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作者:凛冬之战
字数:11770
首发:Pixiv(id=13483232)

  行了,这是时隔好长时间的更新。

  证明我还活着,凛冬子变成凛冬鸽,咕咕咕。

  我现在玩了玩够了,该专心码字了。

  这个月将会有大量更新,什么口味的都有。

  这一次是对梅菲斯特的拷问折磨,而且龟头责什么的比较多。

  这个臭小子自打我玩舟游第一天起就看他不顺眼。

  终于有机会收拾一下他了。

  而且据我所看到的,p站里面梅菲斯特的文貌似很少,而且经常是梅菲斯特
折磨罗德岛干员的。

  那么,这次,也该轮到罗德岛干员折磨一下这个熊孩子了!

             风水轮流转(确信)

  感谢各位支持!

                ——

  啪嗒。

  梅菲斯特的眼前突然被一片白光所占领,想要躲开却发现手脚都动弹不得,
就连脖子和腰部都用皮带固定在了X形状的拘束架上。

  「好了好了别照了,眼睛快要瞎了。」

  「这就是你的打算说的?」

  「难道你还指望我求饶吗?凛冬,要是你这么想,那么你可就要失望了。」

  凛冬关掉了手里的强光手电,拍在了坐着的木箱上,一声闷响让梅菲斯特不
由得打了个寒颤。

  「实在是冤家路窄啊,小屁孩。」凛冬站起来,走到梅菲斯特面前捏起他的
下巴,「长得还行,就是这幅面容给了你算是糟蹋。」

  「那你这是夸我?」梅菲斯特迎着凛冬的目光回瞪过去,「哟,还提着斧子
呢?现在就想把我杀了?我这样子的……不得当众斩首吗?」

  「放心,你死不了。」凛冬用斧刃划过梅菲斯特的衣服,锋利的金属很快就
把他的衣服撕成了一堆布条,稍微用力一扯就全部掉了下来,堆在地上,「博士
特意嘱咐过我,让我好好收拾你,我觉得我适合这个工作。」

  「喂!你干什么!你这个狗腿子……呵,撕我的衣服算什么?」

  梅菲斯特此时有些慌了,虽然作为整合运动的骨干之一,但是毕竟还是个孩
子,在陌生人面前被剥光衣服什么的,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足够的羞辱了。光滑的
胸口随着越发沉重的呼吸而变得一起一伏,略微可以凸显出腹肌样子的腹部,干
净没有一点赘肉,大腿和小腿的比例也很好,有次可见梅菲斯特并没有放弃对身
体的保养一类的。

  梅菲斯特的身材不由得让凛冬有些惊讶,手不自主地上去摸了两把,手感好
极了,一点也不粗糙,紧致细嫩的皮肉确实是难得。而梅菲斯特对被抚摸这种行
为十分的反感,加大了挣扎的力度,但是依旧不能撼动刑架半分。

  现在梅菲斯特全身上下,除了及膝袜和鞋子以外,剩下的就是一个纯棉白色
的三角裤头了,包裹着青涩的柔嫩鸡鸡。

  「你!你别给我乱来!」梅菲斯特的声音有些发抖,用勉强还能动的手指朝
凛冬比了一个国际标准手势,「你该不会是,没见过男人的那里吧!看,快来看
吧,给你开开眼!然后我就可以把你的眼睛挖下来了!」

  啪!

  斧子精准的蹭过梅菲斯特的脸颊,劈在他身后的木板上,凛冬一把掐住梅菲
斯特的脖子,加大了手上的力量,「想激我?呵,要不是博士的要求,你现在脑
袋早就两半了。男人?没关系,我们这里,会让你后悔你是个男人!」

  说着,凛冬在梅菲斯特的脖子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松开了手。而梅菲斯特也
有了一点机会来喘息,刚才的缺氧让他眼前发黑,原本以为凛冬会给自己一个痛
快,,现在看来貌似不太可能了。

