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ollerus
2020/4/30发布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6949

***********************************
    双飞黑白贞卡文卡太久了,先缓一缓吧,先给日本篇预预热
***********************************

  看到的是不堪入目的杀戮。听到的是不堪入耳的杂音。

  洞悉过去与未来的千里眼中,刻印着所有真实。

  没有闭上双眼的机能;没有堵上双耳的机能。

  丑陋。

  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
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丑陋。

  被迫观看那不快至极的事实。被迫记忆那丑陋至极的生态。

  会产生解决这种恶劣环境与状况的想法,乃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但是,就算去除污秽,人类也会立刻滋生出新的污秽。只要生命仍存在,这
种错误就无法得到修正。

  重新来过吧。只能重新来过了。从头开始,将一切都重铸为完全形态吧。

  不是从历史开始。不是从生态系开始。不是从大陆开始。不是从时间开始。
而是从无开始。

  把这颗行星,从头开始创造吧。

  需要大量资源。需要数量庞大的柴火。

  即便是这个星球所有生命燃烧产生的热量,只回收一次也是不够的。

  从未来横跨过去,全部回收。

  一秒。一分。一小时。一天。一月。一年。一边回归过去,一边回收这些时
间产生的热量。回收约3000年分量的「星球最大热量」。

  当将这些全部回收、管理、控制之时,就能成就吾之伟业了。

  吾等播散在大地上的伏笔(同胞)们啊。

  将吾等的愤怒书写于此。为后继的同胞(存在)提供继续前行的轨迹。

  筑造神殿吧。改变历史吧。重叠光带吧。

  为了破坏人理,需要全部资源。为了忘却人理,需要全部时间。

  冠位时间神殿

  脱离了时间与空间,独立于世界之外的这个神殿,正是魔术王所罗门的居所。

  「巴力哟。」自玉座之上,传来了男子声音。

  「王啊。听候您的吩咐。」

  「第五之圣杯,脱离了其应有的轨迹。」

  「第五……那是投放到中国的……」原本,那个圣杯应当抵达1860年的中国,
为某个起义者所利用,以此颠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历史。

  「在那个时代,有某种力量干扰了我的投放」所罗门缓缓的开口「圣杯最后
落到了日本,时间上也有几年的偏差。」

  「日本!那里并无伏笔(同胞)的存在。」巴力惊呼出声「此等蛮横之举不
在吾等计划之中。理应尽快商量对策。」

  「无妨。」魔术王摇了摇头「巴尔巴托斯擅自前往了日本。但是,正因如此,
反而能够派得上用场。」

  「没有人能够脱离王的光辉。」

  「它已经控制了圣杯,虽然同预订有些偏差,但是那个时代的日本也勉强可
以成为颠覆人类定础的支点。」所罗门挥了挥手,魔方阵浮现在巴力的脚下「不
过,曾经干扰了我的那个存在也不容小觑。我把你送去那个时代协助巴尔巴托斯,
多加小心。」

     ***    ***    ***    ***

               设定变更

  1.第一章的时间修正为2014年4 月,本章开始时是2015年5 月。

  2.本文开始撰写的时候,咕哒还是纯粹的玩家带入体。随着被赋予名字乃至
动画化,藤丸立香本身也成为了一个独立的角色,再说龙二是咕哒就有所不妥了。

  重申一下,土御门龙二现在是一个可自行捏脸的和咕哒完全无关的纯粹玩家
带入体。而这章出场的藤丸立香就是原作的那个角色。

  3.第一章的番外作废。巴泽特仍然在时钟塔任职,并未加入迦勒底。

  4.多次提过,再强调一遍。本文的人理烧却同原著不同,盖提亚通过改变各
个时代的历史,使得各段历史之间无法接续来颠覆人理定础。截止当前,人理烧
却并未发动,尚无人能看透盖提亚的布局,因而敌方不一定是反派,只是立场上
有所不同。

