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六章

  「儿子!起床了!在不起来就快迟到了。」

  妈妈清晨跑步刚回来,拿着毛巾擦着满头的香汗催促着我。

  妈妈看到我懒洋洋的样子,摇着头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噢!妈妈去冲凉!
早点买回来了,吃完赶紧上学。」

  「噢!」

  我勉强的爬起来,穿着衣服,等我吃过早点后,妈妈围着浴巾刚好走出来。

  看到妈妈裸露外面雪白的大腿,我竟用猥亵的眼光从妈妈的脚下一直扫到上
面。

  那修长的双腿前后交叉并拢着,雪白的肌肤上透着光泽,如同奶油一般涂在
上面,笔直的双腿紧闭的严丝合缝,缝隙的线条一直延伸到被浴巾遮掩的腿中间,
上方坚挺的胸脯高高的撑起围裹的浴巾,随着身体的波动,仿佛呼之欲出,粉嫩
的肩膀白中透红,湿漉漉的发丝透着捏人心魂的香气。

  我屏住呼吸,不敢重复眼神,此时的妈妈如同水出芙蓉,是洁白无瑕不可亵
渎的女神,可又让我联想到了爸爸跟阿坤……

  我急忙跑去洗手间,尽量不去遐想,离上课的时间已经很近了,正当我小解
的时候,看到纸篓里有一张刚用过的试纸。

  我知道这种东西,是测试女生怀孕用的,当时姐姐用过这种东西,我悄悄拿
过来看到上面全是红色的加号惊呆了。

  天……妈妈……怀孕了。

  是谁的?爸爸的还是阿坤的?

  看到红色的加号,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同时掺杂着纠结。

  兴奋的是,妈妈怀上孩子了,我要当哥哥了。

  纠结的是,如果不是爸爸的,而是阿坤的该怎么办?

  我把试纸放回去,心中产生了无比的恐慌和疑惑。

  周一课程是最令我反感的,没有一节是我喜欢的,我特别喜欢周五的课程,
上完生物课就上美术课,之后体育课放学。

  阿坤那个家伙不知道怎么今天没来上学。

  去哪了?妈妈刚洗完澡,他不会是去我家了吧?

  「喂!下课了,发什么楞?」

  我被后桌的同学加好友「董军」打断了思路。

  「啊?阿坤怎么没来?」

  我回过神来问道。

  「来了,又走了。」

  「怎么来就走了?」

  「请假了,说他爸托人让他当兵。」

  「当兵?不是征兵时间段啊?」

  「你脑子笨!人家说了托人,还不知道能不能行呢!现在定不下来。」

  「噢!」

  我心想,那样最好,他去当兵的话,我们家的生活又平静了,至少不会纠缠
妈妈。

  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妈妈在客厅打电话,见我回来,赶紧回房把门掩的死死
的。

  什么情况?

  我脱掉鞋子,回房间把耳机拿出来,之前有在妈妈房间的床底下安装窃听器,
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就听妈妈说:「你也怀孕了?恭喜姐姐!嗯!那咱们应该没差几天,我怀差
不多有40多天了,我家那位还不知道呢!哎呀!我想打掉的,你说他快回来了,
打掉的话有奶水,又不能行房,他知道我怀上了,又打掉非底跟我吵架不可,是
呗!他巴不得让我多给他生几个呢。男人都这样,也不考虑我们女人的感受。嗯!
行!等过几天我去看姐姐!好!好。就这样。」

  原来妈妈是给璐姨打电话唠女人的事,璐姨也怀孕了?真快啊!上次还……

  想到璐姨我到是忘了,也不知道阿坤有没有教璐姨电脑呢?这家伙最近总见
不到他。给他打电话关机,留言也不回,如同人间蒸发一样。

  「儿子!快去帮妈妈买瓶老抽!顺便买条鱼回来,妈妈要好好打扮一下给你
爸一个惊喜。」

  「老爸?我爸回来了?」

  「嗯!应该快到家了,快去吧!」

  「太好了!我都想死爸爸了。」

  听到爸爸要回来,我高兴的接过钱,逗妈妈说:「那妈咪要好好的打扮啊,
不然爸爸该生气了。」

  妈妈噗哧的笑着说:「没正行的,快去!」

  我去了离我家不远的集市,把鱼和料酒买回来后,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看到
了爸爸,旁边还有一人,那人是……阿坤!