  凛冬上下打量着梅菲斯特,眼睛注意到了他的双脚上,从一开始,梅菲斯特
的脚就不太安分,经常左右扭动着,时不时鞋面还有节奏地微微隆起,估计是脚
趾在动。

  蹲下身子,刚刚握住梅菲斯特的皮鞋,就听到了一阵极大声的抗议。

  「你还想怎么样!」

  「哦?这么抵触?那我就更加好奇了。」

  梅菲斯特的脚趾拼命地抠住鞋底,但皮鞋还是被凛冬稍微一使劲就脱了下来,
露出了一双秀气标志的脚丫,脚趾还微微地蜷缩在一起。

  伸出手指,勾了一下脚心。

  「噗!」

  梅菲斯特努力努力忍耐住笑意,但是轻微的声音还是被凛冬捕捉到了,这对
凛冬来说就是掌握了一个突破口。

  「怕痒?」凛冬挠了挠梅菲斯特的脚心,捏住袜尖很轻松地就把梅菲斯特的
及膝袜扯了下来,抚摸着那双白皙的脚丫,「却是是一双好脚,只可惜我的兴趣
不在这里……你的骚蹄子一会自然有人来收拾,现在,我对你的这里更感兴趣。」

  缓缓将刑架放平,凛冬拿来了一个手提箱坐在梅菲斯特旁边,打开箱子,里
面都是一些连梅菲斯特都没有见到过的东西,与其说是刑具,但是再怎么说都太
小了些。

  「半硬了?原来裸体就能让你兴奋吗?啧,真是个贱种……」凛冬隔着梅菲
斯特的内裤轻轻揉搓着那根阴茎,从睾丸到龟头都仔细地按摩,促使着梅菲斯特
获得更多的快感,而肉棒也是很不争气地在凛冬的「温柔攻势」下勃起了。细长
白嫩的阴茎努力的抬起一个角度,把内裤稍微成出一个小帐篷,半个粉红色的龟
头从松紧带的束缚下探出头来,马眼处还能看分泌出来的少量的前列腺液,各种
迹象表明梅菲斯特的小弟弟已经进入了状态。

  「无耻!下流!变态!你们罗德岛都应该统统吊死!我当初就应该在切城杀
了你!凛冬!!!呃啊啊啊啊啊啊!!!」

  「还敢鬼叫?!」梅菲斯特的辱骂惹得凛冬一阵窝火,拳头一下子锤在梅菲
斯特的睾丸上。这下痛的可怜的小正太一下子就叫了出来,后背弓起,脚趾用力
的张开,大脑直接空白了几秒,小腹一阵剧痛。

  但是这一下子确实管事,梅菲斯特也乖乖的闭了嘴,只把头扭到一边,说了
句要杀快杀这种话。

  「行,现在第一步,测试你这个小玩意的一天射精次数极限。」凛冬把润滑
液挤到梅菲斯特的内裤上。冰凉的润滑液很快就浸透了薄薄的布料,流到了勃起
的阴茎上,然后随便的涂抹几下就让润滑液涂满了整根肉棒和阴囊。只是内裤布
料的轻轻摩擦,就已经可以给梅菲斯特带来些许的快感。

  「这算什么测试?!」

  「嗯?」凛冬晃了晃拳头,「那就测试你的睾丸强度?」

  「你!哼。」

  虽然再怎么不愿意,自己的命根子现在在自己的冤家手里,也就不得不服软,
只要还留着自己一条命,就肯定能有逃出去的希望。

  梅菲斯特这么想着。

  满是润滑液的棉布不停地摩擦着嫩茎和龟头,阴囊也被托起轻轻地揉搓,下
体的一阵酥麻让梅菲斯特不得不咬紧牙关。连筋被手指甲扣弄,马眼也被挑逗着,
手掌隔着内裤缓慢地撸动,每一次都会从尿道中挤压出一些前列腺液,混合着润
滑液一起覆盖住整个龟头。粉嫩的龟头在灯光下显得油光水亮,上面还有细小的
白沫。

  突然间,凛冬剥下了梅菲斯特的内裤,用涂满润滑液的右手一把握住那根未
经人事的小鸡鸡,快速撸动了起来,噗叽噗叽的声音听起来爽快极了,而梅菲斯
特也难以忍受快感而不得不发出些许的嘤咛声,而且伴随着每一次的撸动,尤其
是凛冬的手掌摩擦龟头的时候,使得这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的射精欲望更加强烈。

