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第二章  布局
「牧之,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我爸昨天晚上会问我要你的手机号呢?」食堂
三楼的办公室里,谢筝边吃着饭边两眼放光的看着齐牧之,感觉自己男友简直
是诸葛再世。

「科级干部我再玩不转,我tm上辈子白活了。」齐牧之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却
笑着问道:「那叔叔反应是什么呢?」

「哦哦,我爸嘀咕了好久,甚至还让我妈估计了一下那袋子护肤品的价格。牧
之你也真是的,送我那么贵的东西干嘛,那么一袋子都两三万了,还被我妈收
走大半。不过我爸真的问我要了你的手机号,还好你提前让我写了小纸条,我
爸拿到小纸条时还特意问了我手机中没有你的号码吗?」少女在心上人面前把
父亲卖的一乾二净,然后开心的说道:「我爸还夸你了呢!说你后生可畏,说
你是天才!牧之你真厉害!」

「不愧是能做到县委书记的人!」齐牧之听到谢筝转述的细节后也略微一惊,
用指节敲了敲桌面后对谢筝说道:「今天週四,鸭鸭,你回家后问问你爸明天
晚上在不在家?也不用说我要去。」

「嗯嗯,好。」谢筝也不傻,又知道齐牧之一直很厉害,边上学边做生意,他
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也没多问。两人吃完饭后又在办公室内温存了一会,谢筝
怀着乱撞的少女心回到了教室上晚自习,齐牧之留在办公室内开始打起电话
来。

「喂,刘姐,给我準备三十万现金,从二号帐本上走。嗯,暂时不用标。我明
天要,晚上去拿也行。我操,你tm让三舅给我滚下来。大白天的干什么玩
意!」齐牧之打着打着脸色难看起来,暗暗骂了一声。齐牧之听着刘佳莹的说
话有些喘便觉得不对劲,直到听到男人的哼哧声便明白了他们再做什么,不由
一阵火气。

刘姐大名刘佳莹,是他混凝土厂的财务。齐牧之三年前创业时只想着找个会算
帐嘴巴紧的会计,却没想到通达县这种小地方居然也有明珠暗藏的人才。刘佳
莹是魔都财大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进了一家大型国企当财务。天生丽质的她
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被老总看上,经历一番威逼利诱后当了老总的小三。谁料后
来走漏了风声,被老总原配老婆上门捉姦,在公司被当众淩辱,心灰意冷之下
便辞职回了通达老家,正好遇到了齐牧之招兵买马,觉得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创
业有趣,便投奔了齐牧之的小搅拌站。刘姐不仅算帐造账是一把好手,更难得
是心思七窍玲珑,为人机敏,口风严实忠心耿耿。齐牧之搅拌站的生意明面上
是由他三表舅代管,可实际里一直是名为财务的刘佳莹运营管理着。在齐牧之
心中,刘佳莹的重量比他那好高骛远游手好闲花花公子般的三表舅强多了。

他的三表舅叫崔放天,人虽然没啥能力,但是有着一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
皮囊,三十多岁的人了相貌身材精神跟二十多的小伙子一样,更有一副善于哄
的女人开心的好嘴皮子,娶了个不顾父母反对硬要跟着他回到通达老家的白富
美不说,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到处招摇。然而让齐牧之蛋疼的是,他目前手
下唯一能称得上人才的大将刘佳莹不知何时被自己那浪蕩的三舅拿下了,对他
还挺情根深种。要不是有一层亲戚关係在,再加上齐牧之知晓他这三舅确实是
扶不上墙的烂泥,否则真挺担心自己的基业不保。

「哈哈哈,牧之你听出来了,找我有啥事呢!」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从手机
中传出,正是齐牧之的三表舅崔放天。齐牧之更加恼火起来,可先不说崔放天
是他长辈——即使这个长辈没长辈样,再说了就算是老闆,也管不着人家男欢
女爱呀。

「你tm就大白天的没羞没躁吧,看我不给三舅妈告状。交通局那老东西再要钱
就别给了,他蹦跶不了几天了!」齐牧之交代完后就挂断了电话。也难怪他那
么生气,他三表舅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不仅娶了个缺心眼的白富美,还夜夜
笙歌,自己一个重生者,到现在都还没开过荤,刚刚又被刺激到,能不郁闷
吗?

