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儿子的性玩偶

                 一

  「夏医师!你看我儿子这样的状况有办法治吗?」高丽琴问。

  「江太太,你先别急,从检查结果看,他只是属於有学习障碍而已,并不是
智能有问题。」

  「学习障碍?那要怎么样才有办法治疗?」

  「学习障碍基本上有可能是学校或家庭其中一部分出了问题,也有可能是同
侪之间的影响,造成对於学习失去兴趣。」

  「我儿子班上的情况学校老师没有说得很清楚,可是现在已经三年级了,要
怎么才能找出问题的症结点呢?」

  「你先不要担心,目前的检查结果虽然暂时无法找到发生的原因,但是,学
校应该可以安排你儿子就读资源班。」

  「资源班?那不就等於跟大家说他跟别人不一样了?」

  「你不要这么想,你知道,以前我们的年代,功课不好就要靠补习班,高中、
专科、大学也有因为功课不好而重读的,其实这只是一开始不太好受,但是,以
你儿子现在的状况,资源班刚好可以帮他补回以前没上好的课程,而且也有因为
重新学习,而获得较好的学习成果,然后就逐渐跟上同班同学的例子。」

  「那麻烦夏医师多帮忙!毕竟我也才生这么一个小孩,对这种状况真的没经
验。」

  「你放心吧!我会帮你把小朋友的诊断状况和治疗的资料送交特殊教育中心,
由他们来判定你儿子是不是真的要参加资源班就读。」

  「谢谢夏医师!」

       ※※※※※※※※※※※※※※※※※※※※

  丽琴牵着儿子敬祥的手离开诊疗室,江正启的车已经发动好在医院门口等他
们了。

  上车之后,江正启问︰「医生怎么说?」

  「他说敬祥不是智能问题,只是学习障碍而已。」丽琴边系上安全带边说着。

  江正启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现在的小朋友好像有不少都有这样的问题。」

  「好像吧…!以前我们小时候好像都没这种问题吧?」

  「怎么没有?我们小时候有些同学不是功课很差,动不动就被老师打、骂?
然后连上课都会怕?」江正启说道。

  「好像是…,也有同学因为害怕上课就跷课,结果被处罚,回家又被家长修
理,然后就更不喜欢读书了。」

  「现在好像学校有一些特殊课程,可以辅导有学习障碍的小孩,别想太多了,
也许读着、读着,有一天问题就自然解决了。」

  「但愿如此……」丽琴看着车窗外说着。

       ※※※※※※※※※※※※※※※※※※※※

  回到家中,丽琴带着儿子敬祥上楼,江正启将车子驶入车库停好之后也跟着
上楼。

  敬祥一进客厅,马上坐到沙发上,拿起电视遥控器开电视看。

  丽琴回到主卧房中,脱下外出时穿的套装,然后进去浴室中,在浴缸中放热
水准备洗澡。

  江正启则是到主卧房附设的书房去,打开电脑看看这天的股票行情。

  『也许真的是我在家庭、事业和金钱上都太顺利了吧!不然怎么自己的儿子
会变成这样子?』

  江正启心里想着,随手就拿起书桌上的菸斗,塞了些菸丝进去,然后拿着火
柴敲着书桌发出『唗、唗、唗!』的声音。

  「老公,怎么了?」丽琴正坐在梳妆台前,边卸妆边问。

  「没事儿…!」

  江正启说着,随手划了一下火柴将菸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丽琴说︰「没事儿就好…,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放松一下?」

  「不了…,我先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江正启说。

  「那我叫敬祥先进来洗了。」丽琴边脱内衣裤边说。

  「嗯…!我先忙了……」

  「敬祥!先进来洗澡了!」丽琴边喊边走进浴室。

  「喔…!」敬祥回答着就冲进主卧房来。

  敬祥正要往浴室冲,丽琴说︰「别用跑的,小心跌倒。」

  话刚说完,敬祥还真的就踢到浴室的门槛,直接跌了一跤,丽琴见状急忙伸
手去接住江敬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有没有受伤?」

