下的黑色巨棒流向琴的嘴巴。水
流停止,琴睁开眼,吃惊的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红着脸,咬了下嘴唇,贝齿艳
唇关不住欲望,她又闭着眼虔诚的吻了上去。

  「哼,还算聪明,就先从你这满口胡言的嘴开始净化。」说着金挺起腰部对
着琴的嘴巴开始抽送,插入一半后用黑色指头戳向琴的眉心,推着她的额头拔出
来,用水流冲洗一次她的脸庞,接着说道。

  「摒除一切杂念,集中精神,心里只有主人的声音,心怀感恩的聆听神喻,
神会为你带来救赎。」就这样每抽送一次,就向眉心戳一下,再冲洗一次,如此
往复。

  「仁慈的父,这堕入深渊的愚昧灵魂罪孽深重。我布莱克金,您的光荣子民,
忠诚的信徒,黑皇教第五十四顺位使徒,愿成为她的明灯,指引她走出歧途。kunka
…」

  「卑微的蝼蚁听好,黑皇的命令即是真理,必须贯彻执行,黑皇的教诲即是
真言,必须牢记在心。虔诚的侍奉我胯下的圣物,牢牢记住它的形状味道,这是
昏暗生命中唯一的光,也是能引领你穿越三界,找寻真我的最后希望。」

  见她加快了吞吐的节奏,金继续说道,「挺起奶子!更深一些,你会窥探到
你本来的样子。」

  「亚奴以罪孽之躯,贱婢之体,淫秽之身存于三界,一生的使命便是赎罪,
侍奉与修行。三界中亚奴拥有情身,欲身,肉身,三身一体。一体又以头为智,
乳为源,臀为本,而脚为根。修行须节智,开源,固本,断根。」金着按住琴的
头,黑屌深入琴的唇中,她喉咙上印出鹅蛋大的形状,虽痛苦不堪的表情,但撅
起左右摇摆的蝴蝶臀却出卖了愉悦的内心。

  黑鞋踩着琴的双手,黑屌入喉,黑手粗暴的揉捏着她的奶子。抽插了几十下,
金松开琴的手,后撤一步,抽搐了坚硬的黑屌,粗长油亮仿佛猝火的的长矛,命
令琴转身扒开屁股,对着阴唇冲洗揉捏。接着又抓住丝袜脚把玩了一会儿,又牵
着项圈拽她回护栏旁。

  琴被再次禁锢在护栏上,紧接着她的外套和胸罩被扔了下去,琴惊恐的望着
楼下,夜已深,但仍有许多办公室亮着灯,只能祈祷胸罩不被发现了。

  还没回过神,一双黑手捉着琴行的纤腰,圆圆的黑球定在股间,鲁莽一插,
圆球尽没入臀瓣中,粗长黑矛借着湿滑又怼入大半个。「哦…啊…」琴幽婉的呻
吟中戴着喜悦,惊讶和些许害羞。

  「嫂子,已经湿透了呀。你很舒服啊。这样呻吟没事吗?看,楼下好像有人
看你哟。」

  「啊~ 快放开我。」刹那间琴的脸红到脖子根,她眯着眼向下望,大厦楼下
有三人正在抽烟。她立刻紧咬着嘴唇,抑制呻吟,片刻后她便意识根本做不到,
黑矛冲击带来一波波快感,堆积在体内憋得像要爆炸,只有喊出来才能舒畅。

  「哦…啊~ 哦…不要…哦…」琴本能的挣扎,想捂住嘴,尽管她知道这是徒
劳,只让固定双手的护栏微微震动。

  「啪啪…」「哗啦哗啦」肉体的碰撞和护栏的震动声仿佛激烈的交响乐。

  「真的不要么,嫂子。」金做势就要拔出黑屌。

  「不!要…」蝴蝶臀向后高高撅起,挽留着黑屌,失败后又左右摇摆着翘臀
撒娇。「要…」

  「等…等一下,太大了。哦…太大了,哦…受不了…啊…」

  「和老吴比,谁比较大。」

  「你…你太大了,神啊。」

  「怎么样,不爽吗?」

  「爽…轻点…哦…太深了,啊…要裂开了。」

  「爽就大声喊出来,大声喊出来,告诉这个世界,你有多爽。」

  「哦…爽啊…」甜美的呻吟划破了夜的寂静,也撕开了琴最后一层羞耻的面
纱,屁股不顾一切的迎合着抽插,垂吊着的硕乳打摆子的穿过护栏,一下下甩到
外面。

  「叫爸爸。」

  「爸爸,哦…黑爸爸,黑爹…慢点,哦…要死了」琴不假思索的叫出几个称
呼,喊出来后身体夹得更紧了。「受不了,啊…要被插死了。」

  「piapiapia …」黑胯挺着占满泡沫的黑屌,对准白色的蝴蝶臀越来越快,
豪乳都来不及摆动,荡漾起层层波浪。琴只能紧握着护栏,高昂起头,双目紧闭,
朱唇大开,表情陶醉,好似痉挛般的身体紧绷,长腿微微颤抖。