齐牧之挂了电话便往教学楼走,高考就快到了,打算考个名校弥补前世遗憾的
他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吊儿郎当了。不知是否是重生后的金手指,他觉得自己的
记忆力比上一世强了许多,高中的课本看几遍便牢牢的记住,即使边做生意边
上学,他的成绩在通达一中也一直稳定在年纪前十,基本可以稳上国内最好的
两所学府——燕大和水木大学了。

他刚晃悠到教学楼下,手机又响了,来电人正是他的三表舅。他皱着眉头走到
僻静无人的角落,刚接通就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了表舅,你是想还直播给我
听你们的活春宫吗?」

然而崔放天并没有理会他好外甥的打趣,焦急的说道:「牧之,不好了。吕梁
路项目的混凝土车又被刁老黑拦着不让进了!刁老黑这次用自己的罐车堵住了项目
部的大门口,不让咱们的车进去,这都好几个小时了,第一辆车里的混凝土估
计都快不行了。」

齐牧之听的眉头再次紧蹙起来。凭藉着母亲的关係与威望,他已经拿下了通达
县所有的混凝土份额。然而重生一世的他的胃口岂是一个小小的通达县便能满
足的,今年开始他便开始往外扩张,进军通州市的混凝土市场。吕梁路专案是
省道工程,对混凝土的需求极大,也是他的宇通混凝土厂进军通州市区的先登桥头
堡,无论从利润方面还是从市场份额方面来说都极为重要。

而刁老黑便是他的死对头,通州市区最大的混凝土搅拌站老闆。卧榻之侧,岂
容他人酣睡!齐牧之走上层路线拿下了吕梁路项目的混凝土份额后刁老黑便一
直找他的麻烦,光拦他的罐车都拦了几次,然而这次直接堵住项目部的大门是
齐牧之想不到的。

齐牧之还在沉思的时候,崔放天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今天吕梁路专案部可
是要了240方混凝土,现在都已经发了快两百方出去了,这要是被刁老黑拦着
不让进那混凝土都得糟蹋,这可是七八万块钱啊。他不由的催了起来:「喂,
喂,牧之,你在听吗?现在怎么办?」

「让罐车都回来吧。」齐牧之沉吟了一会斩钉截铁的下了命令,结果崔放天急
了,他印象中一直心高气傲眼里容不得一滴沙子的大外甥怎么就这么算了。他
回道:「不是,牧之,要不你再和专案部的领导联繫一下,这混凝土都已经发
了出去,现在回来只能白白扔了啊!」

「让罐车都回来吧!」齐牧之又重複了一遍,这次语气中的力度更加坚决。他
摇了摇头,暗歎自己的三表舅确实没什么脑子,要是刘佳莹就不会问这个问
题。他放缓了声音,像是在解释一样:「别到时候罐车都回不来了。」

「嘟嘟嘟…….」崔放天听着手机中的回声愣住了神,他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可想到万一真的如齐牧之所说的那般,刁老黑胆大包天到让他们的罐车都回不
来,那损失就太大了。他连忙打电话给车队队长安排了一番后悻悻的躺回床
上,看着云雨过后慵懒无比的刘佳莹悻悻的说道:「你说小牧之怎么想的,这
可是两百多方混凝土,说扔就扔了。明明给专案经理打个电话的事嘛。」

「所以这就是他十几岁就是老闆,你是他舅舅却只能给他打工的原因。」刘佳
莹半眯着眼像仍在回味高潮的余韵,说话却毫不客气,「你动你那猪脑子想
想,专案部要不点头,刁老三敢堵专案部的大门!」

「卧槽!还真是这样嗷!可是这专案牧之和大姐不是已经打通了关係了吗!」
崔放天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满是腿毛的大腿,仍然有些不解。他这几年仗着
齐母的关係网在通达县横着走,从来没有人敢给齐牧之的混凝土厂下绊子,压
根想不到有人敢阴奉阳违上面的指令。

刘佳莹暗暗歎了口气,也懒得再给一根筋的崔放天解释了,把他拉躺下来,笑
着说:「好了,你想那么多干嘛?让牧之决定就好。再说了,两百多方的混凝
土,七八万的东西,牧之会放在眼里吗?」

「嗨,你说的也是。让牧之头疼去好了。我只管冲锋陷阵。」单执行绪的崔放
天转眼就把这烦恼抛之脑后,对着妩媚动人的刘佳莹嘿嘿淫笑道:「现在,我
要继续冲锋陷阵某个喂不饱的小骚货了!」

「哎呀,你是发情的公狗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哎哟,你慢点,要死啦,你
不知道你那驴玩意多大吗?」赤裸的女人突然又被袭击,笑駡着和光屁股的男
人打情骂俏起来,不一会混凝土厂经理室中又满室皆春,不断传出女人满足的
呻吟和男人野兽般的喘息……..