     ***    ***    ***    ***

  2015年5月日本冬木市

  和宅区,一辆雷克萨斯LS轿车在绕了几个弯之后,从后门驶入了卫宫邸。后
门是几年前新开的——爱丽斯菲尔的玩具们没法从前门进入院内。

  为了给数量庞大的玩具提供停放的地区,在地下建设了一个新的车库。足够
停放三十辆车的车库里,被各色梅赛德斯所填满——或许是最初的玩具,爱丽特
别钟爱这个品牌。

  「啊,他们已经回来了啊。」士郎的捷豹和樱的保时捷都停在车位里。「那
么,我的动作也要快一点了。」

  被红色的高档套装包裹的年轻女子踩着一连串略带急促的步伐踏上楼梯,留
下一串高跟鞋与地面清脆的撞击声。

  洋馆  士郎的房间

  黑色的高档西装和与紫色的晚礼服被凌乱的丢在地上,足够七八人共眠的豪
华大床上,男性挺拔强健的身躯与樱娇媚的女体紧密的交缠着。

  樱跪坐着被士郎从背后搂住,男人的双手半托半揉的陷入她丰美的白腻乳肉
中搓揉把玩着性奋挺立的乳头,而勃起的昂扬肉棒在樱的臀缝和阴户间故意摩擦
挑逗,浪的樱春水溢流娇喘不已,忍不住回头主动索吻,让房间里满是二人亲吻
的唇舌声响和情欲喘息、「抱歉,姐姐……我们先开始了……嗯……前辈……那
里……不……行……啊……」

  「你们可真够猴急的,等我一下都不行。」凛用包裹着深色黑丝的美腿轻轻
踢上房门,也不刻意上锁,已经利索的脱去了外套开始解衬衫的扣子,迈着魅惑
的步伐走到床边时,全身只剩下一件半脱半掩的情趣胸罩和包裹着秀美下体的黑
色连裤丝袜。

  她刚爬上床,就被士郎猛的抱住,顿时与樱一同在士郎的怀里,两人稍稍挣
扎,一身滑腻娇嫩的女体触感更让士郎欲火更炽,用力搂住凛的纤腰近乎强吻般
的噙住她的红唇肆意亲吻起来,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起来才分开,而凛的唇舌已
经被士郎吮的愈发鲜红欲滴,而因为他手上动作不停,隔着黑丝裤袜不断爱抚凛
的翘臀和蜜处,她的俏脸早已爬满情欲的红晕「别那么急……笨蛋……」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凛完全没有反抗的任由士郎把自己下身的连裤袜和
内裤剥下,已经开始溢出丝爱液的留下了些许淫魅的银丝。

  「啊拉……姐姐已经这么湿了呢……嗯……」

  士郎保持着从背后抱住樱的姿势,任由远坂慢慢俯身,一边欣赏她主动脱去
了胸罩的洁白美背和俯身后翘起的美臀,一边爽快的叹息着享受肉棒在凛主动的
口交侍奉中的美妙快感。

  凛一会儿含住肉棒卖力吞吐着,一会儿只是伸舌舔弄着情侣的性器和樱被士
郎撩拨得爱液肆流的嫩穴,弄的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急促起来「前辈……今天…
…先给姐姐……」

  樱好不容易稍微逃脱士郎的深吻,却回头轻轻推开让她痴迷不已的男体,俯
身搂住凛的身体将她扑倒在床上,一边把玩着凛的娇嫩乳首一边用纤指揉弄她的
阴户,凛下意识的合拢双腿,阴唇却被樱的手指V 字型的敞开,正迎着士郎沾满
了两姐妹爱液与口水的大肉棒「前辈……姐姐已经……湿成这样啦……快……」

  「樱……不要说出来啊……嗯……啊……」

  凛的话还没说完,肉穴就被士郎猛的一挺腰插得满满的,因为连裤袜只脱了
一半,秀美的双腿几乎并拢着、整个人扭着腰承受士郎的猛力操干,阴道深处因
为许久的等待和夹紧双腿显得比平常更加紧致,温软多水的褶皱层层叠叠的包裹
住士郎的性器,让两人都爽的快速喘息起来「前辈……也……给樱……」

