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余温
2021-6-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582

  

  

  

  

  

  

  

               第26章

  第二天,孙晴准时赴了刘梅的约。两人在一家购物商场见了面。只是,孙晴
一看刘梅那火辣的装扮就知道这个女人,拿自己做借口出来玩,就是想去夜店。

  「梅梅,你娃都生了,怎么还想着要去夜店呢?」

  孙晴也是一点也不含糊,直接点破了刘梅的意图。

  「嘿嘿,还是我们家晴晴美女最懂我了。」

  刘梅也不藏着掖着,反而凑上前去,一把搂住孙晴的腰,嘻嘻哈哈的说道。

  孙晴邹了邹眉头说道:「这样不好。要去你自己去,我反正不去。」

  孙晴一边说,一边把楼在自己腰间上的手给拿开了。

  刘梅却装起了可怜,委屈屈巴巴的说:「哎呀,我都在家闷那么久了。小晴
晴,你就帮我一次嘛。你不去,到时候谁帮我打掩护嘛。」

  「而且,我在家闷了那么久了,你不怕我闷坏了啊。都说产后要释放压力的
……」

  ……

  入夜,城市的喧嚣开始逐渐平息,而有着酒吧夜店的地方,却开始苏醒。而
孙晴最终还是没有扭过刘梅,陪她来到了酒吧。

  「你来夜店也就算了,为什么还非要12点以后才来呀。」孙晴有些不满。

  「嘿嘿,12点以后,我们家安安就不会查岗啦。」刘梅嬉皮笑脸的说道。

  「嘿嘿,我过去嗨一嗨,可憋死我了,今天晚上,我要放飞自我。等明天,
我带你去做美容SPA,算是给你补偿啦。」

  孙晴看着刘梅,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丫头,这辈子恐怕都很难改变性格
了。

  「你就坐在这里玩吧,我可是特意定的一个小包间,这样不会有什么人注意
到你,来打扰你。我还给你叫了点喝的。」

  「我不喝酒。」

  「放心啦,我的大美女。给你叫的饮料茶水。」

  「我们说好的啊,就玩一个小时。」

  「嗯嗯,放心啦。」

  孙晴坐在卡座上,看着刘梅摇摆着腰肢,进入了舞池,叹了一口。有了上一
次的经历,这一次,孙晴简直是如坐针毡。

  果然,没过一会,就有人过来搭讪,其实这根本就不奇怪。孙晴无论是气质
还是样貌都是格外出众的。加上这个地方,环境与她本身就格格不入,想不注意
到她都很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孙晴也逼的没办法和那些前来搭讪的人,有一句没
一句的尬聊。因为上次的事情,孙晴时刻保持着距离,所幸,这次没有出现上次
的那样的人,可能是因为这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加上难免的紧张,孙晴不知不觉
中喝了不少的水。她起身朝着面前这个刚刚来搭讪的男人笑了笑,就离开了卡座,
向着卫生间去了。这个男人看着孙晴的笑容,看着孙晴的背影以及身姿,魂都快
被勾走了。

  ……

  孙晴找了一圈,找到了卫生间的位置。远远地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背影走了进
去。除了刘梅还能是谁。她连忙跑了过去,想要叫住刘梅,让她准备准备和自己
回家了。

  走进卫生间后,孙晴没有看到刘梅的身影,也不太好就这样在卫生间叫人,
就自己先走进了格子间内。

  她缓缓地将身上的丝袜从腰间拉下,推到了膝盖处,坐在了马桶上。

  「嘿嘿,母狗,好久没操你了,不知道你的逼还够不够紧啊!」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孙晴的耳朵里,吓的她立马站了起来。孙晴心
中诧异万分,这里是女卫生间啊,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而且,还说着这样的
话。只是,下一秒,女人的声音让她楞在了原地。

  「嗯,等会儿主人插进来不就知道了吗?」

  女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听起来就像是在吃着什么东西。可是即便如此,
孙晴还是听出来了,这个声音除了刘梅,还能有谁?