齐牧之刷完一套数学模拟卷后收拾收拾书包离开了教室。早就打点好了班主任
的他有着其他学生羡慕无比难以想像的自由。他在回家的路上一直盘算着吕梁
路项目的事情。正如刘佳莹所说的一般,七八万的混凝土确实不入他的眼,更
何况这还是销售价,损失的成本更低。但是一来他受不了这个气,二来此次刁
老黑明目张胆的堵项目部的大门,意味着吕梁路专案混凝土的份额已经很危险
了,他必须要儘快解决。

然而他烦恼的不是如何解决这件事,而是选择困难症跟着一起重生的他不知道
选哪个法子去解决。别人只知晓他妈是通达县首富,齐牧之这个亲儿子才知道
本就能力出众的齐母这一世在自己这个重生者的帮助下如今走了多远。但是这
件事太小了,小到他都没法跟齐母开口,更别说叨扰自己刚认的乾爹——通州
市市委书记刘思远了。

明明一件小事齐牧之越想越烦躁起来,稚气的脸蛋愈发暴戾恣睢。他其实清楚
自己重生后心态与上一世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但是他并没有刻意去修心养
性,反而任由这种心态发展。毕竟是重生者嘛,心态就算龙傲天些又如何?他
冷笑了起来,既然不知道选什么法子解决吕梁路专案这件事,那就直接解决刁
老黑好了。前世都不会把这种混混小瘪三放在眼里,重生了后怎么还畏手畏脚
的了?

齐牧之拿起电话又拨给了刘佳莹:「喂,刘姐,给我準备…….卧槽,你们tmd
还在干?牲口吧?不是…..算了,我等着……..这尼玛叫的能再大声点……..
喂喂,刘姐,tmd不会被干昏过去了吧?要不我过会再打?喂,刘姐,你缓过
来了?那我现在说你能记住吗?行,那再给我準备五十万现金和通达县城的一
套房子,不不不,你重新买,就普通三居室的房子就行,包括买房的钱都从我
个人的帐本走。嗯,我明天先拿那三十万。」

「TMD,老子的老闆形象!操!」挂了电话齐牧之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起来,真被
三表舅搞的无语至极。他沉吟了一会,终究还是没有拨通母亲的电话。

週五上午齐牧之如同正常的学生一般认真的上完了半天课,中午便溜到了他的
混凝土厂里。刘佳莹已经準备好了三十万的现金等着他来取。齐牧之边往书包
里装钱,边瞅着刘佳莹,不由又发出感慨了很多遍的心声:好白菜被猪拱了。

刘佳莹今年也不过刚刚三十岁,能让大型国企一把手忍不住吃窝边草的她相貌
可谓格外靓丽,一张鹅蛋脸,五官深邃立体,眼神中散发着精明和干练,身材
丰满诱人,和三年前刚遇到她时灰头土脸的样子截然不同,如今得到爱情与性
爱滋润的她如同诱人的水蜜桃,浑身上下充满了妩媚少妇的风情。

额,尤其是胸,这至少是ECUP了,妈的,三表舅真是傻人有傻福啊!齐牧之盯
着刘佳莹胸前的高耸乳峰都看呆了眼,钱都装完了还伸手捞空气。敏感的刘佳
莹怎么会留意不到小东家那放肆的眼神,然而她也不以为意,还笑嘻嘻的反问
齐牧之:「好看吗?看够了吗?我的小老闆!」

饶是齐牧之心理无比成熟这被抓个正着还是羞红了脸,但嘴上不输阵的他却强
装没事人说道:「嗯,不错,挺大的。」话还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记摸头杀,
刘佳莹在羞红脸可爱的大男孩头上揉了一阵,心中却涌起把这个少年老成多智
近乎妖的小老闆按在自己高耸的乳房间蹂躏的冲动,看看这个大男孩羞惭窘迫
的样子到底有多可爱。