  「不!不!够了没有啊!!」

  梅菲斯特终于忍不住哀嚎起来,阴茎猛的抽动了两下,就在精关即将失守的
时候,凛冬突然停下来手里的动作。

  「呼……呼……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怎么样,刺激吗?」凛冬把手上残留的润滑液涂在了梅菲斯特的乳头上,
仅仅是用指肚摩擦,用指甲扣弄,那两粒小小的肉豆豆就挺立了起来,伴随着梅
菲斯特的呼吸一起一伏。

  「不刺激,一点都……不刺激啊!你个混蛋!」

  梅菲斯特努力的抬起头,怒视着凛冬,咬牙切齿的表情搭配上现在的样子,
然凛冬差点都要笑出来。

  不过也好,倔强的玩具越有玩弄的价值。

  拿出两个金属的鳄鱼夹,对准梅菲斯特的乳头就咬了下去,尖锐的夹子锯齿
搭配高强力的弹簧仿佛要把可怜的乳头刺穿。

  「咕唔!」梅菲斯特轻哼了两声,然后紧接着,凛冬就拿出了一节细绳子,
勒住了阴囊的根部,在两颗睾丸上分别又捆了两圈,突出两粒睾丸的大小。最后
多余出来的一部分握在凛冬的手里,这下子凛冬就掌握了梅菲斯特的一半的命根
子。

  「刚才给你撸这么一会,我有些累了,现在该你动了。」凛冬解开拘束梅菲
斯特腰部的皮带,然后在另一只手上又挤了点润滑液,轻轻地握住了梅菲斯特的
嫩茎,「动啊,发挥你的男人本能,别让我看不起你。」

  「自己动什么的,我才不会!啊啊啊啊啊!!!」

  「哦?那我就看看多大的力度能把你的两粒可怜睾丸扯下来了。」凛冬加大
了拉扯睾丸的力度,阴囊一下子就被拉长了不少,仿佛随时都要扯断。而红肿的
阴囊因为绳子的束缚而充血发紫,很明显,凛冬完全有能力让梅菲斯特的小弟变
成「光杆司令」。下体的疼痛让梅菲斯特的脸上不由得冒出冷汗,最终,身体的
本能下,梅菲斯特缓缓地抬起腰,轻轻地捅了一下。

  「继续,没让你停。」

  「唔!可,可恶啊!你们这些,变态!」

  见到凛冬没有继续加大力度,梅菲斯特就加快了腰的速度,在凛冬的右手
「飞机杯」中缓缓地抽插着,而凛冬也适当的刺激着梅菲斯特的龟头,大拇指时
不时地按压,每一次都可以让这个小男孩叫出来。

  羞耻,憎恨,快感,渴求,种种的情绪一并涌上梅菲斯特的心头,而阴茎上
的快感让他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突然间,凛冬的右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梅
菲斯特还在缓缓进行抽插运动的阴茎,快速的撸动起来,尤其是经过龟头的时候
更加用力。而左手也加大拉扯睾丸的力度,又疼又爽的感觉让梅菲斯特大脑一片
空白,嘴巴里面发出了原本不属于他的嘤咛声。而十几岁的小男孩的阴茎也更是
敏感。

  终于,仅仅是半分钟后,梅菲斯特失去了对精关的把控,一股热流顿时充满
了尿道,而凛冬也立刻把手抽走,白色粘稠的精液就这么在外人的注视下不情愿
地射了出来,撒在了小腹上,滴入并填满了小小的肚脐。

  「混蛋……混啊啊啊啊!唔!啊哈!不!不要再!停手!不!!!」

  「哦?你不是男子汉吗?别求饶啊,要不然多难看呢?」

  还没等梅菲斯特从刚才射精的快感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凛冬又一次握住了有
些发红的阴茎撸动起来,射精之后的连续刺激让得到的快感翻了好几倍。梅菲斯
特努力的想要躲开,腰部也不由自主地抬高然后落下,砸在实木的刑架上发出声
声闷响。挤压出来的尿道里面的几滴精液伴随着手的上下运动涂抹到阴茎上,成
为了又一种材质的润滑液。

