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DLeader0000(残念)
2021/05/2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353 字

  「什么!小黑佬现在住在你家里?」

  「哎呀,什么小黑佬啦,你作为姬家继承人怎么能歧视同学呢!他有名字叫
张崇黑!」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姬老师的请求也是没办法的呀!你知道的,张崇黑他妈妈将他托付给
姬老师,他现在无家可归,自然需要有人照顾。」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都在你家呆了一个周末了!」

  「事情来的突然嘛!我有发消息给你啊,你又没回我!你那么凶我干嘛呀!」

  「这……我被姑姑抓去健身了……」

  一时兴起,我关心起无家可归的可怜虫小黑佬。这一调查就让我傻了眼,他
竟然在上个周末住进了我未婚妻的家里,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事实,我他妈就
没有脸面在这班上混下去了!更让我气愤的是,宋姨竟然有认小黑佬做干儿子的
打算!也就是说,再过不久未婚妻就会拥有一个黑人混血的弟弟,并久居在雨墨
家中?宋姨她在想什么啊!

  满心的怒火与烦躁都被我发泄在雨墨身上,质疑着她的无所作为,看着她的
泪珠在眼框里打转,我的心又软了下来,「好了好了,我就是在担心你,这样吧,
让我去你家住几天。」

  「哦,这样……」雨墨感到有些意外,一时说不上话来。

  「嗯?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什么。家里不太够住而已啦,放学后我问问我妈妈。」雨墨吞吞吐
吐地说道。

  我坚定了要住进雨墨家的心思,看看这小黑佬能玩出什么样的名堂,「没事,
我睡沙发也行。」

  「那……那行吧。」

  「对了,小黑佬住你家里,他睡哪啊?」我忽然想到这么一个问题,雨墨和
宋姨住在三房一厅的公寓,自从宋姨和叔叔离婚后,就将一件客房改成了储物间。

  雨墨直直看着我没有说话。

  「好啦,张崇黑,张崇黑好了吧。」我反应过来,敷衍说道。

  「那不简单,他和我妈一起睡啊。」

  「啊?」

  ……

  一进屋门,就能看到一双脏兮兮的运动鞋随意地摆在鞋柜旁,难闻的鞋臭味
几乎将门口的口气污染了。我厌恶地皱起眉头,杂种就是杂种!黑人和婊子生下
的杂种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还敢寄宿在我未婚妻家里,这贱种他妈是不想活了
吧!操,什么时候得给他长点教训!

  「等一下啊,我帮你拿双拖鞋。」雨墨似乎对门口的恶臭没啥不适,从鞋柜
中拿出拖鞋。

  环顾一圈,我发现客厅意外地凌乱,沙发上的靠枕随意摆放,还能看到一些
道不明的水渍,餐桌旁的座椅也没有规规矩矩地推进桌底……身为姬霸总裁妈妈
的秘书,宋姨一直在工作方面井井有条,对家里的摆设与卫生也十分看重,眼前
的模样不符合宋姨平日里的习惯。

  按雨墨的说法,宋姨是在家的,而小黑佬也早早翘课溜回了家,那么他们人
呢?

  「小峰,你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去看看我妈妈在干什么。」雨墨将书包放
在一旁,往宋姨的卧室走去。

  客厅的安静让我不由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耳朵上聆听着动静。

  「吱……」这是雨墨开门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女人的呻吟声,「啊……啊啊啊,主人……嗯,啊啊啊……
好儿子……嗯嗯嗯,啊……啊啊啊,肏死我这个骚妈妈,嗯嗯……用,用儿子的
大鸡巴狠狠地肏妈妈的骚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听到猛得一声关门声,呻吟声戛然而止。

  这……这是在干什么呀?怎么听都像是宋姨的声音!她不会是在房间里……
自慰吧?还有……那话语中的意思怎么这么奇怪,儿子,妈妈什么的……我已经
能想象出我神情的复杂,可毕竟宋姨也是女人,更是个离婚多年的女人,总会有
些欲望的。至于小黑佬在干什么,我选择性地忽视了。

  此时,我已经坐在沙发上,随意地到处张望,很快就被坐垫缝隙间露出的红
色蕾丝的小角,以及扶手和桌垫的夹缝中的黑色丝袜吸引了目光。

  雨墨一个十四岁的少女怎么都不可能穿这么成熟的内裤和丝袜,那……那是
宋姨的内裤!也就是我未来丈母娘的内裤!

