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三章、迷恋儿子的味道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就到了五月中旬,这些日子一到晚上我就给儿子
擦活络油,他后背上的淤青慢慢消失,但我还是习惯性的每天晚上给儿子涂抹着,
因为我发现自上次在他面前哭过后,他对我的态度有所缓解,只要一吃完饭,他
就去浴室洗澡,然后穿着球裤光着膀子趴在沙发上等我洗完碗筷出来,更令我欣
慰的是,儿子会主动和我说一些学校的事,这在之前从没有过的,我也趁着这个
机会,更多了去了解了儿子。

  了解之后我才发现,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把他扔在家里,让他无法得到母爱,
对他的伤害原来这么大,让我意识到自己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这天晚上,如往常一样,儿子光着膀子趴在沙发上,我从厨房收拾好来到客
厅给儿子涂抹活络油,看着儿子那日渐宽阔的后背和结实的腰,我的心里荡起幸
福的花漾。我的双手时而游走在儿子的淤青处,时而游走在儿子的肩膀上——这
个家伙,自从和我关系缓和之后,也爱对我提要求了,每次给他涂活络油的时候,
还要把我当按摩师用。

  就在我涂抹得正起劲的时候,儿子的手机从房间里传来声音。

  他双手撑起打算起来,但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趴下,转过头来对着我说:
「妈,你去帮我拿下电话,看是谁给我打来的」。

  我的双手离开他的后背,举起来示意了一下,说:「我这满手活络油,怎么
给你拿,你自己起来去拿」。

  儿子似乎有难言之隐,还是不肯起来,任由手机铃声响着,我拗不过他,只
得抽了两张纸巾随意擦了下去他房间拿了手机给他。原来是他朋友打来的,听着
他和电话那头说着一些有的没的,我的心里犯了嘀咕,为什么儿子不肯去自己拿
手机,仔细回想,每次给儿子涂完活络油后,他都要我先去洗澡,不然不肯起身,
而每次我洗完之后,他的房间门就关上了。

  不一会儿,儿子挂了电话,朝我说:「一个同学打来的,问我这礼拜天要不
要和他一起去玩」。

  我「嗯」了一声,然后双手继续在儿子的后背上工作,我的手指在儿子日渐
宽阔的背上,就像跳舞一样,乡下的夜很安静,客厅里就我和儿子两个人,所以
我能听到儿子偶尔发出舒服的「嗯嗯」声。

  一切涂抹完毕之后,我叫他起来,他依然不起来,我无奈的去厨房洗手,去
厨房的时候,我的心里嘀咕着,想到每次儿子都不愿在我的面前起身,哪怕刚刚
接电话也是这样,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在厨房到客厅的门边,
我停下脚步,打算看看儿子到底是干嘛不愿起身。

  沙发上,儿子听到我离去的脚步声,一个翻滚快速的站了起来,直到这时我
才明白儿子为何不愿当着我的面起身了,他的下身隆起了大大的帐篷,那宽松的
球裤被他顶得变了形,我的心里一惊,儿子长大了,现在正是出于萌动的年纪,
也许是因为我给他涂活络油的时候让他有了反应,心里嘀咕着现在儿子的伤已经
好了,以后不能给他涂了,免得他这么难受。就在我决定反身去洗手的时候,看
到儿子竟然蹲在沙发前,将脸埋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用力的闻着什么,持续了几
秒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还好我躲避及时,没被他发现。没错,儿子闻的就是刚
刚我坐过的地方。我再探出头,看到儿子用舌头舔了一下沙发,看嘴型,似乎咕
哝了几句「妈妈」然后站起来顶着他那大大的帐篷回到自己的房里去了。

  看完这一幕,我惊呆了。

  洗完手后我收了衣服去浴室快速的洗了澡,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空旷的床
上,我的思绪一片混乱,我不知道刚刚儿子的行为该怎么解读,也许他只是刚处
于性冲动的年纪,对母亲有几分好奇也是很正常的。可是,儿子那样的举动,明
显不是好奇可以解释的,他那隆起的帐篷,他还舔我坐过的沙发,只因那里有我
的温度或者气味,他那膨胀的帐篷,他到底想干嘛,那隆起的玩意就是他不愿被
我看到的,儿子好像没穿内裤——我在想什么呢,真是个下贱胚子,怎么净想这
些没用的玩意,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正确的引导儿子,让他有一个正确的性观
念,叫他找个女朋友?不行不行,他还这么小,我们的关系才刚刚好转,我舍不
得把他让给别人,再说了,从儿子那小帐篷来看,他的阳具应该很大很长,和他
年纪相当的小姑娘,肯定受不了的——「啪」,我用力的打了自己一耳光,感觉
自己真是下贱,竟然想到的全是这些,我真是个失败的母亲。——等等,如果根
据儿子刚刚的反应,那上次留在我内裤上的精液肯定是他的,天呐,他竟然对我
的内裤猥亵,还射了那么多的精液,再想到,我刚刚鬼使神差的拿的就是这条内
裤换洗的,此刻它就包裹着我圆润的屁股和秘密地带。

