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今天看了日曆,发现是三月十一号,于是就把它贴过来了。   
此文跟天灾有关,可能会造成阅读者的不舒服,请三思后再决定要不要阅读。
所以,下面用了很多断行,让大家可以有时间后悔跳出来。

              灾区的小女孩

  作者:艾幼文

  

  「我昨天去灾区了。」艾幼文满脸喜滋滋地说。「你真应该去看看。」

  「我吃到了活生生的萝莉喔!不是二次元的,是三次元的,现实中的小萝
莉。」艾幼文拿出了数码相机,在上面点了几下。

  相机的萤幕显示着一个地中海型秃头的肥仔张着嘴流着口水,脸上似笑非笑
正在飘飘然的样子。

  我指着萤幕上面的脸。「你要让我看的是你高潮的表情吗?」

  「啊……不好意思,弄错了。」艾幼文连忙把相机抢回去,按了几下按钮。

  萤幕这时显示出一个小女孩正在舔着一条短小的阴茎。她的脸蛋上还沾着几
滴混浊的白色黏液。

  「你去援交了?」

  「什么援交,说得那么难听,我是去用爱心来抚慰国家未来的主人。你知道
的,她爸爸刚过世,急需要父爱。」

  我抬头看,他笑得有些猥亵。

  「那这样就算是父爱?」我指着相机里的那根阴茎。「老实说你给了她多少
钱?」

  「什么给,我是捐钱,她很可怜没房子住,我帮她找到住处,又帮她解决了
生活费。」

  「好啦好啦,你是大善人,这样可以了吧?」

  「别这样,明天还有个援救团,要不要一起去。」

     ***    ***    ***    ***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到了灾民安置所,一群人把车上的物资拿下来发放。接
下来,每个人个自开着车到处去找「猎物」而分散去了。

  我开着四轮传动车,四处看着。到处都是断垣残壁,看来灾情真的很恐怖。
听说超过一万人死亡,许多人流离失所。

  「咦?」远处似乎有个小孩子在哭,呜呜呜的声音很微弱但又很清楚。

  「到底是谁在哭呢?」我侧着耳朵,仔细地听着。

  车子的引擎声嗡嗡作响,让我没办法判断声音的方向。我把车子开到路边熄
了火。

  寻找着声音的源头,我透过车子的挡风玻璃看到不远处有个小孩子,满身的
泥泞地坐在倒塌的屋顶上。

  难道那些救援队没看到吗?也应该早就要他带到到安置所去吧?

