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子龙翼德
2020/05/1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434 字

  写在前面:本来计划早一点更新这章的,但还是因为一些七里八里的问题耽
误了,大家将就。

               第27章:打虎

  「呜~呜~呜~」喧闹的警笛声在深海市最西边响起,这是一片寥无人烟的丘
陵,因为是在与相邻市界限山脚,倒是十分空旷,来这儿的人大多也是来野炊露
营,甚至乎团建游玩之类的,可今天却是一反常态,不但是在这片丘陵的两头设
了限制,更是一大批警车朝着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喂,熊厅长啊,你到哪了啊?我可都有点等得不耐烦了。」熊英虎坐在最
前面的警车上面色沉重,从警多年,也见过一些嚣张的罪犯,可终究还没见过如
此嚣张的绑匪。

  「你有没有听我的话啊,多带点人来,人少了,这荒郊野外的估计抓不到我
哟。」

  「你放心,如你所愿,不会让你失望。」熊英虎简单的回了一句,虽然到现
在都没能弄清楚对方到底存着什么心思,但既然是绑架他的儿子,那他自然是公
私一起,上千人的警力出动,不管对手耍什么花样,他自信都可以一一破解。

  「你在什么位置?」熊英虎眼见得警车已然将这片丘陵包围,所见之景除了
一片油菜田却是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人影。

  「您往前走走,不就看到了吗?嚯嚯嚯。」电话在一阵媚笑声中挂断,熊英
虎骤起眉头望了望身边的警员一眼,他身边的警员立刻卸下耳机,朝着熊英虎点
了点头:「熊厅,确认信号源就在这附近。」

  「搜!」熊英虎一声令下,数十辆警车一齐停下,各自拿出工具,瞬间便将
这片丘陵团团围住,如此密集的搜索,估计就是只蚊子也飞不出去。

  「报告,没有!」

  「报告,没有!」

  「报告…」

  熊安杰的面色越发难看,要不是确认过信号源,他自然会以为是对方戏耍自
己,可如今既然确定信号源就在这附近,那究竟对手在耍什么花样,这倒是让为
官多年的他一时间有些茫然。

  「喂,陈老啊,您放心,就是一桩小事,我这边一定尽快处理。」深海市市
长陈建来了电话,熊英虎不敢怠慢,只得督促警力继续搜索:「去,沿着这片油
菜田搜,地毯式,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搜查继续,警员各自拿着刑侦搜查设备缓慢前行,自油菜田最边缘处开始,
不断的向着中心靠拢,忽然,一名警员惊喜抬头喊道:「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过去,在那名警员脚下,居然是插着一根塑料管儿,在一
片泥土里埋着,上半截也大多被泥土给带偏了色,要不是这位警员眼力好,还真
有可能发现不了。

  「挖!」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反应过来,他们的工具倒是齐全,很快就拿来了
几柄铁铲,人多,挖起来倒是很快,没几分钟,泥土便被掀开,一道壮硕的人影
渐渐浮现出来。

  「呜呜,呜呜~」熊安杰全身被绑着,嘴里塞了块儿破布,完全只靠着鼻子
对准那根塑料管儿进行呼吸,见着有人来相救,熊安杰自然是不断的呼喊晃动起
来,警员们有不少都认识这位熊厅的公子,就算不认识,也听说过熊安杰两米高
的惊人海拔,一发现人影,立刻加快了挖掘步伐,其他没有工具的也跳将下去,
开始用手拉扯住熊安杰露出的这头,企图将他快些拉上来。

  然而就在熊安杰身形被拉动一截之时,熊安杰忽然觉着背后一痛,似乎是背
上绑了个什么一样,让他稍稍有些不适,然而接下来出现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瞠
目结舌。

