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同人续】出借女友 十一 借或不借

原文作者:iurl
同人作者:黑白人
2021/04/19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大家久等了,拖得还不算太久吧,(笑)。

*****************************************************************************************************************

天花板是灰色的,我竟然从未发现这一点。

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并不是那种故意做出失落的样子,乞求别人的安慰的人。就算从我辞职到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找过我。

电话没有响,因为我更换了号码,旧的已经丢进黄浦江了。

该还的信用卡都提前还掉,也没有房贷要还。我的生活,一下子从上海这个热闹的大都市中剥离出来了。

虽然有些消沉,但是我并不想寻死,只是现在什么也都不想做。存款虽然不多,还能支撑一阵子。没有了潇儿的生活,我一时无法适应,陷入了虚无的空洞。

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走过冰凉的地板,入冬了,我感到了寒冷。

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食物,我拿出一盒果汁喝了一口,已经酸了。

卫生间的镜子中,映出一个如同囚犯般鬍子拉碴的男人,眼窝深陷,如同重症病人一般。

潇儿呀。

嘴唇不受控制地呢喃,我的胸口如同用利刃搅动般疼痛。

眼前的世界颜色逐渐褪去,模糊。

可是有一样物件却让我散掉的瞳孔再次聚焦起来。

粉红色的,一条女士内裤,在洗衣机背面的缝隙中露出一角,上面点缀着草莓的图案。

我拿起来,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久到我还未把潇儿借给小宇当女朋友,我们一起在巴黎春天买的。

「喂,老公,我穿这个好不好看?」潇儿缩着脖子,害怕被人看到,悄悄地对我说。

耳边开始传来嗡嗡声,如同某种时间机器的引擎。

我的头一阵眩晕,脚下一软,几乎跌到。

这条内裤是第一次把潇儿借给小宇当女朋友之前买的,后来大概是因为小宇来了,某一次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掉在洗衣机后面,潇儿因为烦恼着小宇的关係,忘记了它。

如果能回到从前?

如果能回到从前。

我的胸口突然收紧,一时喘不过来气。

我捧起潇儿这条久远的内裤,捂在脸上用力地吸了口气。

虽然很淡,可是我依然能从霉菌的味道里,感觉到一丝潇儿的气息。

老公,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恍惚中,似乎潇儿站在我面前,满眼泪花,她在埋怨我。

是了,我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开始自艾自怨了。

潇儿并没有说要跟我分手,就算她要嫁给小宇,也只是暂时的。

想不到她怀了小宇的孩子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如此之大。

我不是一直幻想着她被别的男人玩弄吗?

怎么实际上却这么不堪一击。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岁末的寒风带来黄浦江的湿气。

我却燃烧起来。

肚子好饿,家里只有白米。

我用电饭煲煮上米饭,开始打扫卫生。

以前医院忙,家里都是潇儿在打扫。我一边擦着地板上的污渍,一边心里感慨做家务也是很辛苦的事。

把不用的垃圾全部装进袋子,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一件一件仔细放进洗衣机,吃了谁煮饭,我又把潇儿的不能机洗的衣服,全部手洗了,阳台的晾衣架已经挂满了,我就跑到楼下的公共晾衣区挂上。

中午时分,太阳出奇地暖和,肆虐了一上午的风消失地无影无蹤。我不想坐电梯,只穿着T恤短裤,从二十二楼跑上跑下十几次,全是都是汗水。

邻居大婶还称讚我能干。

说现在能这么爱做家务的男孩不多了。

呵呵,男孩呀。

很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我把汗透的衣服脱下来,一併塞进垃圾袋,想了想,把医院上班穿的正装也都丢掉,统统丢掉,然后花了一个小时,仔细地清洗了身体,刮了鬍子,换上一套大学时期的运动卫衣。然后拖把椅子坐在客厅,等候晾晒的衣物和床单慢慢变干。

「卫驰,卫驰!」

有人在呼唤我。

我揉揉眼睛,一张充满元气的俏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昨天的夜班累坏了吧,我已经把衣服都洗好了,你要是累了,今天就不去看电影了吧。」

女孩儿关心地看着我,鼻尖都要贴到我的脸上了。

我能闻到她说话时,嘴里香草一般的甜味。

「潇儿?」我坐起身,脖子却不敢动弹,看来是在椅子上睡着了,脖子落枕了。

我「哎呀」一声,捂着脖子,心里有些奇怪,隐隐感到哪里不对,我跟潇儿约了今天看电影吗?