  樱紫色的美眸中一片痴迷,一边引着士郎的大手玩弄自己也已经湿的一塌糊
涂的小穴,一边热情的吻着真卖力操干自己亲姐姐的情人,然后一点一点从他的
胸口向下吻着,最后灵巧是舌头在两人激烈交换的性器上淫魅的舔弄着「啊……
嗯……啊啊……啊……要……要去了……」

  「凛……凛……我也快要……」

  随着两人猛的一同绷紧年轻美好的肉体,士郎激烈的在凛的肉穴深处射了出
来,而凛也达到了巅峰,几乎失声的呻吟着,又被妹妹的舔弄刺激到了更快美的
高潮,蜜穴紧紧箍住爱人的肉棒颤抖着。

  高潮过后,凛无力的卧在一边雪雪娇喘着,蜜穴中大股大股的浓白逆涌出在
她的大腿内侧流下一道滚烫的性爱痕迹,而樱已经主动坐上士郎的腿间,让还沾
满姐姐高潮爱液的坚挺深入自己身体的最深处,迫不及待的激烈舞动起了无限美
好的丰满女体,白腻如玉的美肉画出一波波臀波乳浪,黏腻的娇吟与粗重的呼吸
再次充满了这个情欲的房间……

  久违的三人行让大家都心满意足,士郎将远坂姐妹搂在自己的怀中,看着她
们娇喘吁吁的样子,忍不住怜爱地抚摸起她们的光洁身体来。

  「巴嘎士郎,越来越熟练了呢。这段时间又泡上了多少多少女人啊?」远坂
凛轻轻地咬着士郎的胸口,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幽怨。

  「恩恩,姐姐说的是呢。不过前辈这么有魅力,被欢迎也是没办法。之前我
还见到两仪小姐和前辈在天台上亲密交流呢。」

  「诶?我听说两仪小姐穿和服的时候特别有风情,你看到的那个穿的是什么
啊?」

  「是不穿衣服的两仪式小姐哦!」

  女性英灵之流,无论姿色、能力、身份,来得再多也不被这对姐妹放在心上
——反正只是一时的泡影,两年、最多三年就会全部离开。对于准备了充足的术
式和资源,能将自身的生命尺度延续到百年以上的她们而言无非是短暂的插曲。

  但是,对于四大退魔家族之一,两仪的继承者,那就另当别论了——两人的
斗争之弦崩的很紧。

  「咳咳,先说正事。」士郎赶紧岔开话题「要交付给阿姆菲尼亚斯的礼装都
检查好了吧?」

  「那是自然。」凛接口道「多亏了美狄亚,不然这些年的积蓄就要被掏空了。」

  在奥尔加玛丽死后,迦勒底的所有权成了悬而未决的事项。作为出资七成的
金主,阿姆菲尼亚斯本是毫无疑问的所有者。但是由于主家绝嗣,排名靠前的分
家随即陷入了争夺继承权的境地。

  显而易见,实力相当的几个分家都不愿同控制着阿姆菲尼亚斯的源流刻印的
迦勒底管理层交恶,所以爽快的同意了以五亿英镑的价格出售阿姆菲尼亚斯家族
所持有所有相关权益的收购要约。交易将以魔术礼装的形式完成——经由美狄亚
之手而制作的高级礼装,每一件都具有以千万英镑为单位的价值。在各大分家之
间进行分配之后,每个家系的力量都能大大提升。

  相较于迦勒底的表面投入而言,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心满意足的溢价收购——
对于表面投入来说。

  由于奥尔加玛丽死去,不必再担心重组前的旧迦勒底势力做大,再加上Alter
对日本总部的破坏。迦勒底决定重启位于格陵兰岛的原总部。(注1.不管怎么说,
在南极内陆造巨型反应堆的成本和维持物资供应的难度实在是太过夸张了,所以
设定改到格陵兰岛。)

  当爱丽斯菲尔带着赛米拉米斯、尼禄、尼托克丽丝、特斯拉和爱迪生等从者
前往原总部开展重建的时候,通过深入挖掘,迦勒底的实际价值震惊了所有人—
—先不说别的,单是深埋在地底的超大型核反应堆,其成本就十倍于账目上的投
资。