唉,算了,自己也算是他的三舅妈了。刘佳莹心中暗歎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
的悸动,沖齐牧之白了一眼道:「人小鬼大的小鬼头!」

「我的龟头才不小,要不你看看!」齐牧之很像反击回去,然而也知道这样太
没个老闆的样子,同样也按住了躁动的色心,正声说道:「买房子的事儘快,
而且不要办房产证。手脚一定要隐蔽。」

「嗯,我知晓的。还是走二号帐本是吧。」刘佳莹不止一次帮齐牧之干过这样
的事,还以为是要送给哪个官员,便问了句是否走专门给官员送礼的特殊帐
本。昨晚齐牧之打电话的时候崔放天正在冲刺,她刚好处于快感巅峰,接通了
电话后便被如潮的快感沖昏了头脑,即使后来收拢点精神听到了齐牧之的吩
咐,还是有些疏忽。

「不不不,走我个人的帐本。」齐牧之连忙纠正了她,刚想批评两句却想到了
自己昨晚打的那个电话的时机,又闭上了嘴。刘佳莹也俏脸微红,她比任何人
都了解眼前这个大男孩的一切,身为财务的她也清楚记错了帐本是后果多严重
的一件事,想到了昨晚接电话的时机,不由暗暗骂自己的不争气以及崔放天的
荒唐。

「昨晚……」

「昨晚……」

两声异口同声的“昨晚”响起,本就尴尬的财务室内更尴尬了,刘佳莹的脸更
红了起来,想要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还是齐牧之摇了摇头,主动把
这件事划了过去,「我先去办事了,东西準备好了通知我一声就是。」

「嗯嗯。」刘佳莹点头的功夫齐牧之就背着装满现金沉沉的书包走了出去,她
都忘了起身送一送小老闆。她坐在办公桌后无力的撑着自己的额头不住歎息自
己做了多少糊涂事,刚好房间内响起那个让她爱的牙痒痒此时也恨的牙痒痒的
男人的磁性声音:「唉,牧之刚刚过来了吗?咋又走了。佳莹小宝贝,要不要
一起去吃饭呀?」

「滚!!!!」

背着三十万现金的齐牧之也懒得去学校了,安全问题不说,一不小心碰着暴露
了也是个麻烦。他回到家中后收拢精神刷了一下午的题,天色已经黑了才掏出
手机给谢筝发了条短信,得到肯定的回复后便开着车背起书包往谢筝家驶去。

齐牧之刚按响了门铃后门瞬间就开了,谢筝穿着休闲服满脸惊喜的出现在她眼
前。通达一中週末双休,週五晚上便没了强制的晚自习,家就住在县城的谢筝
原本就懒得呆在学校,更何况今晚心上人还要到她家来,即使聪慧的她知晓齐
牧之肯定是找自己父亲有事,但是还是下午一放学便火急火燎的往家赶,把整
洁的卧室又收拾了一番。

「我不是告诉你我爸妈出去吃饭了,要到九点左右才能回来吗?」谢筝把齐牧
之领进家后便问道,齐牧之笑了笑直接把谢筝拉到怀里痛吻了一阵,把少女吻
的迷迷糊糊的才说道:「所以我赶紧过来见我的鸭鸭呀!」

「你坏死了!」谢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小到大都是假小子的她在齐牧之
面前变的越来越娇羞,变成了原先最讨厌的那种女生,但如今面对着以前说揍
就揍的齐牧之,怎么都硬气不起来,矫健的身体无论哪个部位被他一碰都瘫成
了春水。

谢筝把齐牧之带到了从未有过异性朋友进入的卧室。对于少女来说,卧室是和
身体同样私密的地方,齐牧之随手拉了个板凳坐下,谢筝的心就砰砰的跳。她
心中甚至在暗想她的卧室是不是太简陋了,什么装饰都没有,不像她闺蜜王雪
怡的卧室那般,整间屋子都是少女粉,墙上贴满了精美的墙纸,床上也摆放着
可爱的动物玩偶,她都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假小子了点…….