  「主人的大鸡巴好不好吃啊?」

  「嗯,好吃。我想死这大鸡巴了。」女人的声音居然有些俏皮,好似在撒娇。

  这一刻,孙晴的脑子在这一刻炸裂了。无数个疑问在她脑海中飘过。可是,
对面却并没有给她任何慢慢思考的机会,他们的对话依旧在继续。

  「母狗,你这么想,那就约个时间,我们再好好调教一次,这里还是有些施
展不开呀。」

  「嗯,好。但是今天先把小母狗的骚逼操烂好不好。」

  紧接着孙晴听到了一阵蠕动的声音。

  「啊,母狗,没想到你孩子都生了,骚逼还这么紧。嗯,水真多。」

  「啊,嗯,舒服……啊……用力。」

  孙晴有些难以置信,她完全没想到刘梅私底下竟然……而且,刚刚的对话的
模式,不就是自己被调教的时候经常说的内容吗?

  「怎么会!难道刘梅她也……」

  只是孙晴还没来得及多同情刘梅和自己有了一样的遭遇,隔壁就已经传来了
刘梅那满足的呻吟声了。

  「嗯……啊……嗯……舒服……啊……还……还要的……」

  孙晴呆呆的坐在马桶上,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是现在冲过去,把刘梅救出来,
还是怎么样。

  「嗯,你说,你做这些,要是被你老公发现了怎么办?」

  「嗯……啊,不会的,嗯……他,他……发现不了的。嗯,舒服。」

  「啊,那,你有没有考虑过,长期就做我的母狗啊?我的调教手段你也尝过
了,很满意吧。」

  「啊,嗯,还……可以。不,不过,我,还没,啊……考虑好。以后,嗯,
再说吧……」

  「操,难道我的水平,还不能够让你完全臣服啊?」

  「啊……至少……嗯,目前还没有。啊,主人,你,顶,顶的太深了……」

  「想让我彻底只做你的母狗,你还得,再努力努力。啊……现在,就,嗯
……就当炮友吧……」

  「嘿嘿,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能让你这样的一个大美女,爱上做M,放心吧,
我会让你彻底臣服的。这年头,我们这些S想找个M难,你们这些M想找个合心
意的S也难。」

  「嗯,主人,加油。嗯,主人,打我的屁屁。」

  孙晴不是傻子,她听着两人的对话彻底明白,这根本不是胁迫,这完全就是
约炮。而刘梅的行为,根本就是出怪。她突然觉得有些生气。为什么,为什么好
端端的要去做这些。明明没有人去胁迫你去做这些,为什么要去主动,而且还一
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要经历那些,不
得反抗,最终却又莫名其妙的结束。

  「嗯,轻点……」

  紧接着,另一边也穿了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在这里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美女,这个卫生间就是打炮用的,大家心知肚明的。」

  没想到,卫生间内,竟然是这些人的战场。她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这里,却
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胯下,竟然已经湿润了。她用手摸了一下私处,竟然舒服的打
了个颤。剁了一下脚,用纸擦了干净,红着脸走出了卫生间。

  「呦,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玩会啊?」

  刚出来就有一个男人迎了上来,孙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个男人红着脸低着
头一路走回卡座。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坐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
刚刚在卫生间内听到的一切。越想越生气,起身就离开了酒吧。

               第27章

  回到家中的孙晴,思考着刘梅的问题。她从刘梅的对话中就已经确定,她并
不是像自己曾经那样被控制威胁了,而是就是为了享受。说穿了就是出轨。她决
定,今天晚上,说什么都要好好劝劝刘梅。

  凌晨三点多,刘梅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孙晴的家中。

  「晴晴,你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自己跑了,说好等我的呢?」

  刘梅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孙晴看了眼眼前的刘梅,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就是腿上的那条黑色的丝袜
不见了。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梅梅,我想要和你谈谈。」

  刘梅嬉皮笑脸的凑上前去说道「谈什么呀?你不会是想要和我谈恋爱吧!哎
呀,这样不好吧,嘿嘿嘿。」

  孙晴则是一把拉着刘梅坐到了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有开玩笑,我
是有事情想要和你说。