  「饶命啊,女侠,别杀我,别杀我…」这是熊安杰的声音,然而此刻却是不
知从哪里传了出来,听这声音,似乎十分恐惧。

  「我也不想杀你,呵呵,可你家里那位当官的和我有仇,我也没有办法?」
接下来便是一道女声传出,显然就是绑架熊安杰的那位。

  「冤有头债有主啊,老头子和你有仇你找他啊。」

  「你就不问问我,和你老头子有什么仇?」

  「对对对,你和他有什么仇啊,会不会是误会啊?」

  「你把你家老头子做的烂事儿说几件,我看看我有没有找错人?」

  「我…我们家老头子是好官,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啊~别杀我,别杀
我!」

  「我劝你还是别想什么歪脑筋,你老头子的事儿我都知道,我相信你去街上
随便问问,大家也都知道。」这话说来不假,熊英虎在深海公安系统从事多年,
坏事儿还真没少做,坊间一直就有些对他的负面消息,然而他毕竟是公安厅一把
手,这种小道消息根本传不出来,一般也就沦为人们街头巷尾的谈资,毕竟谁也
没个证据,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好,我说,我说…他前段时间收了『金碧』张总的一些钱,」

  「很好,继续…」

  「去年安排了我大舅哥进了东山那边的派出所…」

  「很好,继续…」

  「没,没有了。啊~别打,还有还有…」

  「啪」的一声,声音中断,所有人从震惊之中稍稍转醒,只见着一名警员正
按在熊安杰背后帮着的一处老式收音机上,这才止住了这轮对话的传出,然而即
便如此,就凭借着刚刚爆料的那些内容,所有人都已然是不知所措,这些事情没
有人知道?几乎在场的人都知道,可谁也不会放在台面上来说,熊英虎的手段在
深海是出了名的,谁敢打他的主意?然而现在就不一样了,上千人聚集的地方传
出这样一道消息,所有人听得真真切切,就算是熊英虎这会儿逼着他们在场人都
发个毒誓,这则消息还是不可能瞒得住。

  「这是有人要整我啊!」熊英虎一拍脑门,瞬间明悟过来,然而就在这一刻,
空旷的丘陵附近又是一阵警车轰鸣。

  与熊英虎的阵仗不同,这次来的警车仅仅两辆,很快,警车停在了熊英虎的
身边,一位正气凛然的「国」字脸官员从车上走了下来:「熊厅!」

  「霍局?」身为公安厅厅长,熊英虎自然认识眼前这位,深海市最高检反贪
局局长霍一宏:「霍局,您这是?」

  「熊英虎,」回答他的却是霍一宏身边站着的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人,但见她
上前一步,手中正出示着自己的证件:「我是深海市最高检反贪局岳彦昕,现接
到匿名举办,指控你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等七项罪名,现已立案,请您跟我们回
去接受调查!」

  「什么?」在场所有警员一时间再次被震惊,刚刚还率领着他们前来抓捕绑
匪的厅长,这会儿功夫,这是要被双规了?

  「你们…」熊英虎同样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如果要查确实
经不起,可他自问如果真要查起来,以他的人脉,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大事化小,
可没想到,对方似乎没有给他一点点反应的时间。

  「究竟是什么人要整自己?」熊英虎双目一闭,可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 *** ***

  分割线

             *** *** ***

  「所以,你就成了武松小姐,把这头大老虎给打了?」健身房里,玉姐悠然
的背躺在一处长凳上,身后由着一名健身教练正给她做着舒缓的背部推拿。

  而被唤作「武松」的秀秀却是依然在器械上挥汗如雨:「那不然还怎么着,
直接自己动手废了他?」

  「我的意思是,你就来度个假,随手拉下来只大老虎不太好吧?」二人闲聊
着的自然是熊英虎的事情,谈笑风生之间倒是丝毫没有因为身后的健身教练而有
所避讳。

  「没什么不好的,小老虎欺负我家里人,单单欺负回去有什么用,要彻底断
了念头,只能是把他家的大老虎给办了,」钟神秀深吸了口气:「要怪也只怪那
那头小老虎太怂,没两下就把他家的情况交了个底,一个晚上功夫也就能把事儿
给办了。」

  「拉倒吧,」玉姐不禁白了她一眼:「说得好像有哪个男人在你眼里不怂是
的,咱们组里,哪回问话不是你来啊?」

  「哼,」钟神秀撒娇似的轻哼了声:「我家小帅哥就不怂,小时候我怎么欺
负他他可都是倔着呢。」

  「切,」玉姐明显对她说的说辞不屑一顾:「你那是『欺负』?我看你从小
就对你弟弟居心不良。」

  钟神秀从器械堆里走了出来,取过汗巾擦了擦,当擦到那双晶莹剔透的美腿
时,不由觉着一阵余光暗自正偷偷的盯着自己双腿,也不着恼,只是故意的在那
按摩的健身教练背后一拍:「小哥,你这样一心二用效果可不好吧?」