  一想到儿子曾经在这条内裤上射过浓浓的精液,此刻我却穿着它,我的心里
就感觉怪怪的,不是刚看到内裤上的那种恶心,就是怪怪的感觉,有担心,有恐
惧,也有企盼。慢慢的,我的全身上下就像被千万只蚂蚁爬着,我想要脱掉这条
内裤,这条被儿子射过精的内裤,当我的手放在裤头的时候,我怅然了,这是儿
子射过精的内裤,而我穿着它,那么,那么是不是我和儿子间接性的交融了,呸
呸呸,我怎么能这么想呢,只是一条内裤而已,也洗干净了。儿子还小,他不懂
事,这些行为可以理解的,儿子还小,可是他那里似乎并不小…

  我的脑袋里,就像有无数个小人在说话一样,你一言他一语相互争吵反驳着。

  一直到深夜两点,我依然无法理清思绪,一片混乱,没有丝毫睡衣。也不知
道儿子此刻在干嘛呢,他的下体每天都那么膨胀,他要怎么解决,如果他解决的
时候,心里会想着什么?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蕾丝的内裤上,下探
到三角地带的时候,我才惊讶的发现,内裤上早已被分泌物侵湿,我的手指在上
面感觉到黏黏的滑滑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流了这么多水,刚刚头绪混乱,全
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我真是坏母亲,想着儿子的事身体却这般下贱。

  手指隔着薄薄的内裤压在我湿透的蜜穴处,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渴望,是的,
此刻我的身心空乏,很想要一个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想要男人并不是
羞耻的事,可是,让我羞耻的是,我的脑海里想得竟然全是儿子,他的种种行为,
他那隆起的帐篷。最后,我不得不努力说服自己,我只是想想,他毕竟是我身上
掉下来的一块肉,十多年前他是我的一部分,所以我想着他是正常的。就这样,
在自我麻痹中我从抽屉里拿出前天选好洗干净的茄子,那弯弯的东西,儿子的肯
定比这个要好得多吧。

  我脱下身上的内裤,凑在脸上闻了闻,那上面全是我淫水的腥味,但我还是
努力闻着,想要闻到不一样的东西,在我的想象中,我闻到了一股弄浓烈的年轻
男人的味道,这是我儿子的味道,我幻想着儿子拿着我的内裤在那硕大的阳具上
套弄的时候,肯定也想着他的妈妈我,是的,肯定在想着我,如果真是这样,那
妈妈很开心的……

  持续了三四分钟的自渎行为后,我到达了高潮,这次不同以往,要比之前任
何一次自渎都舒畅,就在我即将泄身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一幅画面,就是我
被儿子抱着,他用力的冲击着我,一下一下的……

  泄身之后,快感消失,我回味着着愉快的时刻,但很快负罪感就替代了愉悦。
我真是个下贱的女人,也是个下贱的母亲,自渎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着儿子自渎。
我怎么成了这样的人,我何时成了这样的人。

  在愧疚感和负罪感缠绕着,我依然无法入睡,我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搜一搜,
想找到答案。我搜索母子,出来很多母亲的自述或者儿子的自述,有的人困扰,
有的人抗拒,有的人抗拒之后接受,反正什么样的都有,不得不说,天下之大,
无奇不有。这么一想,在比起那些强制性侵犯母亲的人来说,儿子只是对着我的
内裤自慰算不上多么罪大恶极。

  胡乱点击后,我进了一个叫「红颜秋去」的公众号,这名字倒起的很怪,里
面发的全是和我年纪相当的女人的照片,有的看上去特别丑,但是下面的点赞和
评论数却很多,还大赞「美,好看」之类的,真搞不懂现在的人什么审美,喜欢
熟女也就算了,还喜欢那么丑的,如果这都算好看,那我是不是算国色天香了。

  离开这个索然无味的「红颜秋去」公众号,我看了一些笑话视频,心情好了
很多,之前的负罪感逐渐消散。也许,母亲和儿子本来就存在着某种情愫,毕竟
儿子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这么想一想确实正常。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我看了墙上的挂钟心里嘀咕一句「不好」,
忘了早起给儿子煮早餐了。我赶忙穿好衣服走出去,看到儿子的房门打开,里面
早已收拾妥当,想来是儿子已经去了学校,再一想,儿子的房间门似乎就像他的
心,以前每次离开都要关上,不允许我进去,现在好像每次都会敞开。