「不要紧,我已经不困了。」我挣扎着,脖子却疼得让我直噝气。

「你快别用力掰,到床上躺下。」潇儿关切地扶着我,躺在新晾晒过的床单上。

「真好闻,是被太阳烤焦的蟎虫味道。」

「讨厌,好噁心。」潇儿皱着鼻子,长身给我去拿枕头。我给她一本正经地介绍床单上会有多少只蟎虫,然后被太阳晒过之后,都会被烤焦,这就是所谓床单上「太阳的味道」。

她穿着米色针织短裤,两条裸露的长腿肆意地沐浴着阳光,樱桃红的T恤下摆打个结,露出纤细的腰肢和酒窝儿般的小肚脐,整个人似乎都在挥动名为青春的翅膀。

「咦?」

「怎么?」

「潇儿你的肚脐眼儿真好看!」

「卫驰,放开我,你个色鬼!」潇儿娇笑着,做出反抗的样子。但也只是做做样子,因为我毫不费力地就能把她抱住,香软的身子紧紧地偎依着我。

我搂住潇儿的腰,在她肚脐上「啵」地亲了一口。

「痒死了,大色狼!」潇儿轻轻打了我一下。

「你的脖子不疼了?」

「疼呀,所以需要被治癒!」

我就势枕在她光滑的大腿上,脸对着潇儿的大腿根部。

针织短裤的裤腿很松,里面透出粉色带有草莓图案的小内裤边缘。

我嗅了嗅,一股女孩儿特有的体香令我沉醉。阳光,大床,少女的体香,这才是最治癒的。

「去去去,闻什么,大变态,人家一身臭汗都没洗,你到底是哪边脖子疼,是不是装的?」

潇儿把我的头扭过去,后脑勺对着她的肚子。

「轻点,轻点,要断了!」我大呼小叫起来。

「行了,再叫邻居就听见了!」潇儿笑道,戳破我拙劣的演技。

「潇儿。」我唤了一下,正在给我捏脖子的潇儿便应了一声。

我又叫了一次。

「潇儿。」

「嗯。」

「潇儿…」

「嗯~你干什么呀?无不无聊,複读机吗?」

「老婆~~。」

「嗯!」潇儿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声。

我翻过身,仰望着她。

潇儿脸红了,捂住了我的眼睛。

「不要从这个角度看,有双下巴。」

我枕着潇儿的大腿,感受到她的体温,处女的香氛包裹着我,整个人都放鬆下来了。

谢谢你,潇儿。

我一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

「你嘀咕什么?」潇儿的手指拂过我的嘴唇,摸了摸我的鼻子,柔声问道。

「我永远都要跟你在一起。」

时间在这一刻过得很慢很慢,似乎都停滞下来了。如果真的停下来就好了,或者就让我这么死去都可以。

如果有一天我要死去,只想死在潇儿的怀里。

潇儿的鼻息贴近我,在我耳边吹了吹气,世界在此刻镀上了梦幻般的金色。

「干什么说死呀?我一辈子都要缠着你,你休想甩下我!你休想在我前面死掉,我才不要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要死也是我先死。」

「不对,如果我先死了,你一定会再找别的女人。我临死之前要先阉了你!」

潇儿笑了起来,我也大笑出来。

潇儿一对挺拔饱满的乳房,也在我眼前轻轻地颤动,似乎也加入我们的玩笑之中。

我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就要窒息而死,潇儿把柔软的香唇印到了我唇上,给予我新的生命。

自从潇儿答应做我女朋友之后,我们至今没有更进一步。逛街的时候拉把手,偶尔蜻蜓点水般的接吻,已经让我沉醉不已。

如今潇儿主动地吻我,我便把整个世界都忘记了。

就让地球在此刻炸裂吧,我要留住这幸福的瞬间。

光透过来,潇儿的指缝鬆开,双手搂住我的头。我看到她明亮晶莹的眸子中,全是我的影子。

我欠身起来,靠在她的胸口。

充满弹性的乳肉紧紧贴着我的脸,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全部的潇儿都围绕在我周围。