  这本应在女顾客面前高大威猛的教练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在这两个美女跟前
被压得不知道如何接话,开玩笑,这两个女人做器械的量比自己大多了,也不知
是哪里来的,搞不好是哪里来的奥运冠军也说不定。

  「没,没有,」小伙子赶紧遮掩一二,稍稍吞了记口水,强忍着偷窥那双长
腿的欲望,赶紧埋头继续为玉姐推拿一二。

  「好啦,你出去吧,我跟她有些话讲。」想着接下来要说的,钟神秀却也懒
得继续逗弄这些有色心没色胆的小教练,示意他出去之后,自己却是亲自坐在玉
姐的背后,轻轻的为她揉捏起来:「明天去看看『黄山』吧。」

  「……」玉姐突然间变得沉默起来,好半晌却也没有回她的话。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这次过来主要也是想多陪陪你,」钟神秀的语气
难得的变得有些温柔:「不过今天这事儿做完,我估计着得回去了。」

  「那就明天吧,」玉姐从长凳上坐了起来:「也不知道上头什么意思,难道
『黄山』的仇就不报了吗?」

  「这个事儿我也不了解,」钟神秀拍了拍她的肩:「不过大家手里都有活儿,
这你也理解,这次回去,我会帮你注意着点。」

             *** *** ***

  分割线

             *** *** ***

  英侨大学坐落在深海南部,就离海港的不远处高高耸立,学校不大,然而却
有着全国上下最豪华的硬件设施,谁也没有想到,作为当年英国人留下的教学实
验点,如今却是成了南方最大的「贵族」大学,几乎所有富家子弟都会将自己的
子女安排在这里就学,倒也没有别的什么原因,只不过这里是离海外最近的地方,
他们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无一例外将来要选择出国镀金,马博飞也不例外,按照
马天雄的想法,大学都希望让他去国外,可马博飞执意要在国内年上四年,理由
却是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东西——篮球。年轻人喜欢打篮球不足为奇,包括马天
雄自己偶尔也被邀请到一些大型赛事充当嘉宾,但作为他唯一的继承人,却对着
篮球近乎狂热的喜爱,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动容,说起来马天雄能有今天一直是
有着过人的眼光,早在全民都还在炒房的时代,他率先发现了电子商务的市场,
短短二十年,一个软件开发公司已然成了全国第一的电子高新企业集团,在他而
言,能看到儿子能如此沉浸在一件事上,虽然在他眼中算不得什么正业,然而这
份专注比起整日的花天酒地,声色犬马倒是让他满意,经过最后的协商,也就确
定了让他读完四年再出国进修的折中方案。

  「就当让他趁年轻玩个四年吧,」马天雄如此想着,毕竟自己年少之时过了
许多的苦日子,如今有条件了,谁也不愿子女吃太多苦。

  马博飞的大学生涯过得自然潇洒许多,豪车、豪宅,美女应有尽有,非但如
此,作为给他这科「国际金融」专业的练手实习,马天雄还特地给他开了家小金
融公司,投资不多,但只要运营合理,几乎是稳赚不赔。

  如今的马博飞就安然的坐在这间金融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里,他的身前,一
身白色西服的李青青正抱着一本资料夹有序的汇报着:「林晓雨,现年18岁,京
北人,父母都是京北农商银行的职员,没有特殊背景,高中时就读于京北第一中
学,高考稍稍有些失误,没能达到清北大学的分数线,这才选择了深海大学,今
年的大一生,就读于汉语言文学,班级是 15级5班,宿舍是南区3舍509,如今有
个公开的男友,也就是照片上这个人,」李青青一面介绍着林晓雨的简单生平,
一面将钟致远的照片递到马博飞的桌案前,显得十分重视:「马少想必见过他,
今年深海CUBA的抢眼新人,深海大学目前的主力得分后卫钟致远,是与林晓雨一
起考上深海大学的,不同的是,他本就是京北高中联赛的 MVP,是拥有清北大学
的保送资格的,可却也选择了深海,相信林晓雨占据了很大的原因。」