  我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一股荒谬的欲望涌上心头,驱使
着我揪住内裤一角,将它抽了出来。引入眼帘是,是一条布料极少的红色蕾丝内
裤,那狭窄的底裆就比丁字裤宽上那么几分,完全可以想象出宋姨穿着眼前这条
内裤时无法掩住的阴唇以及探出头的浓密阴毛。而那特意加厚的私处位置还有几
丝白银银的痕迹,我又往宋姨的卧室看了一眼,伴随着心脏的怦怦直跳,将其放
到了鼻间。

  骚!太骚了,这可比雨墨的私处味道冲多了!我只感觉内裤上专属于熟女的
骚味直冲脑门,一时无法忘记这股浓烈的味道。

  又抽出夹缝间的丝袜,黑色丝袜很薄很柔软,摸着手感就知道高档货色,稍
微将它放到离自己脸庞较近的距离,就能闻到复合式的体味,那是淡淡的汗味,
私处的骚臭味以及足部的皮革与汗酸味。宋姨和雨墨一样,都是易出汗的体质,
只要稍微运动就会汗流浃背,这一特质也困扰着母女二人,不得不多多使用止汗
剂,这也是为什么手上的丝袜会有如此浓烈的气味了。

  没想到表面上如此优雅知性洁白无瑕的宋姨,私底下的体味会如此浓烈,偏
偏又那么有吸引力!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不由地幻想起宋姨美妙的身体,幻想
着她穿着骚臭的红色蕾丝内裤与黑色丝袜,幻想着自己将丈母娘压在身体下,肏
得她一口一个「大鸡巴儿子」,「骚逼妈妈」……

  这么一想,身体立刻有了反应,好在理智提醒着我身处何处,这才能立刻物
归原处。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的样子,雨墨才从房间出来。

  「怎么花了这么久时间?」我问道。

  「哦,妈妈正在教训张崇黑,就是关于他翘课回来的事情。「雨墨回答道。

  「哦?是这样?」我疑惑道。毕竟,屋内的呻吟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训斥小黑
佬,可要说小黑佬和宋姨发生什么,我是绝不相信的。

  这时,女人如涓涓泉水般美妙的声音从屋子深处传来,「呀!小峰来了?」

  片刻后,一个身穿轻薄淡蓝色睡裙的貌美熟女走了出来,睡裙很短,仅仅能
掩住她美好的私密部位,而那纤细的吊带慵懒地挂在香肩,白皙的乳肉露出了大
半,深深的乳沟带给人无限遐想,领口的颜色都被汗水浸湿成了深蓝色,睡裙紧
紧地贴合着C罩杯的乳房,两个可爱的小葡萄在衣服下很明显地凸起。女人的凤梨
型发型略微有些凌乱,不少发丝都因流出的汗水贴在一起,而她俏丽的脸庞微微
泛红,看起来像是做了剧烈运动才出来的。

  貌美熟女正是宋姨,她似乎对自己略微暴露的穿着没有太多的不适,解释道:
「小峰,不好意思哈,刚刚阿姨在批评张崇黑,逃课可不是个学生应该做的事情,
阿姨就多花了点时间。」

  「哦哦,没事的,宋姨。」毕竟自己的未婚妻在场,我也不好一直往丈母娘
的身上看上太久,好奇地往卧室望去,并没看到小黑佬的踪影,我疑惑道:「那
张崇黑现在是在宋姨房间?」

  「对呀,这小朋友脾气太倔了,阿姨还要再和他深入谈谈。」宋姨笑得眼睛
都眯成了月牙,似乎是在期待之后发生的事一般。

  没想到的是,一旁的雨墨很是不满地说道:「妈妈,马上要期末考了,张崇
黑得和我们一起学习!