我爱你,潇儿。

我的双手支持着身子,仰着头。

潇儿环臂把我搂在胸前,深情地吻着我,回应着我,我们谁也不想分开唇。

我偷偷睁开看,潇儿绝美的容颜近在咫尺。

她双目紧闭,脸颊潮红,情迷于我们的亲密之中。

我微微分开嘴唇,舌尖探出,点了点她滚烫的双唇。

潇儿紧闭的小嘴儿立刻张开,吐出一口热气儿,带着香草的清甜。

舌尖触碰的刹那,似乎激起了火花,电流令我的身上汗毛竖立。

潇儿的手臂颤抖着,更加用力地抱着我。

我转换姿势,翻过来把她放到在床上。

她的秀髮铺散在浅蓝色的格子床单上,阳光从窗户透过来,照在脸上,潇儿的皮肤泛起洁白的光,就像是从这光中诞生的天使。

我甚至感觉这个世界都配不上她。

夏日的微风拂动窗帘,远处的江面传来轮船的汽笛声。

女孩的身体软软地躺在床上,一双眸子如清泉,濛濛细雨中蕩起涟漪。

「潇儿,可不可以?」我深情地凝视着她,潇儿的眼中,也是热切的期盼。

潇儿的脸,映着T恤的颜色,像熟透了的樱桃。

「卫驰,你真的爱我吗?」

「我爱你,永远都爱你,李潇儿。」

「我知道了。」潇儿娇羞地望着我,双手勾住我的脖子。

「我也爱你,亲爱的,老公~。」潇儿拖着可爱的尾音撒起娇来。

那声音带有奇妙的迴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令我全身每一颗细胞都颤抖着共鸣。

我们接吻,拥抱,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她喘息着,娇嗔说道,「老公,窗帘~没拉上。」

「二十二楼,怕什么!」我一刻也不肯鬆手,不过心里隐隐有种被窥视的感觉,更加刺激。

潇儿的身体完全卸下了防卫,我都不知从哪里先下手是好。

我的左腿大腿处顶在潇儿两腿间,感觉到她两腿一紧一松地夹着,同时腰部微微往上顶。

当左手在她的右腿上滑动抚摸,潇儿的身体更加用力的紧贴着我,小嘴卖力地吮吸我的舌头。

她偷偷睁开看,被我的目光捉个正着,羞得又赶紧闭上了。

我用手摩挲她的大腿,轻轻挠动腿窝,潇儿求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老公~痒死了,别摸那里,啊~这里也不行,嗯~~~不行,啊,啊~~」

潇儿的身上似乎都变成了痒痒肉,摸到哪儿都是一声娇呼。

我们一直吻到两人都缺氧了,才依依不捨地分开嘴唇,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她的,唾液连成透明地丝线。

潇儿慌张地用手胡乱抹着,转而又捂着脸笑起了来,最后放弃似的鬆开手,一副英勇无畏地模样对我说。

「卫驰,我没洗澡,你真的不嫌弃?」

「怎么会嫌弃,我喜欢都来不及。」

潇儿耸起鼻子,堆起小小的皱纹,朝我吐舌头。

我放开她的肩膀,坐起身来。

「怎么?」潇儿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想看你自己脱衣服。」我竟然有些脸红。

潇儿垂下目光,不敢跟我对视,沉默了一下,鼓了鼓脸蛋儿,对我命令道:「去吧窗帘拉上!」

我虽然不想拉上窗帘,可是这是潇儿的第一次,不能让她太紧张。

房间的窗帘是并不厚,阳光把白底上绿色的树叶图案投影在房间里,我们似乎置身于森林之中,周围安静得连树丛中小兔子沙沙地脚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潇儿做起来,双手往颈后撩起秀髮,阴影中,一双眸子闪动星光。

她站在床边,面对着我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解开T恤衫的结,双手抓住下摆,慢慢往上拉起。