  「好好好,你说吧,我听着。」

  看着刘梅这样,孙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咬了咬嘴唇,心中充满了纠
结。

  「今天,我在夜店的卫生间里,听到了你的声音。」

  听到这里,刘梅的脸色变了变,她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居然碰巧被孙晴撞见了。
虽然孙晴听得真切,但是她还是很希望刘梅能够反驳一二,可是,看着她的样子,
她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听错。

  「梅梅,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有家庭,有一个爱你的老公,现在你们的孩子
都出生了,你怎么可以……」孙晴有些焦急的说道。

  「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呢?」

  孙晴哑然,她当然不会知道。

  刘梅站起身来,背对着孙晴说道:「晴晴,你知道SM吗?就是性虐待。」

  孙晴的脸有点泛红,「知道一点。」

  刘梅笑了笑,接着说道:「我们从大学刚开始认识就成为了好朋友,所以,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

  孙晴也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拉着刘梅的手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就是知道
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才很生气,我才奇怪,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呵呵,为什么啊?你还记得我大一时候交往的那个学长吗?」

  孙晴点了点头。当初刘梅和那个学长一见钟情,可是交往了一年后两人就此
分道扬镳,刘梅说的是她甩了那个男人,至此之后,刘梅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刚开始,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对我温柔,百般温柔。我以为,他就是我
今生的归宿。所以,我就很心安的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他。」

  孙晴没有说什么,这些她都听刘梅说过。

  「可是,从那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约我出去开房的次数
越来越多。每次做爱的花样玩法也越来越多。」

  「先是情趣,再到捆绑,再到皮鞭等等。几乎每一次都会有新花样。」

  孙晴张了张嘴,她没想到,刘梅的初恋竟然是这样的。

  「那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制止?」

  「呵呵,一开始我当然有。可是,可能是我太矮他了,在那一次次的性虐待
中,渐渐的我也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

  「再后来,什么野战,露出,不穿内裤带点小东西上课逛街基本都是家常便
饭了。私下里,我对他的称呼也由开始的亲爱的变成了主人,而我也就是他的一
条母狗。」

  说到这里,刘梅的眼眶也有点泛红了。

  「我被他调教的很好,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一切都觉得是理所
应当。」

  「那你后来为什么和他分手。」孙晴问道。

  「分手!那是因为这个男人是个混蛋!」刘梅突然有些激动起来。她吸了几
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后又接着说道「那天,我们和平时一样进行着调教。可是
这一次,他却在我被蒙住双眼捆绑住的状态下,拉来了一个陌生男人,把我给操
了。」

  刘梅说的很简单,但是孙晴却感到十分的震惊。

  「那天回来,我就和他分手了。无论他怎么求我,我都没有一丝心软,因为
我知道,他不爱我了,我只是他的一个欲望排泄的道具。」

  孙晴抱了抱刘梅。「后来呢?」

  「后来,呵呵,后来就是事实证明,SM就是个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想
要再回去,是万万不可能了。这种事情,一旦身体开始接受了,就会从中得到快
感,并且这快感,是其他的方式无法弥补的。身体会忍不住的想要,思想会不受
控制。」

  「后来,我又谈了两个男朋友,可是,都是没两个月就分手了。原因很简单,
我和他们做爱,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得不到任何乐趣。甚至是,做爱的时候,我
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个男人,我想念他粗鲁的方式,抽我的屁股。」

  「再后来,我就主动找到了他。那天,我就在他向我表白的教室里,跪在他
面前,向他起誓,以后就做他的母狗,任他凌辱,我把我的身体完完全全的交给
他,只要他愿意,可以让任何人操我。而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求着他收下
我这只不要脸的骚逼母狗。」

  刘梅的话充满了悲伤的味道,可是孙晴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伤感,反而,
还有着那么几分享受。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不恨他妈?如果不是他……你又何必再回头和
他在一起呢?」

  「呵呵,在一起?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这一次,我只是他的一只母狗,性
奴隶。我根本连女朋友都不配是。可是,那天,却是我我心安的一天,一种找到
归属的感觉。」