  他?他怎么跟爸爸一起?我突然想到董军说他要去当兵,怎么这么巧?

  爸爸一直在部队,虽然不是军官,但资历较深,部队的司令员都叫爸爸一声
「老班长」。

  我带着疑惑的跑了过去,阿坤回头看到我一脸惊讶表情,毕竟长时间没见面
了。

  「小强?」

  听到我的名字,爸爸也回过头来,见到我高兴的走过来,捧着我的脸蛋儿一
顿猛亲。

  「儿子!爸爸想死你了。」

  「爸!我也想你。」

  看到爸爸眼圈里含着泪珠,我心里热乎乎的。

  「啊?叔叔、老师……是你爸?」

  「你们也认识?」

  爸爸搂着我看着阿坤问道。

  「小……小强我……我们是同学。」

  阿坤嘴唇发抖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害怕,我想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就在不久前,阿坤的父亲不幸的离开了人世间。

  临走前,他特别的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去当兵,听到当兵,阿坤当然不愿意,
但这毕竟是父亲临终遗言,为了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阿坤还是拿着父亲留下的
推荐信找到了爸爸。

  当看到爸爸身材矮小又肥胖,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肥猫,跟信中父亲所描述的
战斗英雄完全不符,后来听我爸讲起曾经的时光,不得不对爸爸敬佩的五体投地,
并尊爸爸为「老师」

  爸爸也很喜欢眼前这个孩子,干净利落又懂事,再者又是战友的孩子,如今
老战友去世了,更视对方如亲生儿子般对待,多日相处,二人也产生微妙的关系。

  爸爸考虑的很远,想托人让阿坤去军校学习,毕竟从年龄上不具备从军的资
格,等3年军校毕业再去参军,带军衔上阵也算给老战友一个交代。

  就这样,爸爸几日来经心的教导阿坤,让他简单的熟悉军队环境,考虑孩子
从乡下来省城,吃住在外不方便,干脆让阿坤一同来家里住,等军区那边文件批
下来在送他上学,革命的友谊不分你我,更何况当时阿坤的父亲跟我的父亲是从
生死线爬出来的。

  爸爸得知我跟阿坤是同学,笑着说:「真是应验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
进一家门,以后你们小哥俩要相互帮助。」

  我不知道其中什么缘故,只得跟着阿坤点头,心想:老爸啊!你怎么这么糊
涂啊?这孙子把你姑娘玩出血,还为他坠胎三次,又把你老婆肏两次,很有可能
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他的,你怎么还能对他这么好?

  我心想是心想,但不敢说出来,可能这也是阿坤害怕爸爸的原因。

  此时离家门越来越近,爸爸看到熟悉的大门,激动的拿出钥匙开门,阿坤看
着他把门打开,却退缩的不敢进去。

  当门完全被打开那一刻,我看到妈妈穿着跳芭蕾舞的白色天鹅裙,裙子套在
腰间周边全被撑起来,如同支撑的雨伞,下面肉色的打底裤全部漏了出来,打底
裤中间随着大腿内侧形成倒立三角形的褶皱,光滑洁白的大长腿上没有一点赘肉,
那天鹅裙把妈妈腰修饰的迁细又完美,乳房包裹的格外突出,尤其是开领的胸口
那条幽深的乳沟,仿佛沟走了男性的灵魂,妈妈看到多日不见的老公,粉白的脸
蛋泛起两朵红云,高挑的鼻梁下,性感的红唇让人无限遐想,妈妈特意做了睫毛,
闪烁的睫毛在大眼睛的抖动下,异常动人,带上美瞳的双眼,看似又深不可测。

  妈妈长发高高的盘起,两侧晃动耀眼的金色耳坠无不显得端庄又高贵。

  妈妈的小酒窝昙花一现后,面容瞬间冰冷起来。

  原来她发现了爸爸身后的阿坤。

  「老婆!你真是我的女神!我爱死你了,第一次见你演出就是这身装扮,那
时我就爱的你不行。」

  怪不得妈妈把自己打扮成这样,原来妈妈和爸爸第一次相爱的时候,妈妈当
时在学芭蕾舞。

  妈妈听后,连忙回过眼神,勉强对爸爸微微一笑说:「傻样!快进来。」

  妈妈万万没想到,竟然阿坤会和爸爸一同出现,这两个男人都和自己有关系,
妈妈既害怕又尴尬,尽量让自己保持无动于衷的样子。

  阿坤的眼睛从前到后都没有离开妈妈的红唇及美目,我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
么,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想办肏我妈,妈妈那双笔直没有坠肉的大粉
腿,我看到都想摸摸亲一口,别说他这样的色狼了,不过爸爸在家,他应该不会
怎么样吧?