  「嗯,」马博飞点了点头,他有考虑过林晓雨的问题,这年头小学生都开始
谈恋爱了,更何况是她这样漂亮的大学生,见多识广的马博飞倒是很快接受了这
一事实,身子向后稍稍一倾,靠在座椅上微微出神,好半晌才想起什么,继续问
着:「这个钟致远的比赛视频有吗?」

  「目前没有,」李青青汇报完毕,却是主动的向着马少走了过去,熟练的走
到办公椅的身后,伸出双手轻轻的在马博飞的肩头揉捏起来:「你知道的,CUBA
没有现场摄录条件,听说上一场深海的比赛,聂云伤了,那个钟致远还在采访里
说是对手故意为之的话。」

  「没有摄录条件这样是不太好,」马博飞轻轻呢喃着,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那个女人不是在投资CUBA吗?要不和她商量一下,把摄录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这倒是可以。」李青青一边按摩一边想着:「别的不说,这谁要是在球场
上真想下黑手,至少也会收敛点。」

  二人正聊着CUBA的事儿,外面却是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音,李青青习惯性
的理了理衣服,直接唤了声:「进来。」

  进来的是珍妮,一身黑色劲装倒是显得极为干练,进门之后迅速将门锁上,
走到马博飞身前的客椅上,沉声道:「她很危险!」

  「有多危险?」马博飞皱起眉头,稍稍收起些玩世不恭的心态。

  「我检查过熊英虎的私宅,周边没有一丝潜入痕迹,从这点说,她就很可怕?」

  「会不会不是她?」

  「刚子他们几个是被她制服的,接触到熊安杰的人也只有她。」

  「连你都跟不上?」

  「跟不上。」

  「那是挺可怕的。」马博飞怅然一叹:「有趣,没想着让你查几个小混混居
然查出了这么个人,比你还能打的女人,哼,有趣。」

  「熊英虎这边?」李青青出声打断问着,作为与马少最近的人,首先想着的
自然是马少这边的球队。

  「铁证如山,老头子都管不了,」马博飞轻笑一声:「不过那头小熊还是拉
一把吧,毕竟,今年我们的对手还挺强的。」言语之间,目光不由得瞟向桌上那
张摆着的钟致远的照片:「我突然对他,很感兴趣。」

             *** *** ***

  分割线

             *** *** ***

  夜幕降临,深海一医院的住院大楼里早早的陷入了沉静,聂云睡在床上,已
然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而叶红雾,却是侧着头靠在聂云的床檐上,将脸对着聂
云看不到的一侧,面色却是变得有些狰狞。

  是的,面色狰狞!时间过得很快,那次留给叶红雾的药,终于是在昨天失去
了它的效果,当那一股肃杀般的冰冷寒意沁入心头之时,叶红雾再一次选择了强
忍,她一手握紧着聂云的大手,感受着身边男友的温暖与热爱,而另一侧,却是
不住的颤抖,她握住了床单一角,用着近乎要将床单撕开般的力度,她紧闭双眼,
脑中的万千景象便又接踵而来,她的牙齿在打着冷颤,双腿在下意识的抖动,慢
慢的,痛苦涌上心头,绵长而无措。

  「红红,红红?」就在叶红雾近乎疼得晕厥的边缘,护士邱雯走了进来,见
着叶红雾那痛苦的狰狞模样,连忙朝着她跑来:「红红,你怎么了?」

  「没,没事。」叶红雾喘着气,被邱雯扶住,可身体里的痛苦却是没有丁点
减少的迹象,邱雯越看越急,连忙扶着叶红雾向着房间外走了过去。

  「红红,」离开病房,邱雯立刻将她带进了医务室,拿出挂在胸口的体温计
直接塞进了叶红雾的嘴里,见着叶红雾那有些颤抖的手,不由得赶紧蹲了下去,
捂着叶红雾的手不住的揉搓着,好半晌这才想起来什么,却又起身跑向一旁的办
公桌,很快便拿回来一个小热水袋……