  加上别的各项设施,迦勒底的实际价值,远远超过了一介魔术家族所能拿出
的上限。可惜,在奥尔加玛丽已经不在的当前,也无从去查探真实的资金来源。

  「不过,协会方面好像不打算放手啊?」樱接口道。

  「是这样,应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吧?」凛皱起了眉头「法政科要求派出专
员监管——就像圣堂教会一样。」

  「那也是自然的。」士郎淡淡的说道「我们手里有那么多的灵子记录带,无
论是巴瑟梅罗还是特兰贝里奥都要睡不好觉了吧?」

  「那么,怎么处理好呢?」樱有些为难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托庇
于巴瑟梅罗之下的派系,也不能公开的拒绝他们。」

  「我回伦敦一趟吧。」凛揉了揉太阳穴「让我看看罗莱蕾雅葫芦里到底卖的
什么药。」

  「嗯,把阿尔托莉雅和莫德雷德带上吧。她们应该也很像看看今天的故乡。」
士郎轻描淡写的说道。

  —————Top和一流从者的组合,即便是在魔术界核心地带的时钟塔,那也是足
以掀起风浪的力量。

  「那么教会那边就交给你复杂了。」凛摆了摆手「反正你早就把她搞定了不
是吗。」

  —————圣堂教会方面,派驻到迦勒底的监督者是卡莲。奥尔黛西。

  「那么,在出发以前再来几发。」听出了凛言语下的醋意,士郎一翻身把她
压在了身下。

  「巴嘎士郎……嗯……啊……」

  「前辈!我也要。」

  传来了,悠扬的呻吟声。

     ***    ***    ***    ***

  1868年1 月3 日,明治天皇颁布「大号令」,宣布王政复古,标志着明治维
新运动的伊始。

  幕府将军德川庆喜率部从二条城撤回大阪,随即发布动员令,召集驻扎于江
户的幕府海陆军西来。

  1 月27日,完成了集结的庆喜率军北上,同支持新政府的诸藩军队在京都外
围的鸟羽、伏见发生激战。

  在正确的历史上,战斗应当以倒幕派的大获全胜而告终。而拥有优势兵力的
幕府军的不堪一击,直接摧毁了幕府的威信,导致各藩蜂起,为德川幕府两百多
年的统治敲响了丧钟。

  然而这一次,泛人类史的车轮,却在这个世界步入意外的分歧。

  1868年1月27日  鸟羽

  十七世纪由九鬼氏建立的城下町,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而现在,这里正
的发生着惨绝人寰的屠杀。

  原本是从水路通往伊势神宫的神圣净土,如今正散发着魑魅魍魉的妖气与血
腥味。

  倒幕的勇士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在「她们」的面前,这些历经诸多战场的武士就像弱小的蚂蚁,无论是子弹
还是刀剑,都无法对这些怪物造成任何伤害。