  进屋后,妈妈就把爸爸拉回房间里,估计问阿坤的事吧?阿坤在我旁边我又
不能打开窃听器,只能随便的跟他聊一些学校的事,阿坤对我不错,来者是客,
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不一会儿,爸爸和妈妈走了出来,爸爸郑重其事的把妈妈介绍给阿坤。

  阿坤假装不知道的摸着妈妈的手,亲切的叫声:「您好师母!我叫阿坤!」

  妈妈的娇手被熟悉的男人握着,不得不配合对方,红着脸,小声低头说:
「好!」

  阿坤本想就此放过妈妈,毕竟她是爸爸战友的女人,可看到妈妈害羞害怕的
样子是那么的迷人,恨不得马上将妈妈压在身下一顿大牛子肏她,想到这里,那
还顾及什么革命战友之前的情意?挑逗妈妈继续说:「听叔叔长夸师母漂亮,今
儿初见,师母胜过那皇宫里的娘娘呢!」

  妈妈羞得退过小手,勉强微笑一下,并没说什么,慌忙接过我手中拎着的鱼
和料酒,去了那厨房忙碌。

  爸爸听到学生夸妻美,豆粒儿眼睛眯成一条缝,拉着阿坤坐在沙发上,继续
纸上谈兵。

  讲了一会儿,爸爸自觉困意当头,在沙发上打着呼噜。

  「老师?」

  阿坤见爸爸熟睡,把外套脱下来盖在爸爸身上,随后去了厨房。

                第七章

  我见到阿坤去了厨房,心知不妙。那阿坤好色成性,妈妈的把柄在他手中,
出于什么,妈妈都是相当被动的,唯一可以拯救她的只有爸爸。

  说来也怪,爸爸呼噜声突然停止了,睁开眼睛眯瞪的问:「小坤呢?」

  我看到爸爸醒来,如同猴子有了救兵般,赶紧把钢笔放下,告诉他阿坤去了
厨房。

  爸爸听后按了一下遥控器把电视打开,随后说声:「噢!看人家多有礼貌?
知道帮你妈打下手。」

  说完,又闭上眼睛打上了呼噜。

  我乐了个去!

  看到爸爸这样,气的我咬牙切齿的。对,电子眼,我不是有法宝吗?

  想到远程电子眼,我赶紧回房插上耳机打开观看。

  屏幕上,阿坤强行的搂着妈妈的腰,妈妈不情愿的边炒菜,边用手推他。

  阿坤兴奋的贴了过去,淫笑着说:「师母可真会演戏,不当演员实属可惜呢!」

  妈妈手中快速翻炒的铲子突然停了一下,接着继续边炒边说:「你叔叔给了
一次从新做人的机会,希望你能好好把握,别辜负了他。」

  妈妈想用爸爸压制阿坤。

  阿坤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说:「我当然不会辜负了老师的,我想师母和我一
样也不会辜负了老师吧?」

  他把色手慢慢的向妈妈小腹伸去……

  妈妈放下铲子,回头怒睁双目说:「你?我老公就在外面客厅,你也这么放
肆?」

  阿坤紧盯妈妈闪烁的浓眉说:「我也不想,谁让你家厨房的拉门玻璃设计这
么独特?他看不到里面的,那不,还睡觉呢,外面电视的声音比我们吵多了,如
果师母这样不配合的话,叔叔他醒来听见会怎么办呢?」

  想到爸爸,妈妈的确很害怕,毕竟自己网络里跟对方产生了超出夫妻之间范
围的话题,从而做那过格之事。

  「这算是你第二个要求吗?」

  见妈妈不反抗,阿坤的色手放在妈妈的腿中间,隔着肉色的打底裤摸我妈屄
说:「第二个要求我暂时没想好,不过可以考虑让师母当一次AV女主角,您演
戏这么到位,浪费了多可惜?」