  「请问。」我下了车,向他走近。「要帮忙吗?」

  他抬起了头,看着我,脸上有着惊讶的表情而呆住了。

  「请问,你需要帮忙吗?」我又再度问他。

  走进后才辨认出来,原来是个小女孩。她虽然满身泥泞,但仍可以看出穿着
白上衣与深蓝色折裙,应该是某个小学的制服。

  「是你在跟我说话?」她望着我。

  「不然是谁呢?」我对她笑着。「需要帮忙吗?」

  「嗯……」她点了点头,抹了抹脸上的脸泪,但泥巴因此散开而变成大花
脸。

  「妳待在这里,我去叫其它人来,他们可以帮你带到灾民中心。」

  「不……不要。」她抓住转身的我。「不要叫别人来。」

  「怎么了?」我转头看着她。

  「可不可以……陪着我吗?一个人会怕……」她脸上似乎有着难言之隐,说
话断断续续的。

  「可是,我等一下要回汽车旅馆耶。」

  「我跟你一起去。」她似乎怕我就此离去而紧拉着,微凸的乳房贴紧在我的
手臂上。

  「妳要跟我去汽车旅馆?」我想起老艾之前炫燿我援助交际的事。「是……
缺钱需要援助吗?」

  我说完却觉得后悔,因为这样有些冒犯。

  「援助?」她起初不解我的话,抬头看着我。「喔。」过了几秒,她似乎想
到了我话中的意思。

  「如果……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她又开始结结巴巴的说话。

  正当这时,雨开始下了。

  雨滴落在地上造成一个又一个的水渍,转眼间好不容易乾掉的地面又湿了。

  「既然这样,就上车吧,在这里淋雨也不好。」

  「嗯。」她拉着我的手,又更紧了。

     ***    ***    ***    ***

  「妳先把身体洗一洗,再泡热水驱寒气。」我说完,就要走出浴室关门。

  「等等……」她伸出了手拉着我的衣角。

  「怎么了?」我转头。

  「我怕……」她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

  「不用怕,我就在房间里等妳。」

  「不要离开……」她拉的力道更紧了,我不由得退了一步。

  「放心,我不会中途跑掉,答应要付给妳的,一毛也不会少。」

  「不是,我怕我会消失……」她一脸紧张的样子。

  「还是说,妳喜欢一起洗?」我没有注意她说的话,反而笑着对她说。「不
过我会对妳毛手毛脚喔。」

  「啊……」她听到了我的话,头更低了。「没关系……我无所谓。」

     ***    ***    ***    ***

  「那先帮妳洗头髮,头低下来。」我把她的头髮沖湿,快速地抹上洗髮乳。

  在水的沖洗下,土黄色的泥水渐渐化开被沖走,及肩的头髮恢复了原本的乌
黑。浴室地上的泥水流入排水口,形成一个旋涡。

  等头髮沖乾净了,我把她的湿髮往后撩,让头髮不致于盖住脸。

  「衣服脱掉吧。」

  「嗯。」她点了头,解开钮釦,脱下沾了污泥的上衣,露出了她微微发着抖
的肩膀。刚刚开始发育的她没有穿着胸罩,所以内衣脱掉后,微微凸起的稚嫩小
乳房露出来向我打招手。

  她弯下了腰,脱下了百折裙,白色的内裤与两条修长的腿展现开来,纤细的
腰身与小巧的屁股,形成了绝佳的曲线。她两手再往下一拉,把内裤拉下来,全
裸地站在我面前。

  她抬起头,看到我的盯着她的表情,才惊觉不好意思地遮着胸部。

  这时,我才发觉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因为妳太可爱了,我才会看呆
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两个人在浴室中袒裼裸裎,显得有些
尴尬。尤其是我的阴茎不知不觉已经兴奋起,直挺挺地往前直指着她。

  残留的水滴从她的湿髮沿着她瘦弱的肩膀流下来,停留在乳头上。这时我才
发觉她的身子微微发着抖。

  「呃……」我指着水龙头。「不打开热水吗?」

  「喔。」她伸手抓,却怎么也转不开水。

  「我来。」我把水龙头转开,顺手调整了水温,便把莲蓬头递到她面前,但
她却不伸手来拿。

  「怎么了?」

  「这……」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心中有事。

  「帮……帮我洗……」她两眼望着我。「……好吗?」

  「要我帮妳洗澡?」

  「嗯……」她点着头。「帮我抹肥皂……」

  我想起艾幼文之前跟我炫耀的话。帮少女抹肥皂,那正在发育微凸的乳头,
触感是最舒服的。

  「可以吗?」她看我不回答,又问了了一下。

  「好呀,如果妳不介意的话。」我笑着说。

  「拜託了。」她转过头,背朝着我。

  我先往她的脚上沖了沖,「水温可以吗?」

  「可以……」

  冒着蒸气的热水淋在她身上,泥巴哗啦啦地被沖走,露出了原本苍白细嫩的
皮肤。

  我把沐浴乳抹在她的肌肤上,这时才觉得她的身子很冷,应该是在外面淋雨
的关系吧,但她的肌肤很细滑,有着少女的弹性。

  「妳身体好冰,是受了寒吧?」我一边抹着,一边说。「可以转过身来
吗?」

  她转过来,让我把淋浴乳抹在她的胸口,虽然胸部发育不大,但仍可感觉到
软软的脂肪组织,假以时日应该会成为成熟的美女吧?