  「没有,」敬祥笑着说︰「妈妈好厉害,把我接住了!」

  「你啊!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来!脱衣服了……」

  丽琴说完就帮敬祥把衣服、裤子和袜子都给脱了。

  「啊!妈吗!我忘记拿玩具了。」敬祥说着。

  丽琴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一下子就洗好了还要玩具啊?」

  敬祥说︰「可是我想要在浴缸泡里着玩儿……」

  「好啦!要什么玩具,我去帮你拿,你先自己沖一下热水。」

  「妈妈,我想要玩那天买的那个小船。」

  丽琴便到敬祥的房间去拿前几天在超商买的那艘发条小船。

  一会儿回到浴室,丽琴故意问︰「是这个吗?」

  「对!就是这个。」敬祥开心地说着。

  「那你先把船放进浴缸里,妈妈先帮你洗乾净。」

  「好…!」

  丽琴拿起沐浴绵,挤了一些沐浴乳上去,搓出泡沫之后帮敬祥洗澡。

  洗着、洗着,丽琴无意间瞥见敬祥那小指大小般的阴茎竟然有点儿硬硬地挺
着。

  丽琴笑着说︰「哇!宝贝,你看,你的小鸡鸡硬硬了,以后就是大人了,要
自己洗澡了喔!」

  结果,敬祥却说︰「不要、不要!我要妈妈帮我洗嘛!」

  「你羞不羞啊?哪有人这样的,都十岁了还要妈妈帮你洗?你同学有这样的
吗?」丽琴说着。

  敬祥想了一下说︰「同学?我不知道啊!大家都没跟我说洗澡的事情啊!不
然下星期上课的时候,我去问同学。」

  丽琴用手指点了敬祥鼻子一下说︰「不用啦!都十岁了问同学这个,到时候
事要被同学笑死啊?」

  「喔!那我不问了。」

  高丽琴帮敬祥身上的泡沫都沖乾净之后,就叫敬祥进去浴缸中,然后开始洗
澡。

  敬祥在浴缸中非常专心地玩着那艘发条小船,那条小船有个很有趣的设计,
发条旋紧了之后,除了螺旋桨会转动,上面还有一门会喷水的大炮。

  「妈妈你看!船船会喷水耶!」敬祥很兴奋地说。

  原来这艘发条小船从买回来到今天,敬祥才第一次下水玩,所以一看到小船
会喷水,敬祥特别兴奋。

  「这么厉害啊!你觉得好玩吗?」丽琴边搓洗着乳房边问。

  「嗯!好玩!」敬祥开心地说。

  「那你先自己玩,妈妈洗好也进去跟你玩。」丽琴说着。

  话一说完,敬祥刚好看到丽琴正用手在搓洗阴部。

  「妈妈,你在做什么?」敬祥一脸疑惑地问。

  「小笨蛋,从小就跟妈妈一起洗澡,到现在才问啊?」丽琴说着。

  「可是我以前没看过嘛!」

  丽琴心想︰『也是,以前敬祥只记得玩玩具,根本不会注意我洗澡的样子,
一定是刚刚跟他说洗好要进去跟他一起玩小船他才注意到的。』

  丽琴想清楚之后说︰「好、好、好,那就是被你发现妈妈的秘密了,我跟你
说喔!妈妈刚刚在洗溺尿的地方,不洗的话会臭臭喔!」

  「噢!啊?妈妈,你没有小鸡鸡,也会溺尿啊?」敬祥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真是昏倒…!』丽琴心里想。

  「妈妈是女生,怎么会有小鸡鸡?」丽琴笑着问。

  「喔!啊!我想起来了,上次我同学小树有说,女生没有小鸡鸡,所以女生
溺尿要蹲着。」敬祥像是想到很重要的情报说着。

  「小树?他懂真多啊!真厉害!」丽琴边用水沖掉身上的泡沫边说。

  「一点儿都不厉害!哼!」敬祥气呼呼地说︰「小树有姊姊,然后他们家的
房子很旧,厕所也很破烂,所以小树常常看到他的妈妈和姊姊溺尿才知道的。」

  「原来是这样啊!」丽琴说着︰「那宝贝你这些都不知道,应该要怪爸爸买
这么好的房子,对吧?」

  「对呀!咦?不对!妈妈,我喜欢我们家住的房子。」敬祥说着。

  「好!妈妈进来了。」丽琴说。

  丽琴一进入浴缸,坐下去的时候,浴缸中的水起了一阵波浪,发条小船一下
子高高低低地前后左右摇摆着,敬祥看得都入神了。

  等到波浪静下来之后,敬祥说︰「妈妈,你能不能出去再进来一次?」

  丽琴一听有点儿不解︰「怎么了?」

  敬祥说︰「我弄不出这么大的波浪,妈妈进浴缸的时候,波浪好大啊!」

  丽琴听到之后说︰「这么麻烦啊?妈妈教你一招,拿沖水用的小盆子,翻过
来压到水里去,再斜斜地把空气放出来,就会有大波浪了。」

  丽琴示范给敬祥看,敬祥觉得很好玩。

  「妈妈,我也要试试看。」

  於是丽琴把沖水用的小盆子交给敬祥,自己则放松地躺进浴缸中,让水刚好
泡到肩膀的位置。

  丽琴就这么躺在浴缸中看着敬祥开心地玩发条小船和小盆子波浪,心里想着
︰『要是敬祥没有学习障碍问题的话,该有多好啊?』

  母子两人在浴缸中泡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丽琴对敬祥说︰「宝贝,要起来
了喔!不然你的手手都泡皱掉了。」