  妈妈看过成人片,知他说的话,刚想发怒,对方接着说:「小点火,不然菜
糊了,让我摸摸,毕竟你我也是夫妻一场,只不过叔叔不知道呢!」

  阿坤双手放在妈妈的腰间,用力向下拉那打底裤。

  听他这么一说,妈妈赶紧继续翻炒,又害怕他提起那事,毕竟爸爸还在外面,
就在妈妈偷瞄客厅的时候,却发现下体一阵凉风。

  「啊?」

  妈妈捂着脸,不敢叫出来,她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大胆,老公就在客厅,他竟
然扒掉自己的内裤。

  妈妈的打底裤被拉到膝盖之处,阿坤蹲下来,看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双手放
在上面向两边扒开说:「上面横着的小嘴儿说不要,下面竖着的小嘴湿成这样,
骚的不行,你们女人真是横竖不讲理呢!」

  阿坤说完,鼻尖顶进妈妈屁股中间,两腮动了起来。

  「别~哼哼嗯!」

  妈妈扭动着屁股,不用想,那厮在舔我妈屄,看妈妈的表情显然一副不知道
难受还是享受的样子,手中的铲子没有节奏的乱铲,把绿色的豆角弄出了锅的外
面。

  妈妈紧闭着双眼,咬着嘴唇儿,竟主动的弯腰翘起了屁股。

  阿坤色手在妈妈翘起的臀部上乱抓着,每当舌尖轻挑妈妈粉色的菊花之处,
妈妈都会夹紧双腿叫道:「啊……不行的呀……噢噢!那里脏。」

  阿坤兴奋的在妈妈圆圆的屁股上亲了几口,他的嘴唇跟胡子上沾满了黏糊糊
的爱液。

  「师母好屄!您要喜欢,我天天都给你舔!」

  阿坤故意把屄字说出来刺激妈妈,其实他说屄字的时候也受不了,毕竟妈妈
还有层岳母的双重身份。

  「不、不要!行了吧?舔的人家都出来了,停下来吧?」

  「师母专心炒菜哟!我还没亲够你的小屄呢!」

  见阿坤又要亲那处,妈妈害怕的推着对方的头说:「别呀!不行,菜!菜炒
好了。」

  见对方停止,妈妈睁开眼睛偷瞄一下外面,此时爸爸直接倒在沙发上。

  阿坤站起来想亲妈妈小嘴儿,妈妈扭头说:「可以了吧?快去外面,鱼好了
就吃饭。」

  妈妈脸蛋儿如同火烧云般红的不行。

  「你老公还在睡呢,急什么?」

  「不行!太紧张了,害怕的要死,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嘿嘿!刺激吧师母?坐在橱柜上,让我从正面玩你。」

  「别、求你了,我真的害怕,真不行,算……算我求你。」

  妈妈看到阿坤一副生气的样子,声音渐渐淡了下去……美目中带着恳求的目
光看着对方。

  「那,师母什么时候主动让我肏?」

  「别,别说那么下流,等……等方便的。」

  阿坤冰冷的面孔瞬间融化起来,把妈妈转过来说:「好师母!我好爱你。」

  阿坤抱着妈妈的头部亲了上去。

  「嗯!呜~」

  妈妈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对方应该占有了妈妈的香舌,妈妈被他
狂吻了许久才分开。

  「师母!我的牛子好硬,硬的受不了,我们小点声没事的。」

  妈妈摇头看着他说:「都答应你了,别过份,他在真的不行。」

  其实妈妈此时很无奈,她很在意爸爸,毕竟爸爸这么多年对妈妈恩爱有佳,
从来对妈妈都是百依百顺,如果让爸爸发现了,那估计妈妈指定是自杀殉情了。

  「就一下!放进去不动,我玩你奶子,你用肉穴给我夹出来。」

  见妈妈还是不肯,阿坤继续说:「那不干你可以,不过阿姨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妈妈心想,反正都让他摸了,只要不做那事儿怎么都行。