  我的手指趁机在她的乳头上揉搓,感受年轻小女孩的稚嫩。

  「嗯……」她似乎感觉有些痒,发出了声音。

  「不舒服吗?」

  「没有……」

  她瞇起眼睛,经过热水的沖洗后,似乎身体比较回暖而看起来较为红润。

  我把莲蓬头关掉,跨进浴缸,让全身躺在温热的水中。

  「还会冷吗?进来吧!」我对她招了手。

  「嗯。」她点点头,跟着我泡进了浴缸。

  「不好意思,浴缸有些小。」我把她赤裸而柔软的身体拉过来,让她靠在我
身上,虽然泡在40度热水中,但还觉得她的身体仍有一丝丝地凉意。

  「水会冷吗?要不要再加些热水。」

  她摇摇头。

  似乎她因为头晕的样子,一个踉跄身子一滑在浴缸中溅出个大水花。

  「对……对不起。」她连忙挣扎着要起身,却没发现手按在我的勃起阴茎
上。

  「没关系,不过……」我指着自己的阴茎。「你的手请轻一点……」

  「啊……」她惊叫一声,她急急忙忙放开了手,脸颊突然起了一圈红晕。

  「没关系,妳可以尽量抓。」也许是她害羞的举动,让我不由得兴起作弄她
的想法。

  「不要紧的,来,抓着这个。」我抓着她的手,再度放回自己的阴茎上。冰
冷的手温从龟头处传来,让我不由得兴奋。

  柔软的小手因为紧张而握着,反倒没放开,紧抓了阴茎。过几秒却脸色一
变,「啊……」地一声放开了。

  「不习惯吗?」

  「不是,会跳动……」

  「是心跳会传到那边去。」我一边笑着说。「妳不知道吗?」

  我从浴缸中站起,身子靠在墙上坐在浴缸边,阴茎刚好就在她的眼睛高度
上,正对着她微微上下抖动。

  她看着阴茎,似乎像是第一次见到一样不知所措,只是两眼直视着。

  「要不要舔舔看?」

  「咦?」她抬头看着我。

  「舔一舔,试看看。」

  她怯生生地伸出了手,触碰着阴茎,像是在摸着一只会咬人的怪物。张开了
她的小嘴,舔了舔。

  也许是浴缸中的水温过热的关系,竟然感觉她的舌头有些许凉意,让我感受
到类似冰火九重天的感受。

  「很棒……舌头多用些。」我渐渐地感觉不到冰冷,只有湿滑的舌头舐过敏
感处带来的酥麻感受。

  龟头受到刺激变红变亮,表面反射着油光,尿道口已形成一个透明的水珠。

  「妳看上面,」我指着龟头。「可以试着吞进去看看……」

  「嗯……」她似乎已经习惯阴茎的形状,也不用教导她就一口气把它含进
去,像是在吃冰棒一样。

  「很好……喔……」阴茎被口腔包围的感觉让我不由得跟着抖动双脚。「试
着吸看看……啊……」

  她微微的用力吸,两颊贴紧在龟头上,让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她吸去了。

  又或许我已经憋得太久,不一会儿就受不了。

  「快……先停一下……」我感觉快要爆发了。

  「咦?」她似乎没听清楚我说的话,愣了一下。

  「啊……」我突然往前一顶,在她的咽喉深处射出了精液。她顿时吓了一
跳,把阴茎吐出,但射精的动作仍然持续着,白色的精液喷满了她的嘴与脸上。

  「对不起,我忍不住……」我向她道歉,伸出了手指把她脸上的白色精液刮
下来,并且伸出手掌心她的嘴下。

  「吐出来吧。」

  白色的精液从她的口腔中流出,滴到了我的手掌上。

     ***    ***    ***    ***

  「妳叫什么名字?」

  「入……入沙江子。」

  「以前有做过吗?」

  「啊?」她似乎没听清楚我说的话。

  「我是说,以前有跟别人做爱过吗?有没有男朋友」

  「嗯……没有。」

  「那今天是第一次啰?」

  她似乎若有所思地呆了几秒,点了点头。

  「等一下可能会很痛,妳要反悔也可以,我不会赶妳出去,一样会给妳一万
元。不要太勉强。」

  「没关系,我……我可以的。」她小声地说。

  「既然这样,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

  「嗯……」她点点头。

  「坐在这里。」我坐在浴缸的边上,两小腿浸泡在热水中。拉着她的手,要
她在两腿张开,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小穴口正接触在射精后疲软的阴茎上。