  「可是我还想玩……」敬祥有点儿不甘愿地说。

  「明天再玩啊!等等不是有你喜欢看的卡通?」丽琴说。

  「啊!对!钢弹要开始了!」敬祥突然想起来。

  「那宝贝,我们出去擦乾身体吧!」

  丽琴说着便牵着敬祥的手,带着敬祥离开浴室回到主卧室,然后拿起乾的浴
巾帮敬祥的身体擦乾。

  这个擦乾身体的动作之后,丽琴发现,敬祥的小鸡鸡,从刚刚洗澡时硬硬地
挺成水平线一般,变成往上翘着了,而且前端的包皮也露出了一小截的龟头。

  「哇!宝贝,你看,你的小鸡鸡比刚刚更硬了耶!快跟爸爸一样了。」丽琴
故意笑着说。

  「哪有啊!我的小鸡鸡跟爸爸的哪有一样?爸爸的鸡鸡很大耶!」敬祥仔细
地看着自己的小鸡鸡说着。

  「妈妈是说『快跟爸爸一样了』,意思就是说再过一阵子,你就变成大人了。」
丽琴说着。

  「喔!那要多久啊?」敬祥突然擡起头问。

  「这个嘛!妈妈也不知道,你不要偏食的话,应该很快吧!」丽琴边擦乾自
己的身体边说着。

  「那太好了!那我也可以像爸爸一样跟妈妈玩插洞洞的游戏了。」敬祥很开
心地说。

  「你说什么?」丽琴不可置信地说︰「什么插洞洞的游戏?」

  「小树说的啊!」敬祥解释︰「他说男生长大会跟女生玩插洞洞的游戏,他
还说看过他爸爸插着他妈妈的洞洞,可是他没跟我说是怎么插、插哪里?只说很
好玩。」

  「原来如此,」丽琴回答,然后突然觉得不对︰「不对呀!小树就算看过他
爸爸插他妈妈,怎么会知道很好玩?」

  「因为小树说,他姊姊跟他玩过嘛!」敬祥说。

  「小树他们家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家啊?」丽琴问。

  「妈妈,你看过小树啊!」敬祥说︰「他是我们班最高大的那个啊!」

  这一提,丽琴才想起来有一些印象,之前去参加母姊会的时候,敬祥班上有
个跟班上的老师差不多高的男生。

  「原来他就是小树啊?」丽琴笑了︰「他这么高,应该要叫做『大树』才对。」

  「对呀!小树都快跟我们的体育老师一样高了。」敬祥用很敬佩的口气说着。

  「宝贝,这样听起来小树家怪怪的,你自己要注意,不要跟他学一些不好的
东西喔!」

  「妈妈,什么算是不好的东西?」敬祥有点儿紧张地问。

  「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你觉得不太对就去问老师好了。」

  「可是,我们老师好凶喔!」敬祥说话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儿害怕。

  丽琴语气和缓地说︰「宝贝乖,别怕!如果宝贝没做错事情,老师应该不会
很凶的。」

  「喔!好!那我去看电视了。」敬祥开心地说。

  「好!」丽琴回答。

       ※※※※※※※※※※※※※※※※※※※※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丽琴念了一段童话故事给敬祥听,哄他睡觉。

  等敬祥睡着之后,丽琴回到主卧房中,江正启已经躺在床上,但是还没睡着,
正在看杂志。

  丽琴躺下之后偎着正启,对正启说︰「看样子,夏医师猜的应该是正确的,
下午你在书房里的时候,我帮宝贝洗澡,才知道原来我们宝贝好多事情……」

  正启将杂志阖上,转头看着丽琴说︰「都是些什么样的事情?」

  丽琴伸出手摸了正启的鸡巴说︰「你的宝贝儿子这里…,已经会硬了……」

  「哇!儿子比老子强多了呀!」正启开心地说着。

  「死相!宝贝才十岁,要是这里比你强多了,我们可要担心了。」丽琴说着。

  「怎么了?现在小孩吃得比我们以前好多了,比我们强也是应该的嘛!」正
启不了解是该担心什么。

  「你真迟钝耶!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啊?」丽琴很严肃地说︰「万一宝
贝在学校把人家女生给上了,你是要怎么解决?」

  「不会啦!我们宝贝这么单纯,不会乱搞啦!」正启很有信心地说。

  丽琴说︰「我们宝贝单纯,我知道,可是他的同学、朋友就不一定有这么单
纯了,万一学坏了,你怎么办呢?」

  「怎么?宝贝交到坏朋友吗?」正启有点儿紧张起来。

  「我也不确定啦!」丽琴说︰「宝贝说他交了个朋友,是他们班最高大的那
个,他竟然跟宝贝说……」

  正启看丽琴不往下说,便说︰「说什么了?这么神秘?」

  丽琴靠着正启的耳朵边说︰「他跟宝贝说,女生没有小鸡鸡的事情……」

  正启说︰「这有什么?我们家不就只有宝贝一个,他也没有姊妹,当然不会
知道这样的事情啊!」

  丽琴揑了正启的大腿一下,说︰「我可是每天跟你的宝贝儿子一起洗澡,他
都不会注意这种事儿的嘛!结果,小树跟宝贝说,男生长大就能跟女生玩插洞洞
的游戏……」

  「宝贝怎么会跟你说这个?」正启绝的有点儿佩服丽琴,毕竟敬祥不太会跟
他说这些事情。

  「就我帮宝贝用沐浴乳洗澡的时候嘛!宝贝的小鸡鸡硬了挺着,我就说要他
以后自己洗澡,因为他长大了嘛!然后等洗好出来,帮宝贝把身体擦乾的时候,
宝贝的小鸡鸡比洗澡的时候翘得更高,头头也跑出来一点点,然后我就说他要自
己洗澡、擦乾身体了,因为他快要跟你一样了。」

  「然后?」正启问。

  「然后宝贝就说他跟爸爸不一样,他说你的鸡鸡很大,然后我告诉他很快就
会跟你一样,结果……」丽琴没再说下去。

  「对嘛!就说我的鸡巴大吧!连宝贝都知道呢!后来呢?」

  丽琴只好继续说︰「宝贝就问我要多久的时间?我告诉他我不知道,应该很
快,宝贝就很开心地说︰『那太好了!那我也可以像爸爸一样跟妈妈玩插洞洞的
游戏了。』,差点儿没把我吓死……」

  正启说︰「现在小孩比较早熟,会这样应该也是正常的。」

  丽琴很讶异於正启的反应,说︰「正常?你刚会肿的时候是有想要插你自己
的妈妈喔?」

  正启说︰「当然没有嘛!我们以前哪有想过这种事情?而且,以前虽然学校
都叫大家自己看书学,我们也都是跟着大家一起认识异性朋友,也没人因为硬起
来就想插人的啊!只是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嘛!」

  丽琴说︰「什么不一样?除了小孩比较早熟以外,是有什么不同?」

  「很多不同啊!你看,我们以前敢到处乱跑,也不太会遇到坏人,现在你敢
让宝贝一个人出门吗?去哪儿都有大人跟着,宝贝连想交女朋友大概都没机会吧?
每天准时上下课,也不会有什么放学跑去玩,他知道的女生大概就剩下你了。」