  取过体温计,邱雯认真的看了眼,脸上不禁显出疑惑:「也没发烧啊,怎么
冷成这样啊?」

  「没用的,」叶红雾虚弱的回应着她:「我忍一会儿就好了,」

  「这怎么行,」邱雯东翻西找的,忽然眼前一亮,那是田医生的办公桌,在
那里,有着一盒开过了封的板蓝根冲剂,邱雯毫不犹豫的拿了过来,看都不看一
眼的扯过一包就给叶红雾冲了一杯。

  「这个…」看着邱雯忙上忙下的为着自己操劳,叶红雾不禁有些感动,虽说
知道自己的问题不好解决,可也不好拒绝她的好意,见着杯子端了过来,也就瞬
时将杯中的药剂喝完。

  一股暖流莫名的注入心间,叶红雾没来由的一阵抽搐,可旋即便是浑身软了
下来,先前的痛苦与冰冷渐渐消散,似乎身体里的困境缓解了许多,叶红雾不可
思议的站了起来,有些吃惊的望着邱雯:「雯雯。你刚给我吃了什么?」

  「板蓝根啊!」邱雯有些懵:「药效这么好,还真是包治百病的板蓝根啊。」

  叶红雾亦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着身体好受了许多,便也不再计较:「雯
雯,谢谢你了啊。」

  「没事,」邱雯眨了眨眼,见着叶红雾好起来不由得也替她高兴:「还好今
天是我值班,要是换了她们,估计是不敢翻田医生东西的。」

  「田医生?」叶红雾有些好奇。

  「嗯,就是这个位置的,」邱雯指了指刚刚拿药的桌子:「他人挺好的,不
会跟我计较。」

  「哦,哦,那就好,」叶红雾没想太多:「那我先回去了,今天的事儿,你
可别告诉他。」

  「好吧。」邱雯抿了抿嘴,将叶红雾送回病房,继续值着她的夜班。

             *** *** ***

  分割线

             *** *** ***

  山润集团宿舍楼。

  叶诗翩自从跳槽之后便直接搬了过来,毕竟这里离深海大学还有些距离,为
了上下班方便,同时也想着给聂云和妹妹创造点私人空间,叶诗翩搬得很干脆,
可这会儿却是不禁有些孤独,山润娱乐才成立没几个月,虽然目前旗下有着「古
风大赛」这样的爆款比赛,但核心班底还是比较欠缺,尤其是女员工,叶诗翩早
早住进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不但没有舍友,连相邻的邻居也没有一个,倒真成了孤
家寡人。然而她的孤单不仅止于此,她的手拿着手机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她不止
一次的想拨出那串号码,可却又一次次的犹豫,那是钟致远那次留下的,也算是
她跳槽山润的主要原因,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她采访的第一场比赛就看到了钟致
远的女朋友,那个天真烂漫,清纯可人的女孩,那个只看上一眼就让她都觉着想
要守护的女孩,曾经的冰山美人失去了她的高傲,这一次,她迷茫了。

  「难怪小云和红红不告诉我,」叶诗翩自嘲一笑:「看来是自己这些天太过
于一厢情愿了。」

  叶诗篇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心中不免有着一丝挫败感,她向着
桌上摆放的几张荣誉证书望了一眼,满满的荣誉却是让她提不起丝毫兴趣,叶诗
翩第一次采访钟致远的案例其实并不成功,有些突然也没按照预先的设定提问,
但因为钟致远对中医药大学的质疑言辞却是很快让吸引了各大媒体的眼球,相应
的,叶诗翩采访之时表现的大方美丽,处变不惊一时间也被人们注意到,不少人
直接给她冠了「山润最美主持」甚至乎「深海最美主持」的称号,然而对这些叶
诗翩却是有点意兴阑珊。

  突然,电话响起。

  「喂,叶诗翩,睡了吗?」

  「啊,还没有,领导,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这么晚打扰你确实不好意思,但确实有个事,新闻部的小李前几天出国做
采访了,新闻部这边暂时缺少拿得出手的主持记者,你明天应该没事我记得,就
决定安排你过去顶一下。」

  「噢噢,好的,」叶诗翩点了点头,对于这类突然加班倒是并不陌生:「那
领导,明天在哪儿,是采访什么人吗?」

  「公安厅,据说是熊厅长被双规了,目前公安厅由周书记牵头,你看能不能
问出点东西出来,不过他们这类人物,问不出来也没关系,反正去了就好,我们
这边会有写稿子的人。」