  「你疯了吗?」孙晴吃惊的问道。

  「我没有疯。我只是认清了自己而已。或者说,认清了自己的这具淫乱的肉
体罢了。我清除她在渴望什么,想要什么,我不过……顺势而为罢了。对了,身
不由己罢了。」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他结婚。那天,我问他,如果可以,愿意娶我吗?可
是,得到的却是那种鄙夷的眼神。是啊,我这样的人,一条母狗,一个不知道被
多少男人操过的骚货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女人呢?后来,他结婚,他主动告诉我要
结束这一切,就这样,我的主人,离开了我。而我,也就成了一条没人要的母狗
了。」

  「我尝试过寻找别的人,可是,我没办法再去认可别人。后来我就想通了,
既然找不到合适的主人,我就利用这些男人来满足我的淫荡的身体不就好了吗?」

  刘梅长舒一口气看着孙晴说道

  「晴晴,你运气好,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疼你的男人,这辈子都不会有我这样
的遭遇。当然,我运气也好,碰到了安安。我知道我对不起他,可是,我没办法。
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她不受我的控制啊。我忍不住的想要被凌辱,被欺负。如
果不那样,我就,我就很难受。浑身不自在。我也尝试过忍耐,可是结果就是自
己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去约炮。」

  「可是,安安他是不可能那样对我的,我也不敢和他说,我怕他嫌弃我。我
是真的爱他,我只恨自己的身体。晴晴,答应我,替我保密好吗?」

  孙晴被刘梅的经历震惊的说不出话,只是无力的点了点头。

               第28章

  这一夜注定是不寻常的一晚。刘梅向孙晴讲述着自己的过去,孙晴,安静的
作为一位听众。这么多年来,身为做好闺蜜的她,居然也是第一次知道刘梅的这
些事情。她再不断地安慰刘梅的同时,内心也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尤其是刘梅
讲述到她被调教的过程,那些熟悉的场景总是会在她的脑海里闪过。而她最终之
所以答应刘梅替她保密,究其原因还是自己也算是一个「过来人」。

  正如刘梅说的,性虐的感觉,一旦经历过了,想要再回头,就真的太难了。
同样,她太爱苏强了,她不敢破坏自己在苏强心中的那份美好,引导他来对自己
做出那些事情,只能自己将那么欲望,压抑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所以这么久以来,她看似已经从曾经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可实际上却并非如
此。她总是会不经意间回想起一些事情。毕竟是经历过调教,哪里会那么简单的
就忘记。她变得比以前更加敏感,她憎恨着那个丑陋的男人。恨他将自己带到了
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里,恨他让自己体验到了不一样的做爱,体验到了高潮时带来
的冲击感。更恨他将自己调教成了一个根本禁不起挑逗的女人。

  甚至是在刘梅讲述自己的经历的时候,她都忍不住的在想,自己要不要也向
刘梅一样,换一种活法。可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她的这邪恶的念头。

  这天夜里,两人谈了很久很久,直到第二天,刘安安的电话打给了刘梅二人
才结束了话题。孙晴送刘梅下楼,目送着他们离开,回到家中,孙晴站在阳台,
看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一阵敲门声将孙晴拉回了现实,她来到门前,打开显示器,发现
来的是阿黄。孙晴见是熟人就直接打开了门。

  「嫂子好。」阿黄一进门就笑嘻嘻的说道。同时,他的眼睛也不自觉的往孙
晴的身上扫荡。孙晴身上穿的是比较普通的居家服,那两条修长的大白腿一晃一
晃的,勾着他的心。

  「阿黄啊,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孙晴知道,这个人在帮苏强做一些事情,见过几次面后,自然也不是那么的
陌生。她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只是苏强这么称呼他。她曾经问过,可是阿黄
告诉他,就这么多叫就行,无奈,她也只好这么叫了。其实她不是特别喜欢阿黄
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总是有意无意的扫描着她的身躯。可是碍于对方一直在帮苏
强做事,她也就忍忍了。