  我的手指从她的两腿间游移过去,她闭着眼,不做任何的抵抗。当手指到达
她的小穴口时,轻碰的动作让她的身子像触电般紧缩一下。

  她的私处有一些黏腻感,但阴蒂已经变硬。

  于是我让手指抠着那已然变硬的阴蒂,这时她发出了轻哼声。

  「嗯……」她两手搭在我的双肩,两手抖动着,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

  我看到她的双眼泛着水光,两眼一闭上就把泪水流下而形成两道泪痕。

  「怎么在流泪了?」我不由得靠近她,用舌头舐着脸颊上的泪痕。

  也许是突然的动作,让她睁开了双眼,两人以近距离的四眼互相对着。

  她似乎因为不好意思,又把眼闭起来了。

  手指伸进去小穴里,轻轻地摩着里面的嫩肉。「嗯……嗯……」她的腰一
扭,小穴里的肌肉缩了缩,身子软软的靠在我身上。

  我心想处女的小穴应该是放不下三只手指的吧?我把食指与中指在她的阴道
壁轻轻挖着。手指就像是在演奏乐器一样,让她嘤咛着,扭动着。

  爱液慢慢的冒出来,沿手指流下,小穴里面变得滑溜溜的。

  「你听有声音喔。」我笑着,手指的搅动发出了叭答叭答的声音。「我也一
样很兴奋,它又复活了呢!」

  的确的,不知不觉中,阴茎已经又勃起了。我抱起她,让她两脚打开站在浴
缸上,而我的大腿在她的两腿间,阴茎也正对着她的小肉缝。

  「我可以插进去吗?」我抓着自己的阴茎,拨开了她的小肉缝,对準了小
穴。「不行的话,要说喔!」

  「嗯……」她小声地哼着,似乎是没有反对的样子。「好……」

  「进去了……」我往前推进着,由于之前的爱抚阴道已经充份地湿润,没有
用多大力气就送入了。

  阴茎稍微遇到一点阻力,我再轻轻的用力一下,很轻易地就通过狭窄的关
卡。

  「啊……」这时,她的腰顿时抖了一下,似乎破处还是很痛的样子。

  「会痛吗?」

  她抿着嘴,没有回话。

  「那我再进去一点可以吗?」

  她虽然皱起眉头,但还是点着头。

  我把阴茎再推进一点,最后两人的肉体紧紧地互相贴紧。她的深处带着一股
冰冷的寒气从龟头处渗进来,我不由得提紧肛门打了个冷颤。这感觉就像是在玩
冰火九重天,滚热的棒子与满腹的慾火碰到冰块,嘶一声顿时冷却。

  也许是错觉,这时她原本苍白的嘴唇已转成红润的粉红色。

  「我要动了。」体内的慾火又再度昇起,让我不由得想要动作。

  在她点了点头之后,我开始扭着腰,让阴茎抽插。

  「嗯……嗯……」滑润的阴道被坚硬的阴茎又进又出,磨擦出一阵又一阵地
酥麻感觉。她似乎是心里有些矜持,只是轻声地哼着。

  因为有充份的爱抚,所以破处的疼痛减轻很多,而让她不由得产生舒服的感
觉。我心里这样想。

  「明明应该是很舒服吧?为什么放不开呢?」我心里想着,便加快了抽插的
动作。

  「嗯……啊……」她不由得随着我的动作,而加大了吟声。

  随着动作愈来愈激烈,阴道里面渐渐地温暖了。里面就像是一个冰块被我的
体温给化掉成水,从阴道里被掏出来。

  「啊……嗯……啊……」她的两手环绕着我的脖子,腰像往前挺让阴部贴紧
我的耻骨,让我进入更深的地方。「好深……好深呀……」

  「啊……」她嘴一哼,腰一扭。里面随即有着收缩的动作,像是有着无数个
橡皮圈,一圈又一圈的紧箍住。「唔……」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反而加快速度,并且往缩的最紧的那圈肉环去抽插,
让龟头处更能享受到摩擦的快感。

  「感觉……好奇怪呀……」她断断续续的说着。「肚子好热好温暖……」

  「啊……」她说到一半便开始全身发抖着,扭动着腰,似乎开始渴求着阴茎
的深入。

  这时往前往上抽插的动作并不能满足我,索性两手一伸把她的大腿抬起,两
脚站立,变成了火车便当的体位。

  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慾火激起体内的潜力,或者她的体重轻的关系。我不用费
多大力气就可以抱着她,把自己的阴茎往上顶着,让它进去最深处,再拉出来。