  阿坤脱掉运动裤,掏出大鸟,妈妈瞄了一眼,很快抬头看他问:「做什么?」

  阿坤看着妈妈性感迷人的红唇,再次亲了上去,这次的接吻时间远比上次长
一些。

  阿坤不忍的离开妈妈红唇,双手放到妈妈裸露的肩膀上,用力往下按……

  妈妈不解的看着他,直到与那高昂的巨物零距离接触后,心慌了。

  她在成人片里看过女方用口服侍对方阳物,虽然从没为爸爸这样过,但她很
快反应过来,抬头向阿坤摇头。

  「请师母用嘴爱抚慰安我的兄弟。」

  阿坤抓着粗物上下抖动的用从包皮里钻出的龟头,拍打妈妈紧闭的红唇,令
一只手摸着妈妈红红的脸颊继续说:「快点!不然叔叔醒来发现了就麻烦了。」

  他的手摸了几下妈妈的脸,随后抓起妈妈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妈妈
喘着粗气,娇手随着他的幅度动起来。

  「啊!师母小手真骚!快动,如果这样不行,那你只能用嘴含我的鸡巴好吗?」

  阿坤跟妈妈玩起了欲擒故纵之法,并不强迫娘子军屈服敌军淫威之下,而是
诱敌深入主动缴枪。

  这招果然奏效,妈妈实难用口含弄那话,一则嫌脏,粗大勃起的凶狠之物泛
溢着糜烂的腥气,撸着爆筋粗干,龟头马眼的缝隙里涌出丝丝的透明黏物,妈妈
毕竟是过来人,知道那里流出精液,不禁害怕的瞄了一眼下方鹅蛋大下的睾丸,
接着收回心神,心想,这货其大,真不知自己小穴如何容纳的,又害怕那精囊里
不知储存多少精子,怪不得一次就有了,想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妈妈心慌意乱
的不敢看他。

  二则妈妈从来没有与男士阳具近距离接触,更别说口交,这样肮脏羞耻的事
情,妈妈认为有破坏夫妻之间的道德,就算让自己破例一次,妈妈觉得那也只能
服侍老公的,觉不能在对不起老公了。

  见到妈妈主动撸起,她口吐香气吹到龟头上暖洋洋的,阿坤兴奋的拿来色手,
让妈妈自由发挥。

  见妈妈撸的不紧不慢又很生疏,知她初次不专业,就指点妈妈说:「师母第
一次为男人手淫?」

  妈妈抬头,大眼毛眨了几下,随后点头。

  「这样撸我,恐怕叔叔再睡一个钟头也不会射。」

  妈妈低头继续上下的撸着阿坤的鸡巴说:「我会努力的……」

  妈妈心想,我老公手淫的时候我也偷看过,用不了几下就射了,如今我用手
刺激你那话,绝对很快吧?妈妈在心里默默的数着,一下、两下、三下……直到
撸酸了手换另一只,那巨物依然狰狞的怒视着她,已经感觉到此起初握在手中那
般更加粗大坚硬了。

  「师母别灰心,我来教你好吗?」

  妈妈无奈了,这次她不在坚持起初的想法,暗惊年轻人火力旺盛,停止撸动,
抬头仰视着他。

  「要想让男人臣服,女方需向AV女主般刺激男性。」

  阿坤边说,边把妈妈后背的拉链拉开,然后把妈妈的天鹅裙向下拉,直到露
出两个雪白的奶子,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上去接着说:「这也是刺激男性的一方面,
师母有发现手中的鸡巴又硬了几分?此时它受到外界的反射,已经全部硬起来。」

  妈妈感受到手中的巨物确实膨胀了,那根部自己的小手好似抓不过来,连忙
点头。

  「手撸的同时,要用眼睛偷瞄对方的表情,男人兴奋的时候,小手要由慢加
快的猛烈撸动些,刺激龟头,从上撸到底,让男人觉得进入肉洞般舒适,而另一
只手要抚摸男人鸡巴周围的敏感地带,那精囊是让男人臣服的资本。」

  受到对方指点,妈妈开始领会到其中奥妙,娇手攥紧龟头,向下用力撸动,
另一只手揉搓下方鹅卵,见那龟头黏物逐渐增多,知他所言非虚,挑起眼眉偷看
对方表情,见他皱紧眉头,双手上下配合着快速撸动。