  「哦,嫂子,这个是强哥要的一些材料,我这边准备好了,所以就先送过来
了。」

  「既然来了,那就喝口茶吧。」孙晴接过阿黄手中的档案袋说道,转身就去
给阿黄倒茶。

  阿黄看着孙晴的背影,咽了咽口水,骗过头去,看到了挂在阳台上那双飘荡
着的丝袜,心中想着孙晴穿着这丝袜时的美腿,下面的弟弟立马开始敬礼。

  「啊,不用了嫂子,我店里还挺忙,今天新进了一批货,得拿回去呢。」

  「嫂子,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最近都没睡好啊?」

  听着阿黄的疑问,孙晴同样想起了徐雪晴的话。

  「啊,是。昨晚有些事情,没怎么睡。」

  「那这样,嫂子,你等会儿。我给你拿个东西。」

  说罢阿黄就跑出了家门,过了一会儿又急匆匆的跑回来了。

  「嫂子,这个香薰你睡觉的时候放子床头,有助眠的效果。」

  「额,这怎么能行,我不能拿你的东西。」孙晴立刻拒绝到。

  「嫂子,别太见外了,这个就是个样品,也就能用个两三次。女人嘛,晚上
没休息好可不行的。而且,你要是没休息好,怎么给那些国家栋梁上课呢,是吧。」

  「这些年来,一直受强哥照顾,所以这点小东西,就不用和我客气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孙晴才收下这个香薰。

  ……

  阿黄回到车内,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丝袜。这是他刚刚在孙晴家中偷摸摸的拿
走的。他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狠狠的吸了一口。

  「妈的,真香啊。」

  他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你搞好了没有。机会难得,这次可不能错过了。」

  然后挂了电话,扬长而去。

  ……

  阿黄离开后,没过过了一会儿,孙晴感到一阵困意。毕竟折腾了一晚上。好
在今天是周末,她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去房间躺下了。她想起来阿黄给的香薰,
便将其放到了床边,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孙晴站在学校的教室里,讲台下坐满了学生。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的内容是……」

  孙晴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教案,可是,手中哪里是什么教案,分明就是一
张张淫乱的照片。而照片的主角,正是她自己。孙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老师,老师?」

  「啊,是,同学,怎么了。」

  「老师,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

  孙晴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默默的将教案合了起来道「什么
问题,老师刚刚没太清楚。」

  那学生嘿嘿一笑道

  「我问老师,你做母狗的时候,快乐吗?」

  此话犹如一道惊雷,孙晴直接呆立在原地,手中的教案散落下来,将桌上的
水杯打翻,水杯中的水将孙晴腿上的丝袜直接打湿了。而那些淫乱的照片则是在
教室中四处乱飞,被那些学生看了个遍。

  「哎呀老师,你看你做母狗的时候多幸福啊,这表情,多满足。」

  「是啊老师,你喜欢做母狗吗?」

  「老师肯定喜欢做母狗啊,你看照片上的她。」

  「既然这样,老师,你想过要找到你的主人,继续做母狗吗?」

  「老师老师,没有主人的调教,你的骚逼真的能得到满足吗?和你老公做爱,
根本得不到满足吧!」

  这一切都太魔幻了,孙晴惊恐万分,她想要逃离。她转身就往要向教室外面
跑去,可这个时候,教室的门口却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体有些佝偻,那双黝黑的大手,看上去孔武有力。看着眼前这个熟
悉的男人,孙晴呆在了原地,不敢再动一分。

  男人看着孙晴,嘿嘿一笑。

  「母狗,好久没见了啊。」

  这一瞬间,世界安静的。原本乱哄哄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那些学生全都消
失不见了。男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孙晴,孙晴则是一步步的往后推着,直到撞在了
墙上。