  「你怎么这样说啊?你有没有搞清楚?宝贝想的是鸡鸡跟你一样变大就能插
人家耶!这样你也没关系吗?」丽琴有点儿生气了。

  「他还小嘛!长大一点儿就知道不能这样做了嘛!」正启试着安抚丽琴的情
绪︰「而且,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老了还是工作太累了,宝贝长大帮我插你也
不错嘛!」

  「我到今天才知道你这么变态!难怪宝贝也这样…,哼!」丽琴一气之下就
翻身背对正启。

  正启赶紧从后面抱着丽琴说︰「开开玩笑嘛!我的意思是说宝贝这么单纯,
他不懂那些事情嘛!倒是你说的那个小树,怎么会告诉宝贝这些?」

  丽琴没好气地说︰「跟你谈正经事儿,你给我开玩笑?就小树告诉宝贝说,
女生没有小鸡鸡,所以要蹲着溺尿,我跟宝贝说小树真厉害,连这个都知道,然
后宝贝就说小树根本就不厉害,小树是因为家里面厕所很破烂,看过他妈妈和姊
姊溺尿才知道的。」

  丽琴接着说︰「然后小树跟宝贝说男生长大会跟女生玩插洞洞的游戏,他还
说看过他爸爸插着他妈妈的洞洞,可是他没跟宝贝说是怎么插、插哪里?只说很
好玩。」

  正启说︰「那还好吧!看样子小树也不知道要怎么插和插哪里嘛!这样你怕
什么?」

  丽琴差点儿没厥过去,停了一下说︰「你是猪喔!小树怎么会知道很好玩?」

  正启这下也听明白了,说︰「咦?对呀!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小树的爸爸
会告诉小树说这种事情很好玩吗?」

  丽琴说︰「我也是这样才问宝贝说小树怎么知道很好玩的,结果,宝贝告诉
我,小树说他跟他姊姊玩过。」

  正启这时也吓一跳说︰「小树不是跟宝贝同班?这样不是跟宝贝一样差不多
十岁而已?」

  丽琴说︰「谁知道他们家怎么养的,我之前去参加母姊会看过他,都跟班导
师一样高了。」

  正启不可置信地说︰「不会吧?才十岁耶!看样子我应该去请教小树的爸爸、
妈妈,看怎样才能赶快把小孩养大…?」

  「你看这样对宝贝会不会有不良影响?」丽琴担心地问正启。

  正启想了一下说︰「应该还不至於吧!毕竟宝贝很单纯又很乖。」

  「可是我担心宝贝被小树拖着去做坏事儿……」

  「别这么担心,宝贝以后会懂事的,你忘了宝贝小时候看到你穿衣服就哭的
事情,到读幼稚园的时候就好了。」

  「嗯!那时候我还真担心,嫁个大色鬼生出小色鬼来,嘻嘻!」

  「不是那时候,我有个同学说应该是因为宝贝没看到你身上的食物才哭的吗?」

  「去你的,真是物以类聚,你那同学根本瞎扯,如果是这样的话,顶多我不
穿上衣,也不至於要脱光光吧?我又没喂宝贝吃那里,哼!还有,带宝贝出门也
是,背在后面就哭,用背带把宝贝托在前面就不哭,只是宝贝的两只小手就一定
要摸着人家的胸部,你承认吧!根本就是遗传到你好色的毛病。」

  「天地良心啊!」正启把右手举起来说︰「我对天发四!我绝对不是这样的
人,我让你觉得好色纯粹就只是因为我不小心娶到你这个超级性感美女,我的好
色都是用在你身上的。」

  「少贫嘴!谁知道你不在我旁边的时候有多好色?」丽琴心里偷笑地说。

  「不然这样吧!我明天去找我以前的国小同学,他现在已经在当主任医师了,
还在医学院兼课,看看有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想把宝贝赶快养大?」丽琴狐疑地问。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个当妈的还真的想赶快把宝贝养大好插你啊?」
正启一脸不敢置信地说。

  「去、去、去!你才乱七八糟的…,还不是你刚刚乱乱说,我才以为你想去
问这个……」丽琴又有点儿生气了。

  「不是嘛!我同学他是脑神经专科医师,说不定有办法治疗宝贝这样特殊的
病例嘛!」正启赶快说明白。

  「算你机灵,知道老娘我在生气了,」丽琴用手指戳了正启的鼻头说︰「你
再不正经一点儿就给我去睡沙发!」

  「好、好、好!」正启把丽琴拉过来搂着说︰「你知道你老公是最正经的了。」

  话刚说完,一手便开始抚摸起丽琴的乳房来。

  「死相!你这叫什么正经?」丽琴揑了正启的手一下。

  「哎哟!好痛啊!真是最毒妇人心啊!」正启边说着,边将手滑向丽琴的膣
屄,开始磨擦起丽琴的阴蒂来︰「我可是很正经地想让你好好放松一下,别绷太
紧了。」

  「嗯…!哪有…人像你这样…老是趁机…佔便宜…还说…是帮人家…放松…?」
丽琴边感受着下半身被老公的手指磨擦传来的快感,同时也不甘示弱地将手伸到
背后握着正启的鸡巴套弄起来边说︰「你看…,你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了…,
根本就…只是你想要…插人家……」

  「天地良心啊!」正启将手指抠进丽琴的膣屄孔里说︰「真是冤枉好人,男
人遇到你,哪个鸡巴会不硬的?就连宝贝的小鸡鸡碰到你都硬起来了。」

  「你真…夭寿骨…,」丽琴开始有点儿抽搐地说着︰「讲得…好像是人家…
把宝贝的…小鸡鸡…弄成小鸡巴…一样…,啊…!噢…!别再…挖人家了……」

  丽琴说完,突然全身抽搐、夹紧大腿,膣屄也流出一汩汩温热的膣屄汤来,
把正启的手都弄湿了。

  丽琴停止抽搐之后,转过身抱紧正启吻了起来,一边的大腿也跨到正启身上,
这样的姿势正好让膣屄孔对准了正启正坚硬挺翘的鸡巴头,正启边吻着丽琴,突
然顺势往前一挺下半身,鸡巴就滑进丽琴的膣屄孔内,开始抽插起来。