  「反应这么大?果然是个小废物呢,说你呢!废物!求饶没有用的!」

  一边是凛冬的大声斥骂,另一边是阴茎在饱受蹂躏,这样梅菲斯特彻底失去
了思考的能力,满脑子想的只有让凛冬停下,而嘴里面发出的也只有不像样子的
求饶。口水止不住地从嘴角流了下来,眼睛也已经翻白,只有小半个眼瞳还可以
看见并且在微微颤抖。

  「不!不!嗯啊啊啊啊啊~」

  终于,在短短的几十秒后,梅菲斯特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这一次的精液射
的比第一次有力了不少,但是也稀薄许多,精液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滴落在胸
口上,落在夹住乳头的鳄鱼夹上,拉着细丝滴落。

  「不要,不要再来了……对我上刑……也不要……嗯啊啊?!?!又来?!」

  「上刑?我可不敢呀,这个只是在进行检测罢了!」

  凛冬把剩下的半瓶润滑液都倒在了梅菲斯特的通红的阴茎上,继续撸动起来。
冰凉的液体接触到充血发热的阴茎时惹得梅菲斯特打了个激灵,接着就是更加强
烈的快感,以及睾丸仿佛要被撕裂的痛苦。

  「饶了我!饶了我啊啊啊……对不起,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

  「如果道歉有用,那么切城的成千上万的人就不用死了!」

  「不!不行了~不要,我不要啊——」

  这一次,梅菲斯特缴械时间更短,只有十几秒。而伴随着惨叫的同时,一股
清亮的水流从他的马眼喷出,浇在了梅菲斯特满是汗水的脸蛋上,有一些甚至落
入到了嘴里。无论怎么想要憋住,但是却于事无补,夹杂着精液的尿液浇满了梅
菲斯特的上半身,有一些顺着他的身体滴落在了地上。

  自己可耻地失禁了。

  这是梅菲斯特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呜呜……呜呜呜……」

  「哭也没有用!」凛冬抄起皮鞭,对着梅菲斯特的阴茎抽打了一下,痛的梅
菲斯特叫出声来,「你不是喜欢给别人绝望吗?那今天你也该体验一下绝望了。」

  又一次,润滑液涂在了梅菲斯特的阴茎上。

  「放过我……放过我……」

  在梅菲斯特恐惧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个飞机杯套上了自己的阴茎。

  ……

  终于,在第十次后,梅菲斯特的阴茎再也无法射出一点东西,哪怕是尿液也
没有了。

  现在的他,脑袋无力地歪倒一边,眼睛失神地望着墙壁,嘴里面还依旧喃喃
地说着求饶的话。

  凛冬解开了勒住梅菲斯特阴囊的绳子,让他那两颗紫黑色的睾丸终于有了自
由,而要是再勒一会,估计就会坏死掉了。

  空气中弥漫着汗味、精液味和尿液的骚味,凛冬不得不打开了排风扇,然后
去水池边把手洗干净。

  「哈喽~ 我是不是来晚了?」梅尔推开拷问室的门,把手推车上面的器械卸
了下来,在一旁进行着组装,「这东西我今天早上才终于调试好,绝对不会再出
差错了。」

  「没有,你来的刚刚好,要不是这小崽子不给力,我还能继续玩会。」凛冬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一下子就躺倒在沙发上,「接下来就是你的工作了。」

  「了解!凛冬将军!保证完成任务!」梅尔拿着螺丝刀,朝凛冬咧着嘴敬了
个不标准的军礼。

  「别犯贫,我没空理你。」凛冬缓缓地做起来,从旁边的箱子里面拿出一个
酒瓶,拔开塞子喝了一口,「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高科技。」

  「行,那么第一步就是——」

  梅尔很利索的把机器组装好,然后拿出两个铁架,分别固定住了梅菲斯特的
两只脚,之后用细线把每根脚趾都绑住拉开,这样子的话,梅菲斯特的脚底嫩肉
就一览无余,并且整只脚都没有能挣扎的余地了。