  「不行,张崇黑对逃课还没有悔改!」

  我很是不解地目睹着母女二人莫名其妙地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争吵起来,
但我也不好劝说什么。

  「够了,墨墨,你乖一点!带着小峰去你房间学习,明白了吗!「宋姨语气
不悦地终止了争吵,没有再理会我们,头也不回地往自己卧室走去。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雨墨,她此时脸上乌云密布,充满了对妈妈的不满,
轻声说道:「好了,我们准备学习吧,下周就要考试了呢!」

  雨墨的可爱嘴唇气得微微嘟起,委屈地说道:「哼!妈妈就知道欺负人!」

  ……

  才享受一个小时与雨墨独处的时间,房门就被粗鲁地打开,让我厌恶无比的
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小黑佬来了,他看起来很习惯在雨墨家的生活,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和蓝色大
裤衩,露出黝黑发亮的干瘦四肢,如果仔细观察,还能看到裤裆间如大号蠕虫版
的凸痕。他的目光停在我身上,忽然喜笑颜开,热情地说道:「嘿呦!这不是峰
哥吗?怎么有时间来我家玩。」

  「这里是墨墨家,不是你家。」我皱着眉头纠正道。

  「好好,是墨墨姐姐家,墨墨姐姐家。」小黑佬立刻改了口。

  呵!这小黑佬还真把自己当做家里的一员了?姐姐,姐姐的喊着,你不想想
自己的身份,你就是个垃圾堆的癞蛤蟆,被天鹅环绕着就忘乎所以了?对于小黑
佬占便宜的小心思,我很是不屑。

  雨墨偷偷瞄了一眼小黑佬,语气不自然地关心道:「张崇黑,姬老师让你认
真学习,你得好好听话。」

  「好好好,我这不才伺候你妈吗?怎么,是不是吃醋了,让我好好陪陪我的
好姐姐!」小黑佬嘴上说着,竟走到雨墨身边与雨墨挤在同一个座位上!

  看着小黑佬在我面前如流氓般地调戏我的未婚妻,我可再也忍受不了了,一
拍桌子,站起来对着小黑佬怒道:「小黑佬,你他妈在干嘛?和我未婚妻贴那么
近,你在想什么?」

  「她是你未婚妻,也是我姐姐呢!」小黑佬丝毫没有被我的语气吓到,竟进
一步地侧身搂住雨墨,将自己的丑陋脸庞压在雨墨傲挺的乳房上来回磨蹭。

  雨墨面色娇羞,她看了小黑佬一眼,又看了我一眼,底气不足地解释道:
「小峰你大度点!张崇黑从小就没接受过父母的关爱,他以后就是我的干弟弟了,
我肯定要多关心关心他。」

  「哈?雨墨你在说什么?他可是个黑人杂种,还故意诬陷我,你怎么还护着
他?」我不可置信地追问道。

  雨墨反倒是主动搂住小黑佬,把小黑佬埋在自己柔软的肉体里,语气越发地
强硬:「那只是崇黑弟弟不懂事,他就是单纯地喜欢姬颜洁,做了点错事而已!」

  「单纯?单纯就不会拿谣言来抹黑我!」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发泄愤怒的目
标应该是一旁的小黑佬才对,「小黑佬,你他妈要和我未婚妻坐一起坐到什么时
候,还不自己拿个椅子过来坐,或者,你滚出去学!」

  小黑佬假作惊恐地看着我,紧紧搂住雨墨的细腰,不知什么时候还攀上了雨
墨的一只乳房,对着雨墨撒娇说道:「不行,我不能和墨墨姐姐分开,分开了我
就不想学习!」

  「就是这样,平时我都是这样和崇黑弟弟学习的。」雨墨补充说道。

  「什么鬼玩意?雨墨,你还有多少事没告诉我!」我怒吼道。无论是宋姨认
小黑佬做干儿子,还是雨墨与小黑佬过于亲密地独处学习,这一切荒谬的发展都
离不开这可恶的小黑佬。

  「都是你,小黑佬,你他妈给我从雨墨家里滚出去!」我踢开椅子,揪着小
黑佬的领子就要把他从雨墨的椅子上拽出来。

  「啪!」

  雨墨狠狠拍打了一下我的手背,将小黑佬死死搂在怀中,语气不善地说道:
「姬星峰,你还有作为姬家继承人的自觉吗!这么小家子气,姬家的脸面都被你
丢光了!你现在这样子,我作为未婚妻都觉得恶心!」

  「你……你在说什么!」我从未想过雨墨的嘴中会吐出如此恶毒的话语,一
时就懵了。怎么,小黑佬在我面前对着我的未婚妻肆无忌惮地刮油,我就不应该
捍卫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这不也是在维护姬家的颜面吗?