「怎么,这么怕我?离我那么远…….」听到齐牧之的调笑,谢筝羞恼了起来,
沖齐牧之就是久违的一脚,却没想到齐牧之闪了过去,她踢了个空,整个人要
往地上跌倒的时候齐牧之眼疾手快的把她拉到了怀里。

「妈的,要不是有求于她爸,今天真想不顾一切的吃了这妮子泄泄火。」齐牧
之感受着怀里少女娇嫩且有弹性的娇躯,心里暗骂了一句。然而他很清楚他并
不能有什么过火的举动,甚至像在食堂三楼办公室里那样都不行。任何高中女
生的父母在防止闺女早恋方面都是福尔摩斯一般的神探,别说万一留下了某些
液体的特殊气味会被察觉,就连闺女的表情变化都瞒不过父母。

「好了,我真是来陪你一起学习的。至于羞羞的事,等我们解放了再做。」齐
牧之鬆开了谢筝又忍不住嘴贱了一句,这次他没躲开谢筝的羞恼一踢,不过他
也不以为意。从谢筝的书架中随手掏出一本国外名着便坐在板凳上安静的看了
起来。

冷静下来的谢筝见“坏蛋”都老实的看起书来也明悟了过来她家并不是一个可
以温存的好地方,便掏出卷子开始刷题,只是仍然忍不住分心和齐牧之聊天。
温馨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没到九点就响起了开门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中年男
人的问候:「筝筝晚上吃的什么?爸爸还给你带了两份菜回来。嗯,家里来人
了吗?」

齐牧之放下了手中的书,沖谢筝摇了摇头,主动走出了卧室站在客厅里沖着正
在换拖鞋的谢父不卑不亢的说道:「谢叔叔你好,我是谢筝同学,今天来给谢
筝讲题的。」

「哦哦,筝筝同学啊,你好你好,你吃晚饭了吗?要不要再吃点。」谢父表现
的很热情,和齐牧之打了招呼后却发现齐牧之并没有告辞也没继续回到谢筝房
间继续学习,而是在沙发前站着像是等他入座一般。谢父略微思考了一下,本
来打算回卧室换衣服的他直接在沙发上坐下,说道:「小齐是吧?」

「对,齐牧之。叔叔叫我牧之也行。」谢父刚入座齐牧之便也在他对面坐了下
来,开始套起了近乎。

「牧之,好名字。崔总不仅巾帼不让鬚眉,文化水準也很高呀。」谢父迅速认
出了齐牧之的身份,热情中却多了几分客气,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称呼:「小齐
喝什么茶,红茶还是绿茶?」

「都行,我是晚辈,听叔叔的。」齐牧之见谢父要和他保持距离也不意外,说
实话不是因为谢筝的关係加上前世谢父的后来发展,齐牧之真没必要认识他一
个检察院的正科,通达县的政法委书记还是自己母亲的高中同学呢。既然他略
有防备,齐牧之也懒得继续寒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进入了主题:「我听谢筝
说叔叔想去政府部门发展?」

谢父不认识齐牧之却听说过这位通达首富的儿子,也听说过他的混凝土厂,更
何况昨天谢筝提完东西回家后他又了解了一番。然饶是如此,他也没想到齐牧
之是如此直接的一个人,一个高三的学生竟直接问他一个正科官员未来的发
展,但他生不起丝毫的滑稽之心,还得正色回答道:「对,在检察院呆了太
久,我想为乡下的老百姓做点实事,带动农民奔赴小康。」

啧,不愧是能从基层做到县委书记的人,谈吐中的水準和前世的一些厅级高官
都不遑多让。齐牧之暗暗在心中给齐父点了个赞,更坚定了他后来更改的想
法。他笑着说:「是啊,通达县的老百姓们日子是不好过,距离奔赴小康还很
远啊。」

他没等谢父接话,话头一转:「要想富,先修路。这带动农村经济发展的第一
要素就是要把村村通公路修起来,交通终究是奔赴小康的第一要素。然而如今
通达县的交通局,纲纪崩坏乌烟瘴气,祝杰华现在一心只想着捞钱养老,县里
的交通建设停滞不前了很久。我妈妈说,谢叔叔您是极有魄力的官员,在检察
院办案的时候不畏强权一身正气。我觉得如今通达的交通局,就需要谢叔叔您
这样的官员带去一股清风,推动这带领各镇老百姓走向致富道路的村村通工
程。」

饶是谢父四十岁的人了,听到齐牧之这番话也惊了好久。他本就有些搞不懂齐
牧之为什么会突然找到他,还通过女儿给他送礼。要是正经送礼也就罢了,送
的还是些女人用的护肤品。今天齐牧之突然上门就让他有些不喜,可没想到没
聊两句齐牧之抛出了如此震撼人心的话语,这个和女儿同班的同学,一个高三
学生,居然想让他去接任县交通局长?