  茶几上显眼的地方有儿子留下的便签纸,我拿起来一看,上面丑陋的写着:
「妈,我去上学了,早餐自己买来吃」。我嘀咕着,都初中生了,字还这么丑。
心里却泛起丝丝温馨,看来儿子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以前他从不会告诉我他要
去做什么,更何况留便签纸。

  我洗漱干净画上淡淡的妆,随便煮了点东西吃了后,百无聊赖便去刘大姐家
串门。她们家今天难得的凑齐了一桌麻将,我在旁边看了会儿,因为不懂所以觉
得百无聊赖的回到家里看电视。简单的吃了中饭后,我午睡了一小会儿,但很快
就醒来,觉得无事可做我去门前的菜地上锄草…

  这一整天下来,我都觉得心神不宁,直到见到儿子回来,我才明白我为何心
神不宁做什么都觉得无趣,我这才惊讶的发现,我竟然这么依恋儿子,想时刻看
到他,感受到他的存在。

  我们吃过晚饭后,按照惯例给他涂活络油,看着儿子的背影,我的手掌感受
到他身体的温度,心中泛起涟漪,我尽量克制自己快速涂完,在儿子还意犹未尽
之时,深吸一口气下定很大决心的说:「儿子,以后妈就不给你涂了,你看你都
好了」。

  儿子没说话,「哦」了一声。我起身去厨房洗手,心里有几分难受,我其实
也迫不得已才出此下次,看着儿子富有朝气的的身子,我的心里越发不能平静,
我害怕长此以往,儿子不仅更加沉迷于我的抚摸,而我也会更加迷恋儿子,而那
样只会害了他。

  从厨房出来,儿子已经不在沙发上了,他的房间门紧闭着,我想,此刻他或
许在难过或者不忿,但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要做一个好母亲,要为他考虑,在他
这个容易冲动的年纪,我要引导他不让他走歧路。

  第二天我的心有些许的落寞,想到早上儿子吃早餐的时候没有和我说话,就
像回到了当初,我心如刀绞,有点后悔昨天晚上和儿子说的那几句话。我想,给
儿子简单的抚摸背部,其实并不算多大的事,只要他乐意,我为他做任何事都可
以。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估计儿子又要对我冷淡一段时间了。

  一直到晚上六点,儿子才迟迟归来,在这之前我如坐毛毡盼着儿子回家。我
看他蹒跚着走进家门,衣服的扣子被撕扯开来,裤子上和衣服上全是泥土,很显
然,儿子又和人打架了。我怒火中烧的冲过去,问道:「你怎么又打架了,你能
不能让我省省心」。

  儿子头也不回的对我说:「不要你管,反正你也不想管我」。

  我气愤的说道:「我怎么不管你了,啊?」

  儿子抬起头看着我说:「让你给我涂活络油你都嫌麻烦,所以以后我的事你
不要管」。

  看着儿子那故作倔强的神情,我的心里一阵委屈,我知道,他是个不喜欢多
说话的孩子,在和我生闷气。我要去扯他脏兮兮的衣服,他想要躲开,但看到我
红着的眼圈,心生不忍,任我去扯。果不其然,儿子的后背有深深的乌青,我的
心里一下明白了,哽咽着说道:「你就那么想让妈给你涂活络油吗,还要特意去
和人打架」。

  儿子要往自己的房间走,被我拽着,他反驳着说到:「才,才没有呢,我是
看他们不爽,去揍他们的」。他的激动出卖了他,我的心里有气又喜,气的是儿
子竟然为了让我继续给他涂活络油,竟然傻兮兮的跑去跟人打架,喜的是,儿子
竟然这么在意我。

  我平复心情,说:「别多说了,你去洗个澡,乖乖躺着让妈给你涂活络油」。

  儿子说:「才不要,以后都不要你管」,但口气早已没有刚刚的强硬。

  我松开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任他去洗了澡吃完饭后已经是七点半,他回
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把我恨得牙痒痒,这股子要强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我,我走
过去,敲了敲门,说道:「刘向苏,你别得寸进尺啊,我说了给你涂活络油的。」