  就在这时,宋姨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儿子,过来帮妈妈一个忙!」

  「姬星峰,你出去帮忙!」雨墨命令道,语气不可质疑。

  看着我不为所动,她毫不顾忌地流露出对我的厌恶,继续说道:「还要在这
里丢人显眼?还不滚出去!」

  气氛尴尬到冰点,我也知道自己需要冷静冷静,只能悻悻地离开房间。

  ……

  家里的酱油用完了,需要我下楼走一趟。不知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宋姨看到
出来帮忙的人是我时,眼神里很是失望。

  待我再次回到雨墨家时已是傍晚,宋姨做好了炒菜前的准备,似乎就等着我
手上的酱油了。

  没多停留,我推开了雨墨卧室的房门,只看见小黑佬坐在书桌旁。心中的气
可还没消,我可没好脾气理小黑佬,万般不愿地坐在了他对面。原本没什么感觉,
膝盖顶着硬背板显得格外不太舒服。

  过了许久,雨墨依旧没有出现,我已经烦地跺脚,问道:「墨墨去哪了?」

  「哦,姐姐她去厕所了。」小黑佬很是惬意地倚靠着椅子,看着我说道。

  「谁他妈是你姐姐,小黑佬,我告诉你,别逼我对你动手,你不是不知道的,
当时打你的学长就是我喊的。」我冷冷地威胁道。

  「好好好,这么凶干嘛?我不说不就行了,欣雨墨,欣雨墨可以了吧?不过
啊,宋阿姨可是说好了要认我做干儿子的,这姐姐总得认的,哈哈哈哈!」小黑
佬得意地说道。

  这个事实确实不可改变,我也没了心思和他说着无用的废话,试图将精力都
放在复习上,可他依旧乐此不疲地继续说着,似乎是为能和我聊天感到十分高兴。

  「对了,你信不信我能追到你心爱的小姨?」小黑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嘿嘿,到时候你可就得叫我姨夫?还是舅舅……嗯么……叫什么呢?」

  「呵,你就异想天开吧!」我还是没忍住理会了他。

  「嘶,不错,就舔那里,嗯……小骚货,你可真会舔!越来越骚了!操!」

  小黑佬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让我怀疑自己听错了,问道:「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没什么,要不我们打个赌,就赌我一个月能不能追到姬颜洁,怎
么样?」

  「呵,我凭什么要和你赌。」

  「那又怎么样,你没自信吗?那算了。」

  小黑佬的激将法没能成功激怒我,可我转念一想这也是让小黑佬断了念想的
好机会,毕竟这赌约我怎么都不可能输,「行,你要是输了,你就乖乖收好对我
身边女人的想法。」

  「呵呵,那要是我赢了呢?」小黑佬笑道。

  「你不会赢的。」我肯定地说道。

  「万一赢了呢,你和你的那群狐朋狗友都要认我做老大,怎么样?」

  「哼,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本以为小黑佬会消停些,他却刷起了手机,继续制造着噪音。我已经疲于与
小黑佬争执,从书包里拿出降燥耳机带上,随机播放着音乐,专注学习。

  「姬星峰!」

  「姬星峰你个大傻逼!」

  「姬星峰你个大傻逼,老子就要肏你女人,看你绿毛龟的丑样!」

  小黑佬的声音越来越大,笑意也越来越浓烈,而正带着降燥耳机投入学习中
的我浑然不觉。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我夸张说道:「姬星峰!你这
小鸡巴废物就好好学习吧,还想着你那未婚妻啊!怎么样,要不要我告诉你她在
哪?现在啊,她就在美滋滋地吃着我的大鸡巴诶!哈哈哈哈!来,母狗,给你这
未婚夫听听!」

  「嗯……嗯嗯……主人的鸡巴真的好大,母狗的嘴根本就吃不下……嗯……
好臭好喜欢,和姬星峰那小鸡巴废物完全不一样,他那小鸡巴插到我嘴里,就和
牙签没区别!嗯么……好好吃……爱死主人的大鸡巴了……「女人的呻吟声从书
桌底下传了出来,一个浑身赤裸的小麦色肌肤女生此时正蹲在书桌下,双手紧握
着茎身,努力地吞咽着整根阴茎,吹弹可破的脸庞都被粗大的龟头戳出了夸张的
凸痕,生怕女人用点力,阴茎都能把女人的脸庞戳穿。