  「母狗,你躲什么?难道,你不想我这个主人?」

  「荒唐,我为什么要想你?」孙晴大声呵斥道。

  「哦?不想?难道,你的骚逼一点也不怀念主人的鸡巴?难道,你那骚屁股,
一点也不想念主人的皮鞭?」

  「你混蛋。我巴不得你离我越远越好。我怎么可能想你。你不要再过来了!」

  男人嘿嘿的笑着。

  「既然你不想,那你为什么还在遵守着主人给你的最后一条命令呢?」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遵守了你的命令了!」孙晴涨红了脸回应着。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穿内裤,穿着白丝袜,带着那颗跳蛋呢?难道不
是因为我最后的命令是,在我把鸡巴放进你的骚逼里之前,都必须这样穿。」

  孙晴惶恐的看下自己的下半身,她惊恐的发现自己今天原本穿的那条肉色的
丝袜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纯白色的丝袜,而丝袜里面根本就没有内裤
的存在,她就这样光着屁股穿着丝袜。

  男人淫乱的笑着,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的按下,孙晴瞬间感觉到自己
私处的那颗跳蛋在疯狂的跳动。

  「啊,啊不要。你,你都离开这么久了。为,为什么,又要回来。」

  男人并没有说话,他离孙晴越来越近。孙晴两条腿大大的张开着,瘫坐在地
上,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赫然看见了一条黑色
的大肉棒,那上面,青筋盘旋,散发着热气。

  「你,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的骚逼了。」

  简单的问答后,男人直接扑向了孙晴的身体。

  ……

  「不要!!!」

  孙晴大呼一声,坐了起来。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己的家中。她看
向窗外,看天色,已经是旁晚时分了。

  孙晴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原来是梦……」

  可是,当她低头时,却发现,床单都已经被自己的淫水给打湿了。

  「这……」

  孙晴回忆中梦中的场景,觉得十分晃荡,起身将那条湿漉漉的内裤脱下,拿
出一条新的干净的内裤出来。可就在穿上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反而有了一种异样
的情绪。她并没有多想又将床单扯下,丢进了洗衣机。

               第29章

  孙晴换了一身衣服,坐在了客厅里。刚刚的梦境挥之不去。她感觉自己私处
又开始有些湿润了。她感到心烦意乱。拿起手机给苏强打电话。

  「喂老婆,怎么了?」

  听到苏强的声音,孙晴的内心感到了一丝温暖。

  「没什么。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回来?我不是才离开吗?怎么了?想我了?」

  「哪,哪里有。」

  「嘿嘿,过几天吧,这两天我在抓紧时间熟悉项目,等过两天,我抽空回去,
喂一喂你。」

  「喂?」孙晴楞了一下,然后立马又反应过来了。

  「什么呀,才不是。」

  「哈哈哈,好啦好啦,老婆,我还有事情,等过些天我抽空回去的哈。」

  说罢苏强就挂断了电话。孙晴确实想念苏强了,可是,她的身体此时此刻思
念的是被好好的大战一场,得到满足。

  睡了一整天,她也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她起身就要出门去吃点东西。一打开
门,她就看到门口有一个快递。

  孙晴感到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就拿进屋子里。快递就是一个纸盒子,上面
写着孙老师收。她将盒子放在了桌上,打开了那层纸盒子。

  打开后,里面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铁盒子。孙晴摇了摇,发现里面的东西应该
还不少,只是听不出是些什么东西。她也没多想,就打开了盒子的盖子。

  「啊!」

  孙晴一声惊呼,手中的盖子也跌落在地上。孙晴满脸通红的看着盒子里面的
物品。里面赫然都是一些调教时用的道具。假的鸡巴,跳蛋,皮鞭,眼罩,口塞
球,乳夹,项圈,尾巴等等。这些物品,孙晴太熟悉不过了,因为他们曾经都在
自己的身上出现过。

  孙晴心中疑惑万分。

  「这些都是谁买的?苏强?不可能啊,他都不在家,而且他也没和我说过这
些事情。」

  就在孙晴感到奇怪的时候,她看到盒子的最下面有一张纸条,她拿了起来,
上面的内容,直接让孙晴瘫坐在了地上。

  「母狗,内裤还习惯穿吗?我期待着你能够再次跪在我的面前,更期待着这
些东西能够再一次的用在你的身上。」

  ……

  学校的教师公寓里,孙晴坐在床上,看着眼前的铁盒子里的那些道具。

  本来孙晴已经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可是,本能的害怕,她又将它们给拿了
回来。可是家里她又不敢放,所幸就直接开车来到了学校,放进了宿舍里。