  「嫂子,你的嘴咬得真紧。」金察觉到琴高潮的前兆,突然将黑屌拔出来,
不顾琴的苦闷和乞求,贴着她耳边说点什么。琴皱着眉头,显得为难,可黑屌抵
住占满爱液的蜜穴,上下滑动。

  琴环顾四周,刚才高声呻吟太过引人注意,周围的写字楼和居民楼似乎有人
趴窗偷窥。她犹豫片刻,望着万家灯火,闭着眼深吸一口气「马山的人们听好,
女人都是黑爸爸的黄皮母狗,C 国男人配不上C 国女人,马山是黑人殖民地,母
狗们快出来!打开双腿恭迎主人,哦…」

  随着黑屌的插入,满足的呻吟提高了分贝。

  「嫂子,舒服吗?」「舒…服,哦…太…厉害了…」蝴蝶臀配合黑屌的动作,
前后摆动,增大幅度。「别这么叫…我,哦……我是性奴…哦…」「为什么不做
嫂子,要做性奴呢?」「因为,哦…因为你…太爽了,啊~ 插死我吧。」「哼,
终于原形毕露,追逐肉欲的黄皮母猪,作为妻子,出轨,作为性奴叛教,不要脸
的婊子,水性杨花的荡货。」

  「是的,啊…惩罚我吧…」「啪…啪…啪…」伴随着辱骂,黑色的巴掌在蝴
蝶臀上留下一个个掌印,白色的臀瓣渐渐变成粉红。辱骂中倍感羞耻的官能使她
夹紧黑屌,又因为白屁股的吃痛而夹得更紧,几乎使出女人浑身的力气,将月牙
型的股沟挤得深邃清晰,仿佛臀瓣上隆起两座连绵的山脉。

  金感到胯下的蝴蝶臀迅速颤抖,琴的温暖紧紧包裹着黑屌,湿润如同泉水般
涌出,刹那间金迅速拔出。

  「啊……」一声长吟,琴弓起腰,身体仿佛蚕蛹蜷缩在一起,一股潮水从夹
紧耻缝中喷出,蹬直纤长的黑丝腿,足弓紧绷,脚趾用力勾住丝袜,脚戒几乎要
从黑丝中撑出来。潮吹持续了三秒,喷涌结束蝴蝶臀还上下的摇摆,抖出残余的
爱液,黑丝腿打几个哆嗦后,瘫软的屈膝趴在护栏上。

  金解开束缚,把琴放下来,她闭着眼,仿佛被征服的奴隶,慵懒的瘫在地上,
精疲力尽中还透着满足的喜悦,金一耳光将她煽醒,用沾着白沫的大黑屌在琴疲
惫双眼前晃悠。

  「骚货,有什么用,光顾着自己爽,主人还没射呢。你需要证明你是的价值!」
金说着用她的脚趾解锁了手机,屏幕上再次出现琴戴着黑铁项圈,裸体跪着的照
片,一样疲惫不堪又欲求不满的表情。

  「既然想被干死,就满足你。」金拽着琴的项圈,将她按在地上,双手铐在
背后,又在手机上按几个键。屏幕出现了300 秒倒计时,金把手机挂在她的项圈
上。

  「神恩考验,给你最后的机会帮主人射出来,证明你的价值。」金看琴没回
应,又煽了一耳光。琴依旧茫然呆滞的表情,不知是被肏懵还是煽懵了。

  倒计时开始,金抱起她,将长腿抗到肩膀上,托着泛红的臀瓣将琴的身体放
到护栏外,黑屌顺着角度深深插入琴的体内。琴此时刚回过神来,腿弯搭在金的
肩膀上,黑丝脚紧紧勾住金的脖子,弯腰往金的身上靠,害怕金一松手,自己摔
下去。

  「哦…哦…」她专注与金交合,潮吹过的敏感身体立刻又达到了高潮,但她
也不敢松懈。身下是万丈深渊,犹豫不决就会粉身碎骨,孤立无援,能抓住的只
有体内坚硬的黑屌。

  300 秒过半,金把琴翻个身,自己也站到护栏外,双手抓着护栏,看着她的
黑丝腿紧紧盘在自己的腰上,豪乳和项圈上的手机随着挺送一下下甩出去。

  夜幕下的马山市楼宇林立,就像女人的温柔层层包裹着金,远处的闪烁霓虹
是征途中的星辰大海,胯下飘着隐约的汽笛和微弱的呻吟。金抓着女人的白屁股,
仿佛在肏这个城市。

  「都是我们的…肏,干死你!干死你们…」终于在还剩10秒的时候金的欲望
爆发出来,呐喊中,胯下坚硬的黑棒射出浩浩荡荡的蛮兵,仿佛千军万马侵入这
座城市,借着漆黑的夜色压城,瞬间摧毁了所有的繁荣和文明。

***********************************
  附一下心中陈湘琴的人设图

  准备是轻熟女范,之后会走明星女团路线的,这个韩国网红比较合适。

  本应在动人的眼睛上多下笔墨,可忍不住多写了身体,俗套…
***********************************

附件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