  女人正是欣雨墨,她根本就没有去上厕所,而是胆大包天地缩在身为未婚夫
的我看不到的桌底下为她的主人出轨口交。得知了眼前的情况,她彻底放飞自己,
毫无顾忌地说着淫语羞辱着自己的未婚夫,只为了讨好小黑佬。

  红嫩的双唇被唾液沾得晶莹剔透,几根阴毛贴在嘴角也浑然不觉,雨墨吐出
了阴茎,不忘继续用手撸动着茎身,她请示道:「主人,今天母狗表现得好不好
啊?」

  「哈哈哈,不错不错,看看姬星峰那憋屈的怂样我就舒服,呵呵,这家伙可
真是天生的绿毛龟!还主动把耳朵闭上,这么配合我肏他的未婚妻!」小黑佬得
意说道,「喂!姬星峰你这傻逼,想不到吧!老子就是要在你面前玩你的未婚妻,
你就只能傻傻地看着!」

  「好啦,我的好主人,不要管那小鸡巴废物,母狗的骚穴痒得不行了呢!」
雨墨撒娇说道,那献媚的模样配上手上握着的黑色大阴茎是我绝对无法想象的淫
荡贱样。

  小黑佬故意挺起阴茎,将分泌着粘液的龟头顶起雨墨的鼻尖,那活生生的猪
鼻子毁掉了女人俏丽的脸庞,他引导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请主人在我小鸡巴废物未婚夫的面前狠狠肏我,请把主人宝贵的精液射在
母狗的子宫,让姬星峰给主人养主人的孩子!」雨墨顺着小黑佬的意思恳求道。

  小黑佬满意地点了点头:「嗯。」

  只见雨墨在桌底下狭窄的空间内挪动着身体,竟将自己匍匐在地上,高高地
崛起屁股,如癞蛤蟆般滑稽可笑。白花花的屁股在自己眼前晃来晃起,小黑佬故
意在屁股上留下通红的巴掌印,发生响亮的拍打声。肉体调教后的屁股比起以往
要丰满太多,深深的股缝将屁穴和肉穴遮掩,小黑佬不得不将其掰开,扶着阴茎
对准湿漉漉的阴道口顶了进去。

  「嗯……啊……对,就是这样……啊,主人的鸡巴好舒服,母狗……嗯……
等了好久了……啊,感觉阴道完全被大鸡巴撑开了……嗯……啊啊啊,进来了……
好棒……」雨墨舒服地呻吟着,主动地晃动身体,控制着自己的肉穴套弄着阴茎。

  雨墨的呻吟声,肥厚的屁股撞击小黑佬的撞击声和淫水四溅的声音在卧室里
交融在一起,沉浸在音乐中的我完全不知自己的女人就在与自己一墙之隔的桌底
下和男人出轨做爱,给自己带上绿油油的帽子,此时我那认真复习的模样就如同
傻子一样可笑。

  没过多久,小黑佬就不太满意女人套弄阴茎的速度,这倒不是雨墨性技差,
而是空间实在不足以她做出过大的动作。他将椅子向后一推,在桌后蹲起马步,
晃动起腰部做着猛烈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啊主人插得好厉害……
嗯……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嗯嗯嗯,这样插得好深,太舒服了,哦……这……
嗯……主人的鸡巴太厉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死这根大鸡巴了……啊
啊啊……」强烈的快感让雨墨更加激动地呻吟,她看着硬背版和地面间的缝隙,
看着缝隙间自己未婚夫的拖鞋,她不屑地说道:「姬星峰,你这废物……啊啊……
你不知道吧,你的未婚妻现在正被主人的大鸡巴肏得死去活来,你却只会学习,
嗯嗯……啊啊啊,好棒……嗯,姬星峰你以为学习有什么用,啊啊啊……啊啊……
你以为姬家继承人的身份就可以趾高气扬,你他妈就是个小鸡巴废物,嗯嗯嗯……
啊……还敢凶我的大鸡巴主人,呵呵,只有主人这样拥有黑人大鸡巴的男人才配
驾驭母狗,而你,你就只能看着你的女人被肏……被肏地舒舒服服……啊啊啊,
啊啊啊啊……」

  「哈哈哈,你这母狗可真是坏透了,要是这废物没带耳机,我估计他都得哭
出来!」小黑佬得意洋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赤裸美人,原本在班级里与他毫无瓜
葛的大美女此时却彻底臣服在自己阴茎下,被自己骑在胯下,毫无顾及地在自己
的未婚夫面前辱骂着他,只为了讨好自己。