  她看着这些东西,心中百感交集。她和大多人一样,最开始都是对这些东西
谈之色变,恨之入骨。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被调教的次数增多,渐渐的,
她也在这些道具的帮助下,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快感。后来,老刘消失,那些凌
辱过她的道具也随之消失,仅留下的那颗跳蛋也早就被孙晴给扔掉了。

  如今,这些曾经既爱又恨的东西再次出现。虽然它们明显不是自己曾经用过
的那些,可是,通过那张字条内容孙晴就明白,这个人,一定就是那个人。

  看着这些,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挥之不去。她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发
现自己早已满脸通红,媚眼如丝。一个邪恶的想法从心底里油然而生。她急促地
呼吸着,手颤抖着去抚摸着那些道具。

  孙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回复了一丝理智,她又拿出手机给苏强打电话。可
是,这次打了好几个都没有打通。孙晴气的将手机丢在了一旁,又将那些道具丢
回了盒子里,放到了衣柜的最深处。关灯睡觉。

  ……

  第二天,孙晴走出公寓。孙晴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和以往一样,仪容仪表,
落落大方。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孙晴走在学校的路上,
朝着办公室走去。

  这时,一位美女跑了上来,拉起来孙晴的胳膊。

  「晴姐,这么早。」

  孙晴偏过头去,发现是徐雪晴,笑了笑道。

  「徐老师也很早啊。」

  孙晴看着徐雪晴那双穿着灰色丝袜的腿,笑了笑又接着说道「徐老师,你这
大长腿还是收收吧,小心学生们上课不认真哦。」

  「哦,是吗?可是晴姐你的腿也很好看呀,就不担心学生的学习啦?」徐雪
晴俏皮的回击道。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办公室,开始了新的一天。孙晴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
态。一晃,时间就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喂你好。」

  「喂你好,你有一个包裹,我就给你放到门口传达室了啊。」

  「哦哦,好的,我中午的时候过去拿。」

  ……

  中午,吃完饭,孙晴朝着传达室走去。

  「李叔,我的那个快递呢?」

  「啊,是孙老师啊,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就在这堆里了,我帮你找找吧。」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说罢孙晴就进入了传达室,弯下腰,开始寻找。门卫老李一边尊在地上找着
快递,一边用眼睛撇着孙晴的那双丝袜长腿,口水直咽。

  过了一会儿,孙晴找到,只是这个纸盒子轻飘飘的,感觉里面什么都没有。
孙晴拿着轻飘飘的纸盒子回到了宿舍。

  打开宿舍的门,孙晴将脚上的那双白色的板鞋脱了下来,两只美丽的丝袜玉
足浮现在空气里,随机有放进了拖鞋中。她拿着盒子走向了床边。盒子还没有打
开,但是孙晴却隐隐感觉到,这个盒子,同样是那个男人寄的。只是,不知道这
一次到底是什么,关键就是轻飘飘的,感觉什么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孙晴还是忍不住的打开了它。纸盒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纸条,
其它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孙晴拿起纸条看了一眼,随机就将它揉成了团,扔在了
墙角。

  纸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母狗,脱下内裤不许穿。

  就这么多简单的几个字。这不是文字,这是命令。孙晴努力呼吸着,想要平
复着自己的心。也就这么几个字。这命令式的口吻,却让孙晴感觉到有些虚脱。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了掌控,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原
本以为自己能够克服自己的欲望。可是,这几个字,却好似有千斤重,好似最锋
利的矛,直接击垮了她。刘梅的话,再一次浮现了耳边「一旦身体开始接受了,
就会从中得到快感,并且这快感,是其他的方式无法弥补的。身体会忍不住的想
要,思想会不受控制」

  她站起身来,走到墙角又将那纸条拿了起来,缓缓打开,随机又将它扔进了
垃圾桶。

  她咬着牙,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混蛋。」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