  「熊厅长?」叶诗翩突然变得有些语声颤抖:「是哪个熊厅长?」

  「好像叫熊天虎,怎么了?你认识?」

  叶诗翩缓缓放下手机,连最后的挂断都没有,整个人已然浑身冰凉,「熊厅
长被双规了!那个恶魔背后的权利崩塌了!」

  叶诗翩有些想哭,她的思绪不禁回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夜,派出所休息室里
的嘶喊与挣扎,男人的粗吼和淫笑,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绽放,叶诗翩渐渐捏紧
拳头。自那以后,熊安杰没有再骚扰过她,她已然恢复到了寻常的生活,可她依
旧无法容忍恶人的罪行,从小到大,她都不是一个会轻易服输的人,这一刻,她
将那位在青山湖畔抱住自己的男孩暂时放下,公道两个字迅速占据了她的脑海。

             *** *** ***

  分割线

             *** *** ***

  「啊~啊~啊!」熊安杰猛地从病床上惊醒过来,茫然的看着四周的动静,他
此刻身在医院,周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醒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熊安杰抬头一看,却是一位有着几分灵气
的美女小护士正向他走来,面上挂着微笑,似乎也在为他的醒来而高兴。

  「这里是?」

  「这里是市一医啊,外科住院部,我是您这一床的责任护士,我叫邱雯。」
熊安杰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被钟神秀一通折磨之后,身体机能竟然是毫发无损,
然而外伤却是多如牛毛,那天营救之后,虽然熊天虎被检察院带走双规,可自己
却还是被人道的送到了医院疗养,此刻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处境,只当是被
人从那女魔头里救了出来,不由得浑身放松许多,看着这位俏丽女护士的眼神不
免也有些变化:「护士,我这昏迷几天了啊?」

  「三天了。」邱雯如实的回应着,熟练的为他换下一瓶吊水,又说道:「如
果方便的话,您还是叫下家里人吧,负责送你过来的那伙人这两天一直没有露面,
也不知道还管不管你了。」

  「家人?」熊安杰暗自纳闷,掏出床头的手机立刻给老爹打了个电话,然而
那头却已经关机,再打老妈这边,依旧是无人应答。

  「怎么回事?」熊安杰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就在这时,病房门开,几名穿
着便衣的男士走了进来:「请问是熊安杰吗?」

  「……」

  虽然没有回应,但来人很快便已确认这位两米巨人的身份:「你好,我是深
海最高检检察官,现有人指控你涉嫌一起非法性侵案件,需要你配合我们接受调
查。」

  「什、什么?」熊安杰瞬间反应过来,然而身位官二代的他自然不会如此轻
易就范,当即大怒道:「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你们有证据
吗?」

  语无伦次的质疑在来人严肃的目光之下显得有些无力,检查员们没有继续和
他争辩,反而是转头问向了邱雯:「护士,请问他现在的情况可以出院吗?」

  「啊,」邱雯听着如此恶劣的案件,登时对熊安杰满是鄙夷,但出于职业操
守,依旧回答着:「这个得问医生,我带你们过去问问吧,就在那边。」

  熊安杰有些迷惘的看着领头人和护士走了出去,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丝寒意,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我是李青青。」

  「啊?青青姐,是马少要找我吗?」熊安杰仿佛听到了一丝希望。

  「马少让你放心,这桩案子我会安排律师对接,不过这几天你不要和家里联
系,熊英虎目前状况不是很好,一切得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熊安杰不是蠢人,一句话就能理解了他眼下的处境,回想起被那女魔头逼问
着老爹贪腐的证据资料的时候他就有感觉会发生什么,可他又不得不如实答复,
他虽然没杀过人,但他能依稀辨别出那位女魔头眼中的杀意,他不敢抗拒,也不
敢欺瞒,就这样,他亲手将自己那位高权重的老爹给拉下马来,而如今,自己也
是自身难保。