  两人缠绵了几分钟,丽琴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正启听了更是卖力地冲撞
的丽琴的膣屄。

  『唉咿…!』

  房间门突然开了,丽琴转头一看,是敬祥,便用手拍了一下正启,示意正启
停止动作,可是正启已经接近顶峰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两个人就在敬祥
的面前,双双达到高潮,而正启感觉到这次的高潮真是异常兴奋,丽琴的膣屄竟
然像吸盘一样紧咬着自己的鸡巴不放,甚至膣屄孔内非常剧烈地收缩着,让正启
射出比平常多达三倍的精液来。

  丽琴虽然也到达高潮,但是没好气地用力拍了正启一下,气喘吁吁地说︰
「你喔…!真是……」

  说完,回头对敬祥说︰「宝贝,怎么了?睡不着吗?」

  正启这时从丽琴身上爬起来,稍微软化的鸡巴,前头仍有一丝精液在往下滴,
下床进浴室去。

  敬祥说︰「爸爸、妈妈!我好怕!」

  丽琴也顾不得自己的膣屄内几乎被正启灌满了精液就爬起来将敬祥抱着说︰
「宝贝是不是做恶梦啊?」

  「不是。」

  「那宝贝怎么会怕怕呢?」丽琴紧紧地搂着敬祥问。

  敬祥这时伸出一只手玩着丽琴刚刚阴为兴奋而肿大还未消退的乳头说︰「人
家刚刚想睡觉,然后就听到爸爸、妈妈房间的声音,然后……」

  丽琴用一只手去阻挡敬祥玩弄自己的乳头,说︰「刚刚的声音是爸爸跟妈妈,
没有恐怖的事情啊!宝贝别怕喔!」

  正启从浴室出来也说︰「对呀!爸爸、妈妈都在,宝贝别怕呀!」

  「人家不是怕声音,妈妈你看…,」敬祥从丽琴怀里挣脱站起来说︰「刚刚
听到声音,人家的小鸡鸡又跟洗澡的时候一样变硬硬了…,人家会怕怕!」

  丽琴回头看了正启一眼,正启轻轻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坐下,一手搂着丽琴,
一手套弄了自己的鸡巴几下,感觉鸡巴又硬起来之后对敬祥说︰「宝贝你看,爸
爸的鸡鸡也是硬硬啊!不会怎么样的,男生长大都会硬硬嘛!」