  「啊啊啊啊……还不是这废物不知天高地厚地欺负主人……嗯嗯嗯……啊……
请主人狠狠肏母狗……啊啊啊……啊……啊啊啊,用母狗的肉体给小鸡巴未婚夫
赎罪……啊啊啊,对……嗯嗯……主人肏我,肏死母狗也没事……啊啊啊……」

  小黑佬显然被雨墨的话语逗得兴致大发,更大幅度地抽插起来,那粉嫩的穴
肉都被肏得向外翻出,肆溅的淫水甚至落在了桌面上。也正因如此,我的注意力
也被小黑佬吸引过去,皱眉问道:「小黑佬,你他妈是有多动症吗?整个桌子都
在抖!能不能好好学习了?」

  与此同时,我摘下耳机,听到了十分耳熟的女人呻吟声,「啊啊啊……主人
的鸡巴好大,嗯嗯……顶到花心了……啊啊啊啊……把子宫都顶开了……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你在干什么!」我怀疑地问道,女人的呻吟声戛然而止,仿佛我所听
到的声音就不存在一般。

  可我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桌面底下,我的女人雨墨正浑身赤裸地趴在地上,
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即便是我摘下耳机,小黑佬的抽
插从未停止,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抽插带给雨墨愈发强烈的快感,雨墨此时只想放
声呻吟发泄这份情感。而同时,在自己未婚夫面前的大胆性交也让她无比刺激,
那种精神上背德的快感让身体异常敏感,抽插的快感充斥全身,她明显得感觉到
自己正在迅速地登向顶峰,快了,快要高潮了,要在小峰面前被肏到高潮……

  小黑佬满脸复杂地看着我,努力地憋着笑意解释道:「哦,没什么,就我一
个朋友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看……」

  话还没说完,他就把手机摆到我面前,点掉了暂停键,只见画面里一根黝黑
粗大的阴茎在白皙的大屁股内进进出出,过小的阴道口死死地包裹着茎身,看起
来就像是怎么也舍不得阴茎的抽出。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一时离不开屏幕,明知
故问道:「这是什么?」

  「哦,我一个好兄弟发我的视频,他说是去自己朋友家一起学习,没想到朋
友的女友也在,女友一看到我好兄弟的大鸡巴,就苦苦哀求说要给他口交肏穴,
这还专门露了一段视频跟我炫耀。」小黑佬解释道。

  「啊……嗯嗯……啊啊啊啊……」桌底下传来一声尖锐的呻吟声,却被视频
里响亮的抽插声掩盖过去。

  聆听着桌上我和小黑佬对话,感受着临近曝光的压力,雨墨的心脏砰砰直跳,
随着浑身一紧,她在这昏暗狭小的空间内达到了高潮,剧烈的快感如喷泉般涌现,
甚至冲进了她的脑袋,让她的肉体与灵魂一同在高潮中迷失,太……太厉害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舒服的高潮……嗯……啊啊……为什么在小峰面前和主人做爱会
这么有感觉……这种感觉可真是让人迷醉……呵!小峰,谁叫你天生长着根小鸡
巴,只能作为我和主人做爱时的情趣呢?

  「哦,这样啊,没意思。」我收回目光,心里却很是烦闷,什么意思嘛,小
黑佬还真以为华夏女人是只知道吃黑人鸡巴,看到黑人鸡巴就走不动路的淫女荡
妇?还有,这女人可真他妈贱,真会给华夏丢脸,要是让我知道这女人是谁,我
一定要用最恶毒的方式惩罚她,让她明白不贞的恶果!