谢父着实被震惊到了,他也没立刻说话,自顾自的沖起了绿茶,只是沖完了后
倒了两杯,而且主动把一个杯子往齐牧之的方向微微推了推。齐牧之也没催
促,细细的品起茶了。谢父没有思索多久,皱着眉说道:「老祝快退了的人,
不好办啊!」

算你识相!齐牧之很满意谢父如此快速的接过自己递过去的橄榄枝,交通局在
政府单位中可是大行局,同样是正科,镇委书记这个一把手都比不上交通局长
的位置,更别说谢父之前琢磨的还是乡镇镇长的位置。也就是看在谢筝的份
上,齐牧之才选择了他。

「就是快退的人,推他一把让他提前休息不就行了。」齐牧之笑了起来,完全
不像一个高三学生。官场上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大家都不会去为难快退休上
岸的人,真想要那个人屁股底下的位置,多等几个月的事,没必要被人家狗急
跳墙搞个两败俱伤。

「纪委何书记是我在部队时的老班长。但是交通局长这个位置,他说了不
算。」谢父此时也不会把齐牧之当成一个高三的学生,沉声回复,体现出他远
超科级干部的果敢。

齐牧之见此更觉得自己挑对了合作伙伴,和有野心有上进欲望的官员合作远远
比贪得无厌一门心思捞养老钱的官员合作要省心省力的多。他点了点头,认真
的说道:「我既然来找您,组织部和党群那边就有绝对的把握。只是…….」他
话头一转,微微苦笑起来:「您找纪委就算了,那不是吓他而是吓我。越贪心
的人胆子越小,您在检察院这放个风吓一吓他,他自己就会忙不及的去政协上
岸。」

通达首富养了一个何等的怪物儿子啊!谢父看着对面仍显稚嫩的大男孩,心中
竟升起几分畏惧之心,然而大男孩仍继续含糊的说道:「而且,您自己放风,
也是信号,我这再帮您吹吹风,日后论功行赏的时候也更容易些…….」

谢父不知是被震撼的说不出话还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也端起了茶杯慢慢的啜饮着。齐牧之知晓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至于谈什么以
后村村通工程用谁家的混凝土那就真落了下乘。

「那叔叔,我先回去了。」齐牧之起身告辞,他还没来得及去和谢筝打个招
呼,少女便从卧室出来也不顾父亲还在客厅便不舍的说道:「啊,你这就走
了?」

「嗯嗯,谢筝,我先走了。下週一学校见。」齐牧之唯恐再多呆一会谢筝这个
傻妞会暴露的更多,摆摆手就要离去。谢筝突然叫了一声:「唉唉唉,你的书
包还没拿呢。」齐牧之站在门口,看到谢父也已经站了起来半送自己,便对谢
筝笑道:「那就是送给你的。」

齐牧之刚离开谢筝就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小心的看了谢父一眼却发现父亲
似乎比自己还不在状态,便匆忙的回到了卧室胡乱摊开一本书。没一会便听到
客厅传来父亲的呼唤:「筝筝,把你那同学留下的书包拿过来。」

谢筝应了一声后提着书包就往外走,齐牧之的书包没多鼔可也不轻,像是塞了
两块砖头一样一样。她把书包放在父亲面前,谢父便当着她的面打开了书包,
露出一抹抹鲜豔的红色。谢筝瞬间惊呼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齐牧之留下来的
书包里是一捆捆崭新的红色老人头!