  梅尔走到梅菲斯特面前,掐了一把他的脸,「醒醒啦,换人了哦。」

  「饶了我,我不想……不要……榨精……不要……」

  「没有榨精,没有嗷,接下来给梅菲斯特做一个全身按摩,怎么样?」

  「按摩?」

  「是啊,看你累了……噫!好恶心!」

  梅尔扫了一眼梅菲斯特的胸口和腹部,上面满是精液和尿液,有的已经干掉,
变成白色的精斑,肚脐里面的精液也是半凝固状。四处看了看,最终目光停留到
了梅菲斯特脱到大腿的内裤上,撕下来当成抹布把体液擦干净后嫌弃地扔到了一
边。

  而梅菲斯特,也慢慢地缓过了神来,看了一眼身上的东西后身体仿佛坠入了
冰窖一样。

  「不要!这样的按摩我不要!」

  梅菲斯特惊恐地看着所谓的按摩器,腰部两侧各有四个手指一样的东西对准
着,腋窝被满是羽毛的滚轮贴住,大腿内侧和膝盖窝也有羽毛滚轮抵着。当然,
最备受关注的就是脚底部分,每个脚趾缝里面都夹着一根满是软刺的滚筒,前脚
掌、脚心和脚跟都有软刺滚筒贴着,脚趾肚还被贴上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两
只脚都用黏糊糊的液体涂满,现在哪怕这些机器都不开动,光是这样梅菲斯特就
已经快要笑出来了。

  「没关系嘛,首先,是你的腋窝~ 」

  梅尔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然后按下了按钮。

  「不……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唔噫嘻嘻嘻,停,停下!」

  羽毛滚轮在小正太敏感的腋窝里面飞速旋转着,想要拼命加紧胳膊,但是手
腕却被牢牢地铐在两侧。

  「然后,你的腰~ 」

  「嘎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瞬间,八根手指一样的按摩棒一同戳向梅菲斯特毫无防备的两侧,在腰部
柔软的痒痒肉上为非作歹。身体努力的想要左右晃动甩开,但是换来的只有是闪
开一侧的按摩棒后,撞在了另一侧的按摩棒上。按摩棒在抵住腰部的同时,也会
开启震动,带来更加细微持久的痒感。

  而随着腰部的晃动,梅菲斯特通红的鸡儿和紫红色的阴囊也在不停地甩来甩
去,原本因为频繁射精而软下去的阴茎因为痒感又一次的挺立起来,而且大量的
压榨使得梅菲斯特在勃起的时候阴茎满是胀痛感。勃起的阴茎拍打在小腹上,发
出清脆的啪啪声,伴随着梅菲斯特的大笑,如同是有节奏的乐曲。

  而为了进一步的调高音乐的音量,梅尔同时打开了所有开关。

  「嗷嗷嗷啊啊啊!!!」

  梅菲斯特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不少,也尖锐了许多,笑声中也夹杂了不少的惨
叫,身体高高地弓起,但是怎么也躲避不了来自身后的袭击——一个塞入梅菲斯
特臀瓣缝隙的毛刷滚轮,软硬适当的毛刷可以精准的刷到梅菲斯特的后庭上,纵
使是拼命加紧屁股,也丝毫不会影响转速,反倒换来的是更多的痒感。

  大腿内部的滚轮也火力全开,阴囊也被持续的瘙痒,整根阴茎已经完全勃起,
紫红色的龟头和通红的竿部仿佛是梅菲斯特最后的尊严一样。这也不由得吸引了
梅尔的注意,毕竟她从博士那里学到过,折磨生殖器是很有效的拷问方法。