  「唉,我什么时候才能肏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小黑佬酸溜溜地说道。

  我回应道:「呵,你这辈子就别想了!」

  你还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个穷屌丝还想肏女人?哪会有女人失了智会和你
好上!我不屑地笑了,心情愉悦地带上耳机。

  「你听到没,姬星峰可觉得我这一辈子都肏不到女人,母狗,你跟你亲爱的
未婚夫说说你在干嘛呀?」小黑佬笑着拍了拍女人的屁股。

  随后,雨墨的声音从桌底下传了出来,「是,主人。小鸡巴废物未婚夫,现
在你的未婚妻可就在和张崇黑大人肏穴呢!他那粗长的大鸡巴肏得你的未婚妻高
潮不止,肏得再也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巴!」

  殊不知,我所有的反应都成为了雨墨和小黑佬情趣的佐料,让他们更加兴奋
地在我面前做爱。而小黑佬更是得寸进尺地站起来,抓着女人的腰部将其踢起来
继续肏弄,肏得女人骚叫不断,不少淫水溅射在桌上,打湿了雨墨的书本。

  如果此时我稍微站起身子,就能看到半个白花花的屁股,还有那根在肉穴中
进进出出的阴茎,也就能醒悟过来小黑佬口中的好兄弟就是他自己,而那朋友的
女友就是我的未婚妻欣雨墨!

  然而,世上并没有如果,我只是埋头苦学为能在期末的考试排名上名列前茅,
而雨墨也没有忘掉三姨的要求,认真辅导着小黑佬的性知识……

  「准备吃饭!」宋姨敲门说道。

  「来了。」我收拾好桌上的课本,回应道。

  「我再看一会儿书,马上就过来。」小黑佬意外地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吃饭
的准备,他看向我咧嘴一笑,「你先去吧。」

  目送着我离开,小黑佬舒舒服服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将椅子推到一边。此
时的书桌底下,雨墨浑身赤裸地蜷缩在地上,压在满地的淫水上也没有不适。在
自己未婚夫眼皮底下大胆性爱的雨墨在小黑佬的阴茎下足足高潮了三次!那粉嫩
的肉穴完全被肏得无法合拢,张开的穴洞内淫水涓涓细流。她眼神迷茫,面色潮
红地喘着粗气,回味着之前的性爱,深深沉迷在背德的快感中,断断续续地说道:
「舒服……嗯……太舒服了……子宫里满满的精液好幸福……」

  ……

  四人的餐座上潜移默化地分成了两个部分,坐在对面的小黑佬和宋姨亲密无
间,如漆似胶,眼看着宋姨侧乳挤在小黑佬的肩膀变了形,我只能苦苦掩饰自己
的羡慕。雨墨迟迟归来后就没有和我说过话,对比起对面的热情如火,我感觉到
一丝冰冷。

  「来,崇黑,多吃点肉长身体。」宋姨夹起一大块五花肉放在小黑佬的碗中,
笑盈盈地说道。谁知,小黑佬忽然抱住宋姨撒起娇来,「我要干妈喂我吃!不然
我就不吃了!」

  干瘦黝黑的身体几乎陷在了宋姨白皙的美肉中,就如一坨散发着黑人恶臭的
牛皮糖黏在了宋姨身上。我相信无论哪个女人被这样一个邋遢恶心的黑人贱种过
界的行为肯定是会反感甚至反抗,然而让我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宋姨没有流
露出丝毫地嫌弃,只是尴尬地看了我们二人一样,将红烧肉叼在嘴边渡给小黑佬。
只见红烧肉一点点进入小黑佬的口中,宋姨的红唇也随后贴在了小黑佬的嘴唇上,
宋姨和小黑佬就在我们二人面前相拥亲吻起来!那纠缠在一起的亲吻就如恋人般
激烈,可无论是熟女与男孩巨大的年龄差和身高差,还是小黑佬黑人杂种的身份
和宋姨高贵的女强人身份,都看起来如此怪异!

  我相信此时雨墨的神情和我一样复杂,小黑佬只是要宋姨喂菜,也没说要用
嘴喂啊?怎么宋姨的行为那么奇怪?不仅仅是宋姨,还有雨墨也是!她们都在维
护着小黑佬!对,就是小黑佬,这小黑佬给母女俩下了什么迷魂药?

  这么一想,我更是愤愤地看向小黑佬。

  「真是的,都十四岁了,还这么爱撒娇!」宋姨娇笑道。二人的嘴唇终于分
开,却藕断丝连地拉出了一条银丝,究竟是什么样的亲吻才能如此激烈?那,也
就只有舌吻了吧……

  「干妈对我最好了!」小黑佬留给我一个得意的眼神后,他又在宋姨耳边低
语了片刻。

  「讨厌!你太坏了!」宋姨拍了拍小黑佬的肩,似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桌上
还有两个人,对着我们说道:「都要好好吃饭哦!」