  「噢噢!师母真聪明,一学就会,小手好骚,好爽!好会撸鸡巴!第一次就
已经很专业了。」

  受到对方鼓舞,妈妈加快速度的撸的那巨物咕叽咕叽直响。

  阿坤害怕妈妈撸射他,又不能口爆,干脆躺在地上,让妈妈的屁股朝他,二
人形成了69式。

  妈妈趴在对方身上,偷瞄了外面的爸爸一眼,不敢耽搁时间,双手虽然麻木,
但老公醒来就不妙了,妈妈卖力气的撸动,而阿坤嘴巴舔着我妈屄埋头苦干起来。

  「啊啊啊……不要……受不了的。」

  妈妈晃动着屁股哀求着。

  「师母的屄好骚!受不了给我含鸡巴就放过你。」

  阿坤扒着妈妈的屄看着粉色的肉穴,见妈妈不答应,干脆把妈妈的小屄全部
吞进口中。

  「不要、我……」

  妈妈受不了的撸开包皮,张口把那粗大的龟头含进口中,两腮同时凹陷两个
深坑,回想成人片里的女郎,妈妈的吐出龟头舌头在包皮连带的肉沟处舔弄,又
在那马眼儿处用舌尖拍打,舌头还不熟练的在龟头上打卷,接着又将龟头吞没,
吸裹。

  「啊!师母对!快!」

  阿坤兴奋的叫着,见妈妈终于肯为他口交,爬了起来,这回他让妈妈跪在地
上,重复AV女优里口交的动作,并不断指点着妈妈。

  起初妈妈受不了他的粗大及腥味,待逐渐适应后,觉得这样亲裹对方阳物竟
这么刺激,妈妈反而开始喜欢上了。

  她娇手上下撸动包皮,舌头在大鸡巴上面从上朝下的亲咬着,嘴里发出滋滋
的声音,滑倒下方把那鹅蛋大下的精囊裹咬个不停,裹的那厮叫了起来。

  「好!好师母真会玩鸡巴,噢!骚!骚屄!快含鸡巴!我要受不了啦!」

  那厮把妈妈盘起的长发的蝴蝶结打开,妈妈膨胀的长发瞬间散落下来,他双
手扣住妈妈的头部,挺动着屁股,试图让妈妈含的更深。

  那龟头顶进喉咙,顶的妈妈直反胃,咳咳的吐着不知是唾液还是精液了,只
见她嘴巴张大,舌尖上挑,舌尖和对方的马眼处连接一条透明的丝线。

  阿坤色手抓了妈妈胸前的奶子几把,然后又放到妈妈的头上说:「师母真棒!
快!叔叔已经醒啦!」

  不等妈妈同意,大牛子再次顶进妈妈口中,妈妈不敢怠慢,害怕身后的老公
进来,急忙快速撸动的同时,嘴唇不断套弄那话,顿觉口中之物不断膨胀,妈妈
知他要出来,慌忙用双手推动,无奈对方牢牢靠紧头部。

  「啊!啊!啊!」

  阿坤边叫边挺动着屁股,妈妈拼命的咬着头,嘴里呜呜的叫着,也不知道说
些什么,直到阿坤拔出鸡巴,妈妈咳咳了几声,阿坤又喷出一股精液射到妈妈长
发上,白色透明液体慢慢下滑从额头顺着高挑的鼻梁骨流到她的嘴唇。

  「你?」

  妈妈把对方的精子从口中吐到手心上。

  「你怎可这样戏弄我?」

  妈妈眼睛瞬间湿润了。

  「师母!请不要浪费我宝贵的精液,把它含在嘴里!不然我告诉老师您的妻
子刚刚为我做得好事。」

  他抬起妈妈的娇手放到妈妈嘴边,然后蹲下来抓着妈妈凌乱的长发说:「忘
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嘛?AV女主角是像你这般服侍的嘛?」

  说完,把妈妈的娇手扣进嘴里,蹲下来用命令的口气说:「张嘴。」

  妈妈实在怕他,希望早早结束,嘴巴微张,口里的舌头下灌满了白色的液体。

  「搅动舌头,对!来回打卷,什么感觉?告诉我。」

  妈妈重复着他说的动作,说:「滑滑的。」

  「吃下去。」

  妈妈闭上眼睛,狠心的咽了下去。

  「骚师母,我要犒赏三军。」

  他搂着妈妈亲了上去,妈妈感动的睁开美目,心想,他虽然坏,但不闲我脏,
紧紧的搂着女儿的男朋友,双方相互吻了许久,阿坤让妈妈用嘴巴把鸡巴上的精
液裹舔干净,才提着裤子走出了厨房。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