  「对嘛!宝贝,」丽琴再度将敬祥搂紧说︰「乖!再去睡喔!」

  敬祥看起来比较不怕了之后说︰「可是…小树说……」

  正启问︰「小树说什么了?你跟爸爸说。」

  「小树说,他的鸡鸡硬硬,他姊姊都会帮他弄,让他的鸡鸡软下去好睡觉。」

  「呃!」丽琴说︰「可是宝贝,我们家跟小树家不一样啊!」

  「所以人家才怕鸡鸡硬硬会不能睡觉啊!」敬祥说着又想哭了。

  正启差点儿没笑出来,看了丽琴一眼说︰「宝贝乖喔!小树有姊姊,爸爸跟
妈妈现在就算再生的小宝宝也不能变成宝贝的姊姊啊!」

  「那怎么办?」敬祥很紧张地问。

  「宝贝乖!爸爸跟妈妈想一下。」

  正启说完就在丽琴耳朵边小声地说︰「亲爱的老婆大人,我们没女儿,宝贝
的鸡鸡硬硬就先麻烦你了。」

  丽琴听了差点儿昏倒,赶进凑过头在正启耳朵边说︰「你发疯喔!宝贝还这
么小,你要我怎么帮他弄软啊?难道你真的想看我们宝贝插人家啊?」

  「你想到哪儿去了?」正启赶紧在丽琴耳朵边说︰「不就是硬硬而已吗?宝
贝还算小,应该不至於要射精才会软下去吧?」

  「然后?」丽琴更不懂了。

  「就…、就看你…要用手还是…用你的舌头…?」正启这时候很正经地说着
︰「反正先弄软下来,让宝贝安心睡觉再说了。」

  「喔…!」丽琴想想,大概真的没办法了,就在正启耳朵边说︰「就这一次
喔!你别给老娘乱乱想着父子一块儿插人家的事儿。’ 」

  「放心啦!我是那种人吗?」正启微笑地说︰「你的膣屄这么好插,我都还
没插够,哪会想着让宝贝来插你?」

  「算你有理!」丽琴也微笑地说。

  於是丽琴牵着敬祥进去浴室,在浴缸放了一些温水,然后让敬祥进去浴缸里
站着,然后丽琴也进入浴缸中,蹲着用湿毛巾帮忙敬祥擦小鸡鸡。

  丽琴边擦边问敬祥︰「宝贝,这样舒服吗?」

  敬祥点了点头说︰「嗯!舒服,谢谢妈妈。」

  丽琴将敬祥的包皮剥开,继续用温毛巾擦拭敬祥的小龟头,再问︰「这样呢?」

  敬祥又点了点头说︰「妈妈好厉害,这样也很舒服。」

  丽琴看了看敬祥的小鸡鸡,这样温水擦拭不但没软下来,敬祥的小鸡鸡又更
挺翘,已经快贴在敬祥的肚皮上了。

  敬祥看妈妈停止了动作︰「妈妈!小树说,下次有空,他要他姊姊也教人家
插女生洞洞。」

  丽琴一听快傻眼了︰「宝贝,听妈妈说,小树他这么说,代表他跟你很好,
可是,宝贝的小鸡鸡还没长大,不可以太快学插女生洞洞喔!」

  敬祥说︰「喔!那好,人家去跟小树说不用了。」

  「嗯!宝贝最懂事了。」丽琴趁着敬祥分心,一只手剥开小鸡鸡的包皮,然
后轻轻地抚摸着小龟头。

  「对了!人家也有可以跟小树炫耀的事情了!」敬祥开心地说。

  「是不是宝贝的喷水小船船?」丽琴问。

  「才不是呢!妈妈!小树的姊姊帮他把小鸡鸡弄软下来,可是,人家是妈妈
帮人家弄小鸡鸡,这样算人家赢耶!」

  丽琴急着说︰「等等、等等,宝贝!听妈妈说喔!妈妈帮宝贝把小鸡鸡弄得
很舒服,这样的事儿不能跟别人说喔!」

  「为什么?」敬祥不懂地问。

  「这个嘛!因为通常是不能这么做的嘛!今天是因为宝贝的小鸡鸡硬硬,没
办法睡觉觉,爸爸才叫妈妈帮宝贝弄小鸡鸡,这说出去会害爸爸、妈妈丢脸耶!」

  「喔!那人家不说了。」

  敬祥说完,低着头专心地看着丽琴在搓揉着自己小鸡鸡的头,看了一会儿,
又擡头对丽琴说︰「那,人家可以跟小树说爸爸的鸡鸡很大,还会流口水吗?」

  丽琴这一听又快昏倒了,赶紧摇摇头对敬祥说︰「宝贝,这个也不可以说喔!」

  「喔!」敬祥想了一下︰「有了!我想到了,哼!小树只看过他妈妈和姊姊
溺尿,看过他爸爸插他妈妈,然后小树还插过他姊姊,可是,小树没说过他妈妈
溺尿的地方跟爸爸的鸡鸡一样会流口水,这样妈妈赢小树的妈妈耶!」

  正启在卧室床上听到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丽琴在浴室里听到了,气得说︰「江正启!你自己看啦!这样人家是要怎么
弄嘛?你自己用你的手跟嘴巴来处理啦!」

  正启在床上敢紧回答说︰「冤枉啊!我是看杂志的报导底下那篇笑话笑出来
的啊!」

  「一点儿也不冤枉!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那个笑声发火的?你分明就是在笑
这件事儿……」丽琴生气了。

  「老婆大人,你就帮帮忙原谅小人,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以后老婆大人帮
宝贝弄鸡鸡,我一定只看不好笑的东西。」

  丽琴听到正启这样揶揄自己,生气地喊着︰「江正启,你自己来弄啦!」

  不过,话说人一发脾气起来,多半手劲儿就有点儿失去控制,丽琴一手开始
快速套弄敬祥的鸡鸡,另一只手则有点儿用力地搓着敬祥的小龟头。

  「妈妈…、妈妈…!鸡鸡…好痛…!」

  听到这句话,丽琴才回过神看到敬祥都快哭了,赶紧对敬祥说︰「宝贝不哭、
不哭!妈妈刚刚不小心太用力了。」

  「可是…、可是…,人家的鸡鸡…刚刚真的好痛…!」

  丽琴赶紧将敬祥抱起来擦乾双脚,然后抱到床上坐着,让敬祥躺在自己腿上。

  「那宝贝要怎样才能原谅妈妈呢?」丽琴问。

  敬祥想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就伸出手把玩着丽琴的一颗乳头,丽琴看敬
祥没有要哭的样子,才又伸出手去慢慢套弄着敬祥的小鸡鸡。

  一会儿,敬祥突然说︰「妈妈、妈妈!人家想坐起来。」

  丽琴听到马上把敬祥扶起来坐在自己腿上,敬祥刚坐好就转头张嘴把刚刚把
玩着的乳头含进嘴里像吃奶一样吸吮着,然后瞇着眼睛像很享受的样子。

  丽琴又好气又好笑地,也就任由敬祥这样吸吮自己的乳头,专心地继续搓揉
小鸡鸡的皮。

  结果,没想到大概搓了快两分钟,丽琴感觉到敬祥全身抖了几下,然后自己
的脸上好像沾到湿湿的东西,下意识地往敬祥的小鸡鸡看,啊!软下去了,再用
手去抹了一下脸上的东西。

  『咦?怎么有点儿黏黏的?』

  将手指沾到的东西拿到鼻子闻了闻,虽然味道不明显,也不是很黏稠,但是
丽琴已经可以肯定那是从敬祥的小鸡鸡喷出来的东西了,丽琴顺手抽了张面纸将
手指头擦乾净。

  正要低头跟敬祥说话,才发现敬祥吸吮着自己的乳头睡着了,只好就这样把
敬祥轻轻抱到床中间,自己躺好让敬祥睡觉,自己也累了,也就不管敬祥还吸着
自己的乳头也睡着了。

       ※※※※※※※※※※※※※※※※※※※※

  丽琴醒来的时候,才刚要起来就发现自己的乳头还被敬祥紧紧地吸着,看样
子是没办法启来弄早点了,於是丽琴用脚去轻轻摇了正启的小腿几下。

  正启醒来一看,敬祥还在睡呢!只是看清楚一点儿,敬祥的小鸡鸡怎么又硬
了,於是他用手指头指了指敬祥和自己,然后比了个勃起的手势。

  丽琴一看到这个手势,赶紧看了老公和儿子的下半身,天哪!怎么又来了?
大鸡巴和小鸡鸡都硬硬地在那边屹立不摇一样,真是让人傻眼。

  这下子只能叫老公出门去买早点了,於是丽琴对正启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嘴
巴轻轻咬一下,意思是要正启快去买早点。