肚脐窝儿又一次完全展露出来,潇儿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两只淑乳包裹在半杯式的黑色CK乳罩里,中间V字开口的乳肉随着她手臂的摆动挤压变形最后展露出无可挑剔的乳沟。

匀称,圆润的肩膀,黄金分割的大小臂,连腋下零星的几根腋毛都恰到好处点缀着。

那身姿曲线优美地令我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每一个停顿,都堪比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是完整的维纳斯。

一团香气扑向我的脸,是那件带着体温的樱桃红T恤。

「今天穿的内衣都不是一套的,好丢脸。」潇儿又害羞地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细齿。

我已经无法发声,连呼吸都忘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潇儿的身体。

她把头扭过去,左手按在胸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解开纽扣,把短裤褪下去。

那滑嫩的双腿似乎没有任何摩擦力,任由短裤滑落到脚边。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草莓田地。粉红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着女孩儿私密的溪穀。

内裤上的图案是红灿灿的熟透了的草莓,就像在等待我採摘。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先脱上身,双手正从背后解开胸罩的时候,才发觉我还好好穿着衣服。

「不公平,你也脱光。」

我想是被电了一下似的,猛得跳起来,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全部的衣服,好歹我也是经常健身的,所以还看得过去,不过下身笔直向前挺立的阳具倒令我有些不好意思。

「你~~~你~~~~~,好不要脸~,怎么可以脱得这么快?辣眼睛!这是什么怪物~」

潇儿咬住下唇,憋了半天才出声。

「唉?难道你没有见过你前男友的?」我有些好奇,虽然说她没有破身,可是相处了两年了,竟然没有跟男朋友做过?

「我们那是纯洁的恋爱,谁像你这么色,真后悔没给他,让你捡了便宜。」

潇儿故意气我,做出懊悔的样子。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沸腾起来了,鼻孔呼出的都是热气,两步走上去。就是这种感觉,当我想像出,潇儿跟他前男友在一起,亲吻拥抱,就像跟我这样,那种画面令我格外的兴奋。

潇儿的肩头在我的手里颤抖着,她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却又倔强地睁开眼,不服输地仰起头,跟我对视。

那眼神清楚而又无辜,坚定而又深情,对我完全的信任。

「我準备好了。」她用略微颤抖的声音对我说。

我忍不住亲了亲她的睫毛,如同洋娃娃一样的大眼睛可爱地让人心碎,我的心已经变成一块果冻,随着她的呼吸颤动着。

「我永远都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保护你。」

潇儿的嘴唇动了一下,习惯性地抿成一条细线,慢慢扬起,脸颊上浮现一对酒窝儿。

「嗯」,她应了一声,然后解开胸罩的搭扣。

草丛中的小兔子跳将出来,瞪着红眼睛在看着我。

年轻的身体充满了朝气,一双水滴型的乳房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乳头骄傲地上扬,向我炫耀主人的身体。

我一时竟不捨得触碰。

潇儿眼中的清泉早已酿成美酒,醉意朦胧地把两手食指从腰侧勾住粉色草莓内裤,慢慢拉到膝盖处,然后扶着我的胸口,先抬起左脚,让内裤滑到右脚上,再轻轻踢起脚尖,内裤恰好落在我的脚面上。

我醉倒在床上,潇儿的肌肤滑嫩,如鲜嫩的蛋清一般吹弹可破,内里又包裹着火焰,随时準备喷薄而出。

两腿间不算茂密的丛林已经打湿了,晶莹的露水之间,几团珍珠一样洁白的黏液隐约浮现。

潇儿虽说因为生理原因,一直有些性冷淡,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身体异常地兴奋。

我慢慢逗引她,舔弄她的乳头,腋窝儿,耳后,潇儿酥麻地发出销魂地呻吟,那娇嫩的乳头高高地探起头,连下身粉嫩的花瓣也略微张开了缝隙。

那时的潇儿,是纯洁无暇的,是完美无缺的。

「嗯~~,疼~~~」潇儿皱了皱眉。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糟了,没有那个!」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安全套呀!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潇儿皱起眉来,似乎她的热情在慢慢冷却。

这个还是真是我的疏忽了,因为潇儿一直不同意更进一步,所以我倒也没心急,并不会随身携带。

况且我知道她有不孕症。

可是,现在我们是在潇儿家,我怎办呢?