  最受关注的那双凛冬讽刺过的骚蹄子,自然是最惨烈壮观的地方。

  脚趾缝隙里面转棒的高速旋转,全方位刺激着脚趾缝里面的每一寸嫩肉,贴
在脚趾肚上面的电极时不时的放出电流,刺激着如同蚕豆一样的可爱脚趾。脚底
的瘙痒更是如同要了梅菲斯特的命一样,三根转轮紧贴着脚底的每一寸皮肤,全
方位的刮蹭着,就连脚底纹路也不放过,仿佛就是要从脚底上刮下一层皮一样。
而涂上的黏腻液体,不仅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也融化了梅菲斯特本就不多的死皮,
并且使得脚底更加敏感。而装置也不停地往脚上补充着新的润滑液,转轮的飞速
旋转也把润滑液溅得满地都是,从脚趾缝和脚底飞出的液滴就像是一种全新的人
造景观,一种建立在梅菲斯特痛苦之上的景观。

  「嘎啊!嘎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不!饶哦呜噫噫呜呜呜!!啊啊啊哈
哈哈!命!」

  现在的梅菲斯特如同疯了一样拼命地刷动着脑袋,大张着的嘴巴伸出舌头,
口水肆意的流出来,下巴也早就笑到抽筋疼痛。肺部如同被挤压一样,仿佛要榨
干净最后一点空气,满脑子里面都被痒感所占领,鼻涕眼泪弄得满脸都是,头发
被汗水打湿乱成一团。

  「笑的真开心呀~ 那么,这根棒棒我能玩玩吗?」

  梅尔拿来一块冰块,垫在了梅菲斯特的屁股下面,这样子梅菲斯特只能保持
身体弓起的最高姿势,彻底不能躲避毛刷对菊门的刺激,而且臀部还被冰块紧贴,
不一会就冻得通红,屁股也几乎要失去知觉。

  「什么时候这块冰完全化了,我就停,好吧?」梅尔拿起一根细长的羽毛,
沾满了润滑液后,细细地给梅菲斯特的肉棒涂上,然后一把抓住,用羽毛尖端挑
逗着大张的马眼以及有些破皮的连筋。

  「不!!!哦呀噫哈哈哈哈哈哈!!好!嘎哦哦哦哦哦哦!?!?」

  梅尔完全没有理会那无力的求饶,一下子就把羽毛捅入了梅菲斯特的尿道里
面,羽毛柔软的材质遇到更加娇嫩的尿道内壁,这简直对梅菲斯特是灭顶之灾。
羽毛每进入一寸,都会给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带来更多的尿意,尽管膀胱里面已经
没有一点存货,睾丸也是瘪瘪的,但是就算是这样,一点前列腺液还是分泌了出
来,作为对羽毛入侵的回应。

  随着羽毛的缓慢抽插,梅菲斯特的身体摆动也越来越大,手腕已经被磨破,
血液沾到了皮革上面,但是这种痛感对于全身的痒感和下体的尿意来说简直不值
一提。梅尔也捕捉到了梅菲斯特的反应,于是拿出了另外一根羽毛,同样沾满润
滑液后,塞入了刚刚开苞的尿道里面。

  两根羽毛就这样,在梅尔的控制下来回的一进一出,时不时还旋转几圈来刺
激一下。此时的梅菲斯特,已经笑的完全背过气去,发出的笑声只有咳咳的声音。

  「梅尔,这家伙吵死了!」凛冬不满的看向已经笑的死去活来的梅菲斯特,
因为他的笑声,自己根本不能安安静静地刷短视频。

  「okok,这就让他闭嘴,东西,就用这个吧!」

  梅尔抓起那条沾满了精液尿液的内裤,对准了梅菲斯特的嘴巴一下子就塞了
进去,这让梅菲斯特差点窒息,眼前一阵发黑。精液的腥味和尿液的骚味一同涌
入梅菲斯特的喉咙和鼻腔,让他恶心的想要吐出来,但是现在,就连自己的舌头
都要不听使唤了,还有什么能力可以吐出一个塞的严严实实的布团呢?

  臀部已经变成了通红的颜色,冰块也融化了三分之一。

  但是对于梅菲斯特来说,哪怕是五分钟,都是无比的漫长。

  梅尔加快了羽毛抽插尿道的速度,来自尿道如同抓心一样的痒感和尿意使得
梅菲斯特又一次射精,梅尔也注意到了阴茎抽搐的这个动作,同时把羽毛插到最
底端,然后迅速抽走!