  「还有希望,」熊安杰看了看手机,眼中莫名的闪出一丝精光。

             *** *** ***

  分割线

             *** *** ***

  梁谦诚很快被检察院无罪释放,理由很简单,没有证据,经过确认,他房间
里的药物确实是麻醉类药物的实验品,而且,根本不会对人体有「上瘾」性反应,
而且,体育中心那天下午的电话时间,梁谦诚确实是在救护车上与众多工作人员
以及聂云在一起,也根本没有打过什么电话,所有的头绪顷刻间被扯断,「913
专案小组」的成员们一时间有些凌乱。

  「已经一个月了,」会议室里,老李点了根烟,面色有些严肃。

  「嗯,」岳彦昕轻轻点了点头,这次的体育中心搜捕与医院抓人都算得上是
失败,上头给她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在昨天,霍局已经与她讨论过案件的发展,
汤建忠、孙义军先后落网,这起以贪腐为源头的贩毒案件需要尽快收网:「局里
的意思,最后一个星期,找到毒狼,控制毒源。」

  「一个星期啊,」连一向任劳任怨的小伍都有些不能接受。

  「昕姐,我们这刚断了线索,这一个星期我们怎么去找啊?还是个危险人物,
就我们几个人,要是发现状况了调度也有些匆忙啊。」

  「尽力而为吧。」岳彦昕稍稍理了理思绪:「接下来的工作,我们需要加大
力度,除了李叔外,所有人24小时待命,我这边会继续回到深海,体育学院是离
三个目标人最近的职业,小伍负责一医院,盯紧梁谦诚,小张负责李经国,小廖
负责孙琅,除了紧盯以外,还要调查他们的生平过往,李叔这边负责后期统筹。」

  「是!」

  就在众人即将散会离开之时,小伍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岳姐,我好像想起
来什么?」

  「嗯?」众人转过身来,望着小伍有些不解。

  「是这样的,我前几天查近几年一医院在海关的记录,发现一位姓田的医生
有些可疑。」

  「什么问题?」仅仅一个问题,所有人都又回到原位,显然,这个线索有些
重要。

  「这个田、田宏医生,虽然名义上只是个骨科医生,但是却在医院采购部门
挂职,近几年虽然没有对外的出口记录,但是进口记录却是数额巨大,然而在去
年1月份的样子,连续两年,进口数额明显减少。」

  「田宏,好像就是那个与李经国达成医院和学校合作的院方代表,」小廖突
然也补充起来。

  「好像现在李经国将院校合作交给了女婿孙琅,他和孙琅都是直接对接人。」

  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家都是各部门挑选的优质人才,一个线索便可以迅速展
开。

  「医院、校方,这其中一定会牵涉到利益往来,无论他们三个谁是毒狼,那
只要挖掘出一个点,所有线索便都能连起来。」老李在旁分析着:「按照刑侦的
假设思维来看,我将田宏假设为医院里的制毒成员,通过对外进口原材料时额外
添加所需制毒品的原材料,然而在去年我们的案件破获时,渠道中止,他不敢再
继续冒险,于是停止了原材料的进口,这也是他们数额减少的原因,与此同时,
李经国假设为毒狼,他利用职权取得这批毒源,利用其它渠道将这笔毒源流出。」

  一直负责查询李经国的小张这会儿也站出来补充道:「的确,李经国作为院
长,每年有着几次出国考察的机会,这期间虽然有严格安检,但他完全有扩散渠
道,而且,作为副校长,他有着一定的人脉,汤建忠、孙义军的事不就证明了这
起毒源案件归根是贪腐问题,李经国是最有可能参与贿赂的那一个。」

  岳彦昕微微沉吟,几人的推测虽然有些缥缈,但却也是根据案情的合理预测,
然而她脑中却依稀觉得有些不对,可又说不出来问题出在了哪里,然而此刻需要
她做决断,容不得她浮想联翩:「好,那就顺着这条线索走,小廖小伍你们…」

  「小岳啊,」李叔突然打断了岳彦昕的安排:「我突然想着,既然我们大致
确定了目标,要不要做个局给他们?」

  「做个局?」岳彦昕忽然双眼一亮,是啊,这位李叔可是在刑侦岗位上摸爬
滚打了二十多年的人,在处理这类情况时的经验,明显是他们这群年轻人比不了
的。

  「我的计划是……」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