「要不,去你妈房里找找,说不定会有存货。」

「去死,那怎么行。」潇儿撅起嘴。

眼看着怎么都不行,我这已经是箭在弦上了。

猛得一股热血涌上来,我吻住潇儿的嘴,就压了下去。

「啊~~,唔唔~」潇儿叫了一声,嘴巴被我堵住了。

我进入了潇儿的体内。

我们完全结合在一起了。

我心里有些歉意,毕竟是我不顾潇儿的反对,半强迫地佔有了她的清白。

眼前的潇儿渐渐模糊起来,似乎是要离我而去。

「潇儿,潇儿!」我慌张地呼喊。

「噗嗤」一声轻笑,令我感到疑惑。

这声音不是潇儿的,潇儿的脸模糊起来了,只余下涂着性感唇膏的朱唇。

然而这吻也不是潇儿的,这香气,统统都不对。

我猛得睁开眼,眼前一直俏手机灵地逃走。

「是你?」

站起身,回过头,身后立着一位俏生生的女子,背着手,很大方地朝着我笑。

刚刚竟然是她用手指当做嘴唇,戏弄睡梦中的我。

「你是柳~青青?」

对呀,柳青青点了点头,跟我说是潇儿给她钥匙的,让我来看看我,还说潇儿很担心我。

我竟然在冷风里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这会儿开始鼻塞了,大约是感冒了。正当我想要进卧室拿衣服,柳青青把衣服递给我,原来她已经把晾乾的衣服收拾起来,整整齐齐叠放在沙发上。

我有些尴尬,刚刚做了有关潇儿的春梦,与其说是梦,倒不如说是无意识地回忆,因为那时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穿好衣服,我感觉好点,依旧不知道说什么。

「你还挺能干的嘛,怎么今天洗衣服了?我还以为你会颓废不已呢,毕竟玩失蹤这么久了,我还想说不会投江了吧?」

「靠,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做那种事,再说谁会因为女人投江呀,女儿也不可能因为男人去跳的,都什么年月了。」

不觉间,我似乎被带到了柳青青的对话节奏里。

「我就投过,为了一个男人,还好被救下来了。」她若无其事地说。

这话我是接不下去,又不知道该干嘛,準备去收拾卧室。

谁料经过柳青青的身边时,她竟然一把抓住我的手。

不同于潇儿的手,柳青青的手更坚定,也更大胆一些,握着我的左手,竟然让我有些脸红。

我回头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青青的脸上出现哀怨的神情,她原本就是很漂亮,这么一来,更加楚楚动人。

「其实我是偷偷拿了钥匙跑来的。」

「我知道你和潇儿之间的事,虽然潇儿是我的好朋友,可不管这么说,你都太可怜了。」

柳青青这样一个知性的美女,给人的印象是很冷的,竟然这么主动地安慰我,原来是触动她的伤心事。

我一时不知应不应该放开手。

「现在潇儿怀了你好朋友的孩子,又不肯堕胎,要不你就得养别人的孩子,要不你就得把潇儿让给别人,真叫人心疼,明明你那么温柔。」

现在的气氛真是尴尬又暧昧。

潇儿的闺蜜,拉着我的手,因为潇儿出轨的事儿安慰我?

她想做什么?

柳青青的眼睛格外的吸引人。

她的声音别样的温柔。

自从那天潇儿跟我说明之后,我的世界就开始崩落了。

我在酒吧邂逅了潇儿的妈,还跟她睡了。

然后呢,又被我未来的大姨姐,馨儿捉姦在床。

妹妹出轨怀孕了,妹夫买醉睡了她亲妈。

馨儿就差没当场杀了我。

第二天她单独约我出来,跟我讲了她们一家子的事。

明月从来没结过婚,一直恋爱呀,恋爱呀,就有了两个女儿。但是现在馨儿和潇儿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