  正启一看,乖乖!老婆大人的懿旨,马上就起床,绕着床尾到了丽琴这边,
二话不说,把丽琴的脸朝自己这边扳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把硬挺着的大鸡巴塞进
丽琴的嘴巴里抽插起来。

  丽琴完全傻眼,心想︰『你这个白癡,到底在想什么啊?』

  火都上来了,伸出手用力掐了正启一边的蛋蛋一把。

  这一掐,正启疼得当场抱着自己的阴囊跳了起来,说︰「哇…!你…也太无
情了…,宝贝的鸡鸡才刚会硬…,你就要把我贬为太监了啊…?有替代品了是吗
…?」

  丽琴一听可火了︰「你在胡扯什么啊?我要你去买个早点,你不去买就算了,
竟然还跑过来强奸我的嘴巴,你是活腻了喔?」

  正启一听,手轻抚着阴囊说︰「哭枵哩!我看你刚刚的表情,还以为你清晨
没吃到儿子的鸡鸡,现在想吃老公的大鸡巴补一下……」

  丽琴更火了︰「你再胡说八道!看等等老娘不阉了你?」

  「手下留情啊!你真把我阉了,我就不能去买早点了。」

  正启说完做个鬼脸逃离主卧室出门去买早点了。

  这样闹了一场之后,丽琴发现,敬祥已经把乳头放掉,正在看着自己。

  丽琴伸出手去摸了摸敬祥的头说︰「宝贝,你醒了啊?」

  「嗯!」敬祥回答。

  然后敬祥起床站在床上,又出现想哭的表情说︰「妈妈、妈妈!怎么办?人
家的鸡鸡又硬硬了!」

  丽琴想︰『这可真热闹啊!才多久又硬了,算了,看样子光用手大概不够力,
今天我豁出去了。』

  「宝贝别哭!妈妈马上帮你弄鸡鸡。」丽琴边说边把敬祥拉到自己身边。

  「妈妈要怎么弄?那时候妈妈用手手弄才好一下下而已?」敬祥好奇地问着,
因为他觉得妈妈的手好像效果不好。

  丽琴坐在床边,擡起头看着敬祥的脸说︰「妈妈现在用别的方法啦!这个一
定有效啦!」

  「什么方法?」敬祥又问。

  丽琴觉得多解释只是浪费时间,双手直接抱着敬祥的两边屁股,开口将敬祥
硬着的小鸡鸡含进嘴里,并且立刻用舌头缠绕了小鸡鸡的包皮,灵巧地将包皮拉
开,开始用舌头绕着敬祥的小龟头舔了起来。

  敬祥觉得鸡鸡很舒服,可是却有点儿站不稳,就把双手搭在丽琴的肩膀上。

  这时候,正启买好早点刚好回来,看到丽琴真的在帮敬祥舔鸡鸡,赫然发现
自己下半身竟然已经忘记刚刚的疼痛,突然超有精神,硬挺成大鸡巴了。

  於是,正启马上把买好的早点放到餐桌上,脱光身上的衣物进房间去。

  「爸爸早安!啊!妈妈!爸爸的大鸡鸡也硬硬耶!」敬祥看到正启的大鸡巴
也硬挺着,非常开心地说着。

  丽琴听了,嘴巴离开敬祥的鸡鸡,回头狠狠地对正启说︰「刚刚那样还没死
啊?怎么?你真的想看老娘让宝贝插洞洞是吗?看到老娘用嘴帮宝贝弄鸡鸡,你
还能硬成这样?跟谁说都不会有人相信你不是变态了……」

  正启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老婆大人就原谅小的吧!还有点儿疼呢!能不
能…?」

  「想要老娘也用嘴安慰一下是吧?好!今天大家就玩大一点儿,你先帮宝贝
用嘴弄几下鸡鸡,老娘就帮你弄几下鸡巴,肏!笑你不敢啦!」丽琴很狠地说着。

  正启看了看丽琴,又看了看敬祥的鸡鸡,咽了一下口水说︰「一定要这样吗?」

  「对!今天老娘豁出去了!就怕你不敢而已啦!」

  「好!」正启心一横,坐到床沿,用刚刚丽琴帮敬祥弄鸡鸡的动作,开始含
吮自己儿子的鸡鸡。

  「唷呵!看不出来喔!好你个江正启,不错嘛!为了让老娘帮你含个鸡巴,
也豁出去了啊?」

  丽琴一看︰『你还真他妈的不是变态就是大色狼!就为了让我含,好!走着
瞧!』

  丽琴心里一打定主意,立刻把所以的技巧都用上,专心地玩弄起正启的鸡巴
来。

  没多久,敬祥双腿抖了几下,在正启的嘴里射了生平第二发稀薄的精液,正
启没算到这一手,差点儿吓了一大跳。

  丽琴一看,也差不多了,就停止含正启的鸡巴,自己躺在床上,对敬祥说︰
「宝贝!妈妈今天就教你怎么插女生洞洞,哼!不用等小树他姊姊教你。」

  「真的吗?」敬祥一听非常开心地说︰「妈妈、妈妈!赶快教人家嘛!」

  这次可是换正启傻眼了︰『什么?我跟你闹着玩儿,你竟然要给我弄假成真
啊!丽琴啊丽琴!算你狠!』

  「这样真的好吗?」正启有点儿为难地说︰「你真的要这么做啊?」

  「怎么?你怕了啊?」丽琴斜眼看了正启一眼︰「昨晚看你说得满期待老娘
让宝贝插,不是还说万一你累了,宝贝可以帮你吗?不先训练好,到时候要怎么
帮你?难不成老娘到时候真的没辙得脱光去求邻居们多多光顾?」