  「啪啪啪啪……」她的肉体被我抬在半空中,落下来拍击在我的肉体上。

  浴缸的水被激荡出水波,泼溅到地板上。

  「啊……」她的身子一缩,像无尾熊一样地紧紧包在我身上,阴道里愈来愈
紧,让我不由得又加大了速度。

  「喔……」我最后动了几下,便往上一顶,让精液射进她的深处。她的身子
也跟着蠕动几下就瘫软在我身上,只是两眼瞇矇地喘着气。

  在急速的喘气慢慢地停歇后,我才恢复了一些神智。

  「妳高潮了吗?」

  她没有回话,只是喘着气,依靠在我身上。

  我轻轻的放下她,这时她全身无力地软下来,两脚还微微的抖动着,似乎仍
然在高潮的样子。阴茎退出后,小穴里慢慢地流出红白交杂的液体,这是她成为
女人的见证。

  「我……站不起来了。」她一脸窘迫的样子。

  「我来帮你……」我笑着看着她。她的脸已红润,不再是之前苍白的样子。

  我扶着她,把她的身体擦乾,用大浴巾包着,抱出了浴室并放到床上。

     ***    ***    ***    ***

  她赤裸地躺在床上,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我把身子擦乾后,侧躺在她的身
边。

  「妳哭了?」我看到她两眼流下了泪。「怎么了?会痛吗?」

  她摇了摇头,微微地笑着。「不会。」

  「喔?」

  「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么温柔呢?」她两眼水汪地看着我说。

  「有吗?」我心想,我可是嫖妳的人耶。「因为妳很可爱吧?」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其实我是……」她说到一半,眼神闪烁着却又停下
来。

  「难道妳生病了?」我看她的表情,心里一惊。这么小的小女孩应该没有性
病吧?

  「没有……没有生病。」

  「那就好……」我鬆了一口气,因为刚刚并没有戴上保险套。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妳说说看,只要我做得到。」

  「可以帮忙把我妈妈的遗体找出来吗?」

  「你知道地点吗?」

  「我知道,在一台红色轿车旁边,旁边还有一根电线杆。」

  「这样就比较好找了,有电线杆的编号就更好找了。」

  「编号是G7767ED133。」

  「妳确定吗?」

  「是。」

  「明天一早,我就联络朋友,一起帮你把你妈妈找出来。」

  「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

  「还可以有……一个要求吗?」她这时又开始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要求……」

  「……」她小声地说着,两手把脸遮住,从指缝中看到一片晕红的脸颊。

  「妳没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要做啥呢?」

  她示意要我把耳朵靠过去,但没想到一靠过去后,她用双手勾着我的脖子,
突然亲了我一下。

  「再做一次。」她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

     ***    ***    ***    ***

  「这次从后面来吧!」

  我让她背对着我,两腿打开。圆润而扎实的小屁股缝微微的打开,毫不保留
地露出她的菊花与小肉缝。

  我从后面握住她纤弱的腰身,让肉棒顶在小缝口。

  「要进去了。」

  「嗯……」她回答着,微微抬高着屁股。

  因为之前射进去的精液仍然没有完全流出,使得里面很润滑,阴茎一下子就
送了进去。

  「嗯……」她在我进去的当时,就不由得哼出声音。

  但这却使我觉得更兴奋,全身的血液全都集中在肉棒,让我因此更肿更硬。
我顾不得她刚破处的疼痛,不由得忍不住直接抽插起来。

  「嗯……嗯……」但从她的声音中,可以知道我粗暴的抽插似乎没有让她感
觉痛苦,反而让她更为舒服。虽然从背后位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身体愈趴愈
低,而屁股愈抬愈高,让我更能深入。

  她的角度一改变,阴茎能插入的深度也跟着加大,我很轻易地打中她深入敏
感的地方,使得她的呻吟声也跟着激烈起来。

  「啊……」她顾不得害羞,嗯嗯啊啊的跟着我的动作哼唱着。

  在阴茎的抽插下,阴道里面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阴茎用力撑开阴道,让内壁有着更强烈的包覆感,里面一条条的皱折在抽插
时被清楚地感觉到。