母女三人,潇儿和明月的性格最像,馨儿一直希望妹妹像自己一样找个安稳的男人结婚,不要像妈妈一样,如今却搞成这样。

「跟潇儿分手吧,卫驰。」馨儿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

「我们这样单亲家庭的孩子,都很敏感,也容易犯错,潇儿虽然喜欢你多一些,但是她更嚮往小宇家那完整的气氛。」

完整的家,这几个字如尖刀狠狠刺痛了我的心。

是呀,我连单亲都没有呢。

「别看潇儿那么软弱,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坚持的,很久以前,她就曾跟我说,如果她有了孩子,无论怎么样,也会把孩子生下来,还说很感谢妈妈,就是因为妈妈坚持,我和她才能来到这个世上。」

如果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我想像着潇儿说出这句话的样子,眼里闪动着光芒。

「我知道这么说很伤人,可是你现在跟我们的妈都那个了,以后怎么面对潇儿,你们俩在一起的话,我们该如何相处?」

「我知道不能完全责怪你,妈妈也是个恋爱脑。不过,还请你以后,不要再跟我们家来往吧!」

馨儿的话,如同一柄大锤,每个字都捶在我的胸口,把我的心砸了个粉碎。

这些天,我假装自己很麻木,可是被柳青青这么一说,我倔强地筑起的堤坝瞬间崩溃了。

我止不住泪水,只好别过头去,任由眼泪倾泻而出。

太丢人了,当着一个才见面的女人,哭成这般模样。

柳青青的眼睛也红了,跟我一起落泪,她身上有一种令人很着迷的气质,似乎我的伤痛她都能感同身受。

让人没有防备。

柳青青抱住了我,香甜的嘴唇吻住了我。

这是上天给我历尽磨难之后的奖励吗?可是不应该是潇儿回到我身边么?

虽然青青的身子很热,腰肢很软,可是我还是连连后退,拉开了距离。

不要这样。

「我就那么不如潇儿吗?」青青失落地看着我。

「我~~」

「潇儿那么对不起你,可你还是那么留恋?」

「别说了,潇儿没有对不起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发洩似的,一股脑儿把事情全说出来。

太压抑了,一开了头,我就止不住了,把所有的事情都吐露给眼前的青青。

自暴自弃的。

从一开始出借潇儿,到最后睡了明月。

说完之后,我感到筋疲力尽。

青青歎了口气,「哎,谁对不起谁,先不说,眼前已经无可挽回了,你为什么还那么恋着她?你打算一辈子抱着回忆过吗?」

「我只想潇儿幸福,如果像她姐姐说的那样,潇儿想要孩子,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嚮往小宇一家温馨的气氛,那我可以放手,就算不能在她身边,我也会默默守护她一辈子的。我们说好了的。」

我把沙发上的衣物整理了下,对青青说,「如果潇儿不愿意见我,那么我已经把她的衣服都洗乾净了,请麻烦你帮我带给她。」

说完这些,我抬头看了看青青,她竟然笑了。

一边抹眼泪一边笑。

她的身后是卧室,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泪光闪闪的脸上,笑颜如花。

原来这才是上天给我的奖励。

潇儿跟青青一起来了,躲在房间里呢。

青青走了,拿走了潇儿的手机,说是帮我们拦住小宇。

她们俩给小宇留下一封信,就离家出走了。

潇儿还是担心我。

潇儿还是想念我。

离开这些日子,她总是做噩梦。

梦见我伤心地死去了。

我看着我的潇儿,两个月不见,她有些变化。

虽然穿着驼色的毛衣,搭配宽鬆的灰色毛呢长裙,可是仍然可以看出她隆起的小腹,和明显增大的胸部。

脸上肉了一些,可是也憔悴了。

我以为是担心我,哪知道其实也有部分跟小宇纵欲过度的原因。

「老公,你真的準备不要我了呀?」潇儿头靠在我的肩膀,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你不是準备和小宇结婚吗?」