  那是明显超越人类规格的存在,是外道,是被世人畏惧至今的百鬼顶点。

  并非单纯的传说,而是真实的存在——鬼王。在现在的倒幕军中,并不具备
对抗此等恶鬼的力量。

  「咔哈哈哈,看到没酒吞,他们在畏惧喔?面对大江山引以为傲的鬼,那群
没骨气的怯弱武士,正像鼻涕虫一样在求饶!」

  头上长角的金发美妖一边叫嚣,对着身后的双角短发女妖狞笑。

  「啊啦啦,茨木,别太过头,至少留点骨头给妾身享用。」

  短发的女妖嫣然一笑,背着看似沉重的酒葫芦,地上的白骨似乎是之前刚被
蒸发过的样子。

  「我会注意啦,总之,就让那帮软脚虾继续哀嚎奔走吧,业原火!」

  金发的女妖咆哮着,大鬼的手足顿时化作数尺高的巨焰覆盖这片燎原。

  「赢不了……」

  倒幕派的士兵开始接二连三发出这样的声音,阵线逐渐后撤。

  同一时间,京都的南门——伏见附近。

  在这片米酒孕育的水乡中,一堆篝火正惨淡地燃烧着,显然,包围四周的倒
幕大军正警惕地看着步步逼近的少女武者,以及跟在她身后的僧侣。

  刀刃的锋芒从下方映照着马尾少女绝美而又冰冷的脸。

  显然,武士们是明白的。

  那是在战场上无数次出生入死才有的表情。

  但就算那样,那种年龄的女孩,也根本不可能是一骑当千的武者,如此想着
的武士们纷纷涌上。

  谁知少女反手一刀,数道银色刀光划向战场。

  不,准确的说,不是一刀,而是八刀,少女冲入敌阵,快到以肉眼无法捕捉
的速度。

  本该是对人使用的兵器,却发挥出了对军的威力。向敌阵挥出的八次斩击,
切出了巨大的裂痕。武士们的上半身抽搐着,接着喷出一股血柱。

  「义经大人,这里就交给我吧!」

  僧人挥舞巨大的薙刀,像暴风雨似的回旋,肉片随之四处飞舞。

  「嗯,可别拖后腿了喔。」

  少女面无表情地说着,继续冲入敌阵,惨叫声此起彼伏。

  就这样,以萨摩藩与长州藩为主力的倒幕军,在鸟羽与伏见战役上连续遭受
重创,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德川幕府控制京都了。

  御苑。

  一支队伍正在仓惶撤离。战败的消息从前线传来,京都的沦陷已成为定局。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支持剥夺幕府权力的公卿们,其结局不言而喻。

  因此,公卿们裹挟着明治天皇离开御所,向着比叡山撤退。

  在那里,八濑童子们会为天皇提供保护————但是,在幕府方面拥有了那
样超出常识力量的现在,比叡山真的足够安全吗?

  那样的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去怀疑了——如果到达不了比叡山的话。

  没由来的,前方的卫士接连倒下。惨叫声不断的响起,很快,除了天皇和公
卿们,便已无人能够战力。

  「什……什么人……」

  忍者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单膝跪地。

  「请不要慌张,陛下,在下乃服部半藏。受将军之令,前来护卫您。」

  东寺。

  四百余名萨摩藩士驻扎于此,作为最后的预备队守护着指挥部。但是,在前
线崩溃的现在,已经不再需要预备队了,昔日神采奕奕的志士也变得鸦雀无声。

  「大势已去啊……」

  平日里阳刚威武的西乡隆盛板着脸,思虑地感慨道。

  「西乡君,不要放弃。」

  在这片洋溢着悲观情绪的房间里,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似乎是不请自来的拜
访者。

  「你,你是……」西乡隆盛发出了惊异的声音「你应该已经……」

  「维新的火种不能在此熄灭,我给你争取时间,快撤。」

  另一边,幕府方面的第三支部队,正向着京都西面进发。

  汇集了幕府方面最强战力的这支部队,将拦截从京都方面撤出的萨长部队,
彻底将倒幕派阀歼灭殆尽。

  「报!鸟羽方面取得大捷。」

  「报!义经大人已在伏见击溃敌军。」

  前线的战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中军之中。

  「源义经……」听到那个名字,位于大将身后的一名女性将领脸上浮现出了
明显的厌恶之情,她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看起来甚是惹眼。

  「巴,我理解你的心情。」是注意到了她的情绪了吗?大将出言宽慰「我也
很讨厌酒吞和茨木那两只臭虫。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源氏。」

  「抱歉赖光大人,是我失态了。」被呼为巴的女子恢复了平静,在马上躬身
行礼。

  「接下来,就让蛊惑天皇陛下的贼子见识一下,我源氏的力量吧。」

  随着那号令,幕府军加快了进军。

  然而,一男一女的身影,拦在了大军的阵前。

  「什么人?速速退下。」本多忠胜——统御着前队的男人,断声喝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呢。」男子握住了腰间的武士刀「但是抱歉啊,我
可是身负任务的。」

  「要上了阿龙,这一次,要请你陪我到最后了——」

  「乐意至极。」

  伴随着那话语,漆黑的龙,出现在天际。

  「———翱翔天际宛如龙!」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