  这是什么三流家庭亲情剧,就算宋姨和小黑佬刚认母子不久,这也太过亲密
了!看着小黑佬和宋姨腻歪的样子,我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小峰,小峰!」雨墨揪了揪我的衣角,和我轻声说道:「之前对不起了,
我来姨妈了,脾气不太好,你能不能原谅我嘛?」

  「哦,这样啊。」这已经是雨墨第二次维护小黑佬让我丢脸了,我还是很难
平复此时的心情。

  「求求你了,小峰!对不起嘛!」雨墨感觉到我情绪不对,继续恳求道。

  我不想在长辈面前把事情闹大,只能敷衍说道:「好了,好了,没什么,我
原谅你。」

  「嗯嗯,你最好了!」雨墨喜悦地说道。

  哼!这个时候我彰显姬家继承人的风度你没看在眼里了,偏偏我和小黑佬争
执时你又搬出这一套!心中的疙瘩让我很是烦闷,也不明白自己来雨墨家受气是
为什么,是对雨墨的关爱?或者只是单纯地为了自己的脸面而已?忽然,我想念
起女友来,自己自作主张的行为估计又要让女友吃醋了。

  就在这时,一个异样的触感出现在我裆部,紧接着不轻不重地按压起来。我
吓了一跳,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雨墨,又看向对面的宋姨,宋姨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压在我裆部的物体已经被我猜出个大概,那就是宋姨的裸脚!在这宽大的饭桌下,
宋姨竟大胆地在自己女人面前调戏我这个准女婿!

  灵活的脚趾很快就找到了隐藏在裤子下的阴茎,故意用力挤压着,在这乱伦
背德的刺激下阴茎很快就硬了起来。此时的我心乱如麻,不知自己改如何是好,
雨墨可就在旁边要是被她发现了我可就完蛋了?还有,宋姨是在考验我?又或者
如我之前所想,久未接触性爱的宋姨饥渴难耐,勾引我这个准女婿?

  想起雨墨袒护小黑佬的场景,阻止宋姨继续下去的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决了。
于是,我默默地将自己的身子往桌子里移了移,决定享受这份与宋姨偷情的快乐。

  「小峰,怎么不吃菜呢?阿姨好不好吃啊?」宋姨关切地问道。

  「好,好吃的,阿姨做饭最好吃了。」我连忙回应道。或许是受气氛影响,
宋姨的话语听起来都别有意味,她是在问菜好不好吃,还是在问她自己……

  这时,我注意到宋姨故意用筷子尖端拨弄着下嘴唇,带着油渍的红唇愈发地
诱人可口。她是在向我传递信息,要我把裤子脱下来!

  我被宋姨的大胆震惊到了,心领神会地将勃起的阴茎露了出来,而那双玉足
立刻就攀了上来,如同饥渴的鲨鱼将我的阴茎吞没在了双脚间。玉足丝滑的触感
配上微微冒出汗液带来的粘稠感刺激着阴茎,更是刺激着我的灵魂,让我情不自
禁地正襟危坐。

  恍惚间,我想起了还塞在沙发缝隙间的丝袜以及丝袜上令人着迷的骚臭味,
此时的阴茎也被宋姨的骚脚染上了她的气味!这么一想,我只感觉阴茎一挺,有
了要射精的感觉,可这才过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诶!

  身为男人的尊严与倔强让我屏息控制自己,试图降低自己的雨墨,可宋姨却
变本加厉地用大拇趾与食趾的夹缝夹住我细小的茎身,上下套弄起来。

  「小峰,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没动什么筷子。」雨墨也发现了我的不对
劲,问道。

  「没什么,菜很好吃呀。」我表面平静地说道,心脏却砰砰直跳,注意力全
在宋姨的足交上,太刺激了,我真的在雨墨面前和她妈妈偷情,不行……明知道
不对,可还是好刺激好舒服……

  「哦,这样啊。多吃蔬菜,营养要均衡哦。」话罢,雨墨贴心地帮我夹了几
片白菜。

  「嗯……嗯嗯,好的,谢谢。」我低着头回应道。

  面对着来自未婚妻的关心,我却已经忍受不住来自宋姨双脚的刺激,带着对
雨墨深深的歉意射出了精液,感受着精液渐渐流出体内,喷射在丈母娘的裸足上,
玷污了裸足的美好,也将眼下与雨墨,与宋姨美好的关系破灭。

                【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