「我突然怀上了她的孩子,心里很乱,怕你不要我。」

「怕我?所以你就先甩了我。」

「人家是说的合约婚姻,你不是喜欢把我借出去吗?」

我有些脸红。

「这个嘛,不能同一而论,谁想到你能怀上小宇的孩子?」

「我也没想到,就这么突然。」

突然,我苦笑一下,你都跟小宇做了多少次了,要不是体质原因,早就怀了好不好。

可是看着潇儿的俏脸,我完全无法责备。

「你对我跟你妈妈的事儿,不介意?」我小心翼翼地说。

「还说呢!」潇儿做起来,狠狠捶了我一下。「你干的好事,我姐现在恨死你了,跟我说绝对不准跟你好,否则不要我这个妹妹了。」

原来馨儿已经跟潇儿说过了,看来是铁了心要拆散我们。

「不过,你别介意哈,原本我还觉得很对不起你,这下,我觉得咱俩差不多扯平了。」

这?扯平了,是了,潇儿给我生个野种,我睡了她妈,这也算是扯平了吧。

我苦笑一下,「听起来我们俩都不正常。」

「对啊,都是你把我也传染成了一个变态。」

「会有很多阻力的。」我看着潇儿的脸。

「没关係,我认定的事,绝对不会改变的,这辈子我就要跟你在一起。」

想不到潇儿的心这么爱我,我竟然怀疑她。

把潇儿搂在怀里,我摸着她的头髮,无声地吻了吻她的头。

「其实,我原本以为你变心了,跟小宇了,我打算追你妈妈,倒是好做你们的爸爸!」

我逗她说。

潇儿瞪着我,眼里全是杀气,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你再说一个试试?」

「饶命饶命,老婆大人,不敢了!」

人生真是一场奇妙的旅行,我没想到,潇儿就这么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老公,其实我真的有点动心了。」

我问她多大,她说有指甲盖那么大。

「一点也不准动。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宝宝的。」我正色说道。

潇儿沉默了一会儿,担心地望着我问道。

「你真的能够原谅我?」

我点了点头。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怕你看到我的身体,又会想起来,会厌恶我。」

我吻了吻潇儿的嘴唇,安慰她说不会的。

这下子潇儿又哭了起来,她哭着跟我说,不知怎么地,等回过神来,她就已经沉溺在小宇带给她的欲望中,身子和心都髒了,连女人最珍贵的子宫也被玷污了。

我安慰她说,不要这么想,这个孩子首先是潇儿的孩子,我会一样爱他的。

「老公,要我,如果你不嫌弃的话,现在就要我。」潇儿的嘴唇寻求着我。

我扶着潇儿来到床上,她十分渴望我。

从前的潇儿可不是这样的,是孕激素刺激了她吗?

把房间的空调开到最大,让屋子里暖和。

当我脱下潇儿的毛衣,她的衬衣和乳罩竟然湿了,被奶水浸湿了。

「潇儿,你的奶水好旺呀!」

「我的胸现在很难看,你会嫌弃的。」潇儿捂着脸说。

「不会的。」

我安慰着,同时解开胸罩,眼前出现一对硕大而又陌生的奶子。

原本饱满得如一颗大水珠的形状,充满了弹性,捏在手里弹弹滑滑,特别舒服,浅褐色的小乳头兴奋起来像一颗熟透了的树莓,红彤彤,翘挺挺。

如今的乳房由于涨奶的关係,增大了将近一个罩杯,由于里面充盈了奶水,显得软绵绵的,刚有一点下垂的趋势。乳头高挺着,变长了许多,颜色也是深褐色,乳晕扩大了,上面凸起细小的颗粒。

脱下潇儿的裙子,里面是黑丝袜一般的打底裤。

我慢慢地脱下潇儿的衣服,梦境的碎片还飘蕩在周围,眼前是另一个潇儿。

挺着六个月的孕肚,抬起双腿,任由我脱下打底裤。

潇儿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块。我有些意外。

潇儿撇撇嘴,羞臊地说:「最近肚子越来越大了,有时候会漏一点尿。」

太美了,我的潇儿,像是天使一样的潇儿,如今竟然因为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而漏尿。