  我两手抓住她的骨盆往上一提,她的双手垂下,腰一弯变成双手撑地的姿
势。

  也许她练过瑜珈,腰身软得可以让头碰到膝盖。也让我尝到各种不一样体位
的滋味。

  她身子一紧,阴道又出现一环一环的收缩,让抽插的阻力顿时加大,使得我
放慢了动作。但我动作一慢,她腰部不自主地摆动着,似乎无法满足她。

  「好吧!」我看到她拼命扭着腰,下了决定不再撑下去,一股作气开始狂抽
猛插起来,让两人的肉体发生啪啪啪的拍击声。

  狂抽插的状况,让我支持不了多久,马上就觉得精关不守。

  精关一开,有如箭在弦上,再也忍不住。我用力一挺,深深地刺进,括约肌
用力抽动,精液咕噜一声被灌了进去。

  「啊………嗯……」她这时像是被电到一样,两脚开始发抖着。阴道壁彷彿
像是一个水蛭的口,一收缩就把刚射出来的精液吞了下。

  刚射精的龟头受到花心处的吸吮,不由得又一次再一次的射精,过了四五次
才停了下来。

  两人瘫软在床上,互相抱着,依偎着进入梦乡。

     ***    ***    ***    ***

  第二天早上,雨已经停了。

  车子到到朋友找到的地点会合之后,停了下来。这时已经有三四台朋友的车
子在等侯着。

  我下了车,小女孩在我身后跟着。

  「你怎么这么慢?」艾幼文似乎等了一阵子。

  「不好意思,睡太晚了。」我连忙陪不是。

  「不多说了,你昨天晚上说的电线桿,是这个吧?」艾幼文指着电线桿。

  「应该是吧。」我抬起头看着上面的编号。

  「那就开始动工吧!」

  「真不好意思。」

  原本我是要自己一个人独自挖的,毕竟要朋友挖尸体很过意不去,但朋友却
义不容辞地要帮忙。于是大家一群人通通挽起袖子挖着,终于有人出声了。

  「有了,看到手了!」

  在一阵鼓噪中,七手八脚地挖出了一具女尸。大家奋力地拉了出来,并且放
入了準备好的尸袋中。

  会是她妈妈吗?这时,我才想起小女孩还没有过来认尸。

  「江子,快过来看看,是不是……」我一边叫唤着,一边转头左右寻找着,
却不见小女孩蹤影。

  「你有没有看到跟着我后面的小女孩?」我转头问旁边的艾幼文。

  「什么小女孩?」他却一脸不解地说。「从刚刚到现在就只看到你一个人
呀?」

  「没看到吗?」我自言自语地。「她会跑去那里呢?还是跑回车上去了?」

  「你要去那里?」艾幼文在我背后问着。

  「我回车上看看……」我因为急着寻找小女孩的去向,随便回了他一句,自
顾自地走回车上。

  远远看到我的车子停放在泥地,地上只有一组离开车子的脚印。走进一看,
车子里空无一人。

  我心想,这时候她会跑去那里呢?

  「挖到了挖到了……」正在此时不远处亦有一群人发出了鼓噪声,似乎也挖
出了一具尸体。我转念,或许她跑去那边认尸了。

  我连忙走过去,但在那群中并没有发现小女孩的身影。正在挖掘的工作人员
看到我问说:「先生,您要认尸吗?」

  我不经意地跟着他手指的方向低头一看。尸袋的开口露出了一个小女孩的脸
庞,眼睛微闭着,嘴角上扬着似乎在微笑。这时赫然发觉她是昨晚一起在旅馆过
夜小女孩。

  「你认识她吗?」工作人员看到了我的惊吓的表情。

  「先生……先生……」他看到我不回答,连忙又叫唤了几次。惊吓中的我已
经听不清楚工作人员说的话,只觉得全身无力地软下。

  旁边的人看到我的样子,连忙伸手搀扶,并且一脸担心地问。「你还好
吗?」

  「没事……」我重新站直身体,幽幽地说:「入沙江子……她大概叫入沙江
子吧?」

  不知怎么,眼前似乎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对着我笑的身影,我揉了揉眼睛,这
时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两颊已有两道泪痕了。

  【完】

有件事请别误会,我并没有仇视某些国家。
会写这个其实是因为想到很多小女孩一下子就这样消失了。
心里总觉得有些不高兴。
回文请勿涉及政治、国家或民族的话题,感谢您。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