  里面没有回应,我威胁着说道:「不要我涂是吧,那我回房睡觉了」。

  房间里面传来儿子急促的声音:「哎,你直接进来吧妈,没反锁。」

  我打开房门,看到儿子赤裸着上身趴在床上玩着手机,他见我进来赶忙放下
手机对我说:「妈,你给涂活络油吧,全身好酸痛,不想去沙发上了,就在这里
帮我涂」。说着往里面挪了挪,示意我坐在床边。我走过去坐下,看着儿子背上
的淤青,因为洗了澡看起来更明显,心里一阵疼。我拿起床边的活络油,倒在手
上搓了几下,将双手轻轻敷在儿子的后背上,感受到儿子年轻身体散发的热气。

  我们又像前些天那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待我将所有的地方都涂抹后打
算起身去洗手,儿子难为情的说道:「妈,还有地方没涂到?」

  我问:「哪里」。

  儿子嘟囔着说:「屁股,我的屁股也很疼」。我焦急的坐下,拉起儿子球裤
腰头,果然里面有淤青,儿子显然没料到我这般举动,说实话我也没搞清楚自己
这番举动,但既然已经看了,只得硬着头皮说:「脱下来吧,妈给你涂一下活络
油,多大个人了,还不穿内裤」。

  儿子说:「什么,不好吧」。

  我假装生气的说:「那你刚刚还告诉我,有本事告诉妈,就把裤子脱了,再
说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小时候我哪里没看过,现在长大了还生疏了,
扭扭捏捏的」。不知道为什么,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许的企盼,但我
也不知道自己企盼这什么。

  儿子犹豫了一会儿,说:「好吧,那你回过头去,我把裤子脱了」。

  我笑着说:「好好好」,然后转过头去,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直到儿子告
诉我已经脱下裤子,我才转过头来,看着儿子屁股上的肌肉,我有几分恍惚,我
滴上活络油,怯怯的在他屁股上的淤青处涂抹着,轻揉着,引得儿子舒服的喘息
声。看着儿子的屁沟,顺着屁沟再往下,竟然看到了儿子的睾丸,显然儿子怕我
看到他的糗状,所以拖了裤子后用身子将自己的下体压住,但睾丸太大压不住,
所以露在了外面,睾丸四周已经有些许黑色的阴毛,看到这番情急,我感到口干
舌燥,咽了咽口水,又喜又失落,喜的是看到儿子这么健康的长大,失落的是,
儿子身上最重要的部分被他压着,无法看到。「我这是在想什么呢,怎么能觊觎
儿子」。我的心里想着,然后故作镇定的结束了这场涂抹。

  我叮嘱儿子尽快穿好裤子睡觉。儿子说:「妈,我习惯裸睡了,你要不在家,
我在家都裸走,妈你帮我把裤子拿出去明天洗了吧」。我拿起儿子扔在床尾的球
裤,逃离般的关上了儿子的房门。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刚刚竟然失落于无法看到儿子的肉棒,我怎么能这样—
—不不不,我只是想要做一个好妈妈,想多多了解儿子的身体状况,对儿子的身
体好奇,并非过错。

  看着手中儿子的球裤,我不由自主的捧着送到鼻子前,一股浓烈的腥味和年
轻男人的味道扑鼻而来,和我之前想象的差不多,我的心蠢蠢欲动,翻开裤子,
果然看到球裤的正前方有深深的湿痕。我知道,那是儿子,那是儿子膨胀的阳具
流淌出来的东西。我看着儿子关闭的房门,关上客厅的灯,然后做贼似的回到自
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闻着儿子球裤上精液的味道,我迷茫了。我的儿子,你为何要流
这么多精液,难道你也像妈妈想你一样,想着妈妈——我怎么成了这样下贱的女
人,他可是我儿子,我的血肉,我们是母子——儿子,妈妈好想你,想你那粗壮
的阳具,想你压在妈妈身上,想你…

  我的理智彻底被摧毁,用舌头轻轻舔着儿子流在秋裤上的精液,咸咸的,味
道并不是很好,但我喜欢,我佝偻着腰,手下探到自己的秘密地带,那里早在见
到儿子光屁股的时候就已经泛滥成灾。我为何如此淫荡,苍天啊,我究竟是个什
么样的妈妈,什么样的女人。

  我拿这儿子的球裤,用上面的精液擦拭着我那坚挺的肉球,也擦拭着乳头,
然后一路下探,手指顶着儿子球裤湿透的地方,隔着球裤摩擦着我那泛滥的区域。
我的脑海里显现出儿子的模样,我的淫水打湿了他的球裤,和他的精液混合在一
起,我的全身躁动起来,就像儿子已经在我的身体里一样,儿子,妈妈此刻在想
着你,很想很想,你呢,是不是也想着妈妈,啊——儿子………

           ———未完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