阳具从未这么坚挺过。

我凑上去,不等潇儿反抗,就吸住了她的裆部。

「唔唔~~~老公,不可以,没洗过的,有味道的!」

可是潇儿哪里能够反抗过我。

一股女人的味道扑面而来,不是少女的清香,是略带一股海盐味的熟女的味道。

我拉下她的内裤,黑色的蕾丝内裤早已浸透了,我只是吸了两下,潇儿的下身便滑滑地淌下黏液。

原本以为我会看到变黑的阴部,可是潇儿的下身只是稍微深了一些,依旧很紧致,只不过大阴唇有些肿胀,往外翻着,小阴唇倒是紧闭着。

一道亮晶晶淫液还黏连在脱下的内裤上。

我的脑海里,迴圈播放着一个声音,这是我的潇儿,怀上别人的孩子后,变成一副淫蕩的模样。

潇儿看着我,目光闪动,似乎在担心。

我低头含住她的阴唇,仔细地吮吸,把淫水和一些分泌物尽数吞下。

抚摸着她的肚子,我深情地告诉她我是多么地爱她。

潇儿脱光了衣物,跪在床上,给我口交。

我站立着享受潇儿舌头美妙的服务,那嫺熟的舌技,早已不是原来生涩的样子,可是她脸上还是挂着当初一样的羞涩。

那种反差,简直快让我射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潇儿让我转过身,我不明白,却依旧听从她的示意。

一根滑腻冰凉的软物,沿着卵蛋,滑过腹股沟,最后抵在了我的菊花上。

这是?

哦~,我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太舒服了。

潇儿的舌头打成一个卷儿,灵巧地如同一根小指,缓缓地钻进我的屁眼里。

「嗯~~~啊~~~,哦~~~」

我一个大男人,竟然发出如此的声音,实在是太丢脸了。

可是每一次潇儿的舌头往里钻的时候,我都舒服得忍不住发出女人般的声音。

原来这么爽,相比小宇每天都能享受吧!

天哪,我想像着潇儿给小宇毒龙的样子,肉棒涨得简直要爆了!

还能更深入!

潇儿的舌头超乎想像地往里钻,我感到她的嘴巴已经张大到极限,舌头卷起来,绷直了,开始进进出出地操弄。

我的天,潇儿的舌头在操我的屁眼儿!

这种刺激令我浑身汗毛直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股电流从尾椎沿着脊柱上下窜动,我几乎要发出尖叫了。

「砰砰砰!」竟然有人在这时敲门,还是很急的样子,并且不依不挠。

我和潇儿胡乱地穿好衣服,略略整理了下头髮,不满地拉开门。

「青青?」

门外的柳青青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

「你朋友,小宇,在~楼下~。」

小宇来了?可是青青为什么这么着急?

「我在路上拦住他的,他打给潇儿,我接的。」青青扬了扬潇儿的手机。

原来青青怕小宇赶过来,所以拿了潇儿的手机準备拦着他,还正好碰上了,她三言两语就把小宇忽悠到附近的酒吧去了。

原本两人喝着正酣,谁料小宇接到宇爸的电话后瞬间脸色煞白。

「你怎么了?」

「完了,我妈来了,还有一个小时就下飞机了?」

「你妈来了怎么了?」青青端起啤酒杯喝了一大口。

「我前几天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峰哥潇儿怀孕了,结果让我妈知道了,她要来上海照顾未来的儿媳妇!」

话音未落,青青一口酒尽数喷在柜檯另一边的塔克拉玛干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塔克拉玛干,我们有急事,先走了!账记在卫驰头上!」

青青拉着小宇风一般沖出酒吧。

我感到头好痛,上下两个头都痛。

我就说,老天不可能让我消停的。

下面还憋着呢,又来这个事儿。

楼下,小宇都要给我们磕头了,我歎了口气扶起他。

「上去说吧。」

跟潇儿对视了一样,她也眉头紧蹙。

我是医生,知道宇妈的病情,如果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卫哥,我对不起你,不过,为了我妈,你和潇儿一定得再帮我一次。」

小宇又跪下来。

「别跪,起来说,不然没得谈。」

我看看表,望向青青,「航班还有多久降落?」

「估计还有十多分钟吧,我们现在去机场的话还来得及。」

潇儿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抚摸着肚子,她感觉到我的目光,朝我笑了笑,

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你决定吧。

她跟我做口型。

怎么又是我,为什么又要到做这种决定的时刻。

我的裤子里,那根阳具还是邦邦硬的呢!

要不要再次把潇儿借给小宇呢?

(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