「爸爸,这,这是…….」谢筝惊讶的话都说不完整,她觉得该提醒齐牧之这个
粗心的家伙书包里还有那么多钱,可看着自己父亲凝重的表情不知道说什么
好。谢父沖她摇了摇头,柔声说道:「筝筝你回屋学习去吧,这你不要管
了。」

谢筝怀着纠结的心情回屋后,谢父还盯着一书包的现金脸色愈发凝重。他也没
火急火燎的去动这些钱,像是在审度一些东西一般。不知过了好久,他突然展
颜一笑,自言自语起来:「还没上任就二三十万,难怪老祝不肯走。也是,通
达县都被这母子俩喂刁了。」

布局顺利的齐牧之出了法院社区后脸上却没多少喜色,他上车后先给齐母打了
个电话。他终究还是个学生的身份,在官员任命这方面吹风还是母亲出面比较
好。「喂,妈,在干嘛?有个事想和你说下。我有一同学她爸想去交通局,检
察院的。对,谢正义,嗯,难度是大了点,但是还好。这个人很有能力,而且
很年轻。他和纪委何书记是战友,难度其实也不大,唐老大点个头的事就行。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知道,我知道快高考了,行行行,我一定好好学习,不
管这些事了。我真有天天认真上课,我知道,妈你是不是更年期了,我还有
事,我挂了…….」

唔!挂了电话齐牧之长长的呼了口气,哪怕是女强人,当妈的在自己孩子面前
都是唠叨妇女的形象,齐母也不例外,在她眼里终究是高考和学习是对孩子来
说最重要的事情。齐牧之摇了摇头,又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喂,表哥,在干
嘛呢?上网?哦哦,来出来一起吃个夜宵,振兴羊肉馆,我先去等你。」

齐牧之到达羊肉馆后刚点完菜,一个高瘦的年轻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他还
没坐下就先解释道:「牧之,不好意思来晚了,晚上车有点难打。」说话的人
是齐牧之的远房表哥崔兴龙,他爸爸是齐母的堂哥,前世今世都在齐母的厂里
开货车。前世齐牧之高中时是个只知学习的书呆子好学生,和崔兴龙这种在职
高厮混的混混没啥交集,只是听说过这个表哥混的很大,虽然年纪小道上一些
成年混混头子都得买他几分面子。这一辈子齐牧之高一就开始创业,混凝土搅
拌站多多少少要和一些混混打交道,他便一直资助这个表哥,早早的也把他收
拢到麾下。

「没事,我点了盆羊肉汤,要了几个烤串。你要什么想吃的你再加。」齐牧之
在自家人面前也懒得打机锋了,直截了当的说道:「表哥,我被人欺负了,受
不下这口气,想下个狠手。」

「谁欺负你?人在哪?牧之你需要多少人?」崔兴龙听到齐牧之被欺负,火一
下便上来了。他父亲还靠着大姑一家吃饭,本人也打小就喜欢大姑家这个小表
弟,后来得知小表弟还是个学生便创下那么大一个混凝土厂时对齐牧之更是佩
服的五体投地。近两年在齐牧之的资助下,他手下也有几十号人马,在通达县
城黑道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如今听到齐牧之被欺负,于公于私都忍不住要
报复的火气。

「哥,我还真不要太多人。」齐牧之看着崔兴龙,低声说着让人愈发不寒而慄
的话:「我只要一个人,听话的,嘴巴紧的,没什么牵挂能豁得出去的。而且
要未成年。」崔兴龙听到齐牧之最后一个条件瞬间便明白了小表弟想做什么,
他没犹豫太久,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齐牧之很满意崔兴龙的表现,开了两罐啤酒递给崔兴龙一罐,漫不经心的说
道:「五十万现金,加县城一套房子,不够可以再加。哥你后天直接去厂里找
刘姐拿就行。」

「够了够了,牧之,这都很多了。行了,牧之,你把人告诉我,以后你就别管
这件事了,你好好上学,少沾这些东西。」崔兴龙接过啤酒后直接揽过所有关
係,他是真的不想让齐牧之受到一点波及。

「唉,你才多大就跟我妈一样唠叨。」齐牧之无奈的拍了拍额头,他何尝不知
崔兴龙是发自真心的想保护他,但他一个心理年龄超过五十的大叔却得被一直
当成小孩子,天天被人叮嘱要好好学习,能不郁闷吗。兄弟俩谈完事后菜也上
来了,就着啤酒大快朵颐起来,正聊的高兴的时候,齐牧之手机突然响了。他
看着来电提示上的名字面色瞬间古怪起来,哭笑不得的接了电话,还没说话,
就听到一个带着哭腔的软糯女声:

「小之之,呜呜呜,快来救我!」

未完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