  正启有点儿慌了︰「话也不是这么说呀!我不就跟你闹着玩儿吗?」

  「奶奶的!现在改口说闹着玩儿了?这种事儿能闹着玩儿吗?我不管,老娘
就这个脾气!话说出去就是要做到。」

  正启一看这下子僵了,看了一眼敬祥,虽然不可能,但希望敬祥缓和一下丽
琴的情绪。

  结果,敬祥却趴在丽琴身上,双手各玩着一个乳头,嘴里说着︰「妈妈、妈
妈!你快教人家嘛!不然人家都没有赢小树的地方啦!」

  正启也想到有这种结果,对敬祥说︰「宝贝!这种事儿不可以说出去喔!」

  没想到丽琴竟然说︰「宝贝,你先起来跪坐在妈妈的奶上。」

  敬祥一听马上照做,丽琴伸出手开始揉搓着敬祥的小鸡鸡,一手则轻轻地摸
弄着敬祥的阴囊,对着敬祥说︰「宝贝!要记清楚了喔!妈妈教你的都去跟小树
说,看他认不认输?」

  正启这下子也无言了︰『本来怕人家知道的也是你,现在要宝贝什么都说出
去让小树认输也是你,好极了!好险我结婚之后没犯过大错,不然现在说不定屍
体还没被找到哩!』

  正启趁这时候也爬上床跪到丽琴的双腿中间,看情况是想趁机插进去。

  丽琴冷冷地说︰「别急!等等我们宝贝插几下,你才能插几下,现在你别想,
现在你只能贡献你的舌头帮老娘的膣屄舔湿好方便等等宝贝的鸡鸡插。」

  正启一听,心想︰『唉!自己昨天玩笑开太大,只能认了。』

  想清楚之后就乖乖地舔起丽琴的膣屄来。

  一会儿之后,丽琴抱着敬祥的屁股,稍微含了敬祥的鸡鸡几下,然后又用舌
头把敬祥的鸡鸡和阴囊都扫舔了一遍,确定敬祥的鸡鸡已经硬挺到极点,小龟头
也完全露出,小鸡鸡整个贴到肚皮上了。

  「喂!吃过自己儿子精液的江正启,现在暂时没你的事儿了,哪边凉快哪边
去!别挡着我们宝贝练习插老娘的洞洞。」

  丽琴说完对敬祥说︰「宝贝,现在换你去跪在妈妈的腿腿中间。」

  「喔!好!」敬祥很听话地做了,正启也只能先让开。

  「宝贝!现在你用手摸看看,妈妈的腿腿中间有没有一个比较大又有水的洞
洞?」

  敬祥仔细地四处摸了摸,开心地说︰「有耶!妈妈!人家找到了。」

  「宝贝好聪明喔!这么快就找到了呀!」丽琴说着︰「现在宝贝用手抓好宝
贝的鸡鸡,对准刚刚找到的洞洞,把鸡鸡插进来。」

  敬祥也照做了,不过毕竟还有点儿短小,所以插进去之后一下子,鸡鸡又弹
出来贴到肚皮上。

  「宝贝,现在妈妈要你刚刚那样插进来,插好之后马上趴在妈妈身上,懂吗?」

  敬祥照做,还真的插进去不再弹出来了。

  「你可以玩妈妈的奶奶了,然后一边玩儿,一边把屁股用力顶,」丽琴说着,
顺熟拿了个枕头诊在自己的屁股底下︰「顶不动的时候把屁股往后拉一点点儿,
然后再顶,一直重複. 」

  敬祥还真明白怎么插了,开始前进后退地控制自己的屁股,俗话说︰『当上
帝关了一扇门,必打开另扇窗』,敬祥虽然数学、自然、社会、健康教育都只在
及格边缘,可是插洞洞彷彿是专业项目,一说就懂、一教就会。

  就这样插了五分钟左右,敬祥的双腿又抖了几下,丽琴赶紧抱紧敬祥的屁股,
不让他后退,让敬祥把生平第三发的精液都射在丽琴的膣屄孔内。

  感觉到敬祥的鸡鸡软下去了,才对正启说︰「先帮宝贝把鸡鸡舔乾净,刚刚
宝贝插几下,你就只能插几下,敢多插可别怪老娘翻脸不认人啊!」

  江正启也只能乖乖地帮敬祥把鸡鸡舔乾净,然后才握着刚刚因为看敬祥插丽
琴而兴奋得更硬更坚挺的大鸡巴插进丽琴的膣屄孔内,享受妻儿的恩赐,当正启
插到和敬祥刚刚插入的次数一样的时候,也只能乖乖地把大鸡巴拔出来到一旁沙
发上打手枪去。

       ※※※※※※※※※※※※※※※※※※※※

  当天学校放学,小树送敬祥回家,敬祥很开心地对正启和丽琴说︰「爸爸、
妈妈!小树说他输人家了耶!他说以后有他在,谁欺负我就告诉他,他会帮人家
把欺负我的人弄到鸡鸡都硬不起来耶!」

  小树在旁边说︰「江伯伯、江妈妈,你们放心,一切都交给我了,以后我妈
妈和姊姊也都可以随便敬祥玩儿。」

  敬祥很有成就地说︰「还有喔!人家要是累了,小树也可以帮我插妈妈的洞
洞耶!小树的鸡鸡跟爸爸的差不多大喔!」

  正在客厅沙发上用狗爬式抽插的两人差点儿没一起昏倒。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