  「呜呜呜呜呜!!!!」

  伴随着一声高吭的惨叫,梅菲斯特又一次射精了,这次的精液如同水一样的
稀薄,精子的含量根本不达标,而且射出的精液里面,还夹杂着些许的血丝,这
是尿道被羽毛挂出细小伤口后流出的血。

  而射精的同时梅菲斯特的眼睛彻底翻白,昏死了过去,就算是脚底的转轮再
怎么加快速度,回应也只有身体的抽搐罢了。

  梅尔停下了机器,撤走了垫着的冰块,给梅菲斯特探了探鼻息,还活着。

  「这小子居然骗我,那么,就是十一次了。」

  凛冬对着梅菲斯特的阴茎踩了一脚,然后朝他脸上啐了一口。

  「今天先饶了你的狗命!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乌萨斯的不良少女走出了拷问室,把门摔得震天响,只留下了梅尔看着满地
的污秽叹了口气,这次的拷问室就是她收拾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梅菲斯特缓缓醒来,首先第一眼就是检查四周。

  四肢依旧被拘束着,只不过这次换成了颈手架,身体弯成了九十度,双脚也
用脚链拴在地面上,昨天挠痒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全身都很酸痛,脚底还能感
受到些微的痒感。阴茎因为昨天的榨精而依旧在疼痛,后腰也是,感觉就像是被
拆了重组过一样。

  啪!

  屁股传来一阵痛感。

  「睡醒了?」凛冬揉了揉梅菲斯特的屁股,对着另一边又是一下,「昨天居
然昏过去了?看样子你体力不行啊。」

  「混蛋……放开我……」

  梅菲斯特的声音沙哑又低沉,因为昨天的挠痒,他现在的嗓子哪怕咽一口唾
沫都刺痛。

  「不求饶了?」

  「想都不要想!你这个女魔头!」

  凛冬挠了挠头,原本以为能够听到梅菲斯特哭喊着叫自己爸爸什么的,现在
他的态度让自己很头疼。

  「那你就是欠干了。」凛冬说着,把假阴茎戴在腰上,确认固定好了以后,
抓住梅菲斯特的臀瓣夹住那根东西,缓缓地摩擦起来,「猜猜这是什么?」

  梅菲斯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的身体反馈告诉他,这东西是自己绝对应付不了的。

  二十多厘米的长度,至少四厘米粗,上面满是各种肉瘤,毛刺,这种东西要
是插进来的话,肯定会……

  「你!你这是虐待俘虏!」

  「嗯,对啊,我就是虐待俘虏,不,我是在虐待一个畜生!」

  凛冬把润滑油浇在了假阴茎上,然后又给梅菲斯特的菊穴涂了一些,对准了
紧闭的菊门后,低吼一声把整根都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拔出去!拔出去!!!」

  梅菲斯特拼命地挣扎着,两只光脚丫跺着地面发出啪塔啪塔的声音,后庭的
括约肌努力的想要把那根假阴茎挤出去,但是却于事无补,反倒是夹得更紧,让
假阴茎上面的肉瘤跟深一步地刺激自己的后庭。

  凛冬的抽插也毫不留情,每一次都是用力的整根拔出,然后又整根塞入,每
一次都是捅到最深处。假阴茎上面的肉瘤和毛刺把娇嫩的肠壁划出了许多细小的
伤痕,梅菲斯特的使劲收缩,都会带来一阵的麻痒感。而这根让自己痛苦的假阴
茎,在带来的痛苦的同时,也给梅菲斯特带来了些许的快感。

  而抽插后庭的同时,那根伤痕累累的阴茎因为前列腺的刺激,又一次勃起了,
而凛冬自然也没有放过这个绝佳的玩具,一把抓住使劲的握了下去。手指把那根
嫩茎勒成几节,如同一个葫芦串一样,疼的梅菲斯特冷汗直流。

  「啊啊啊!放手,放手啊!!!没有了,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没有?我让你射你就得给我射!」

  说着,凛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次的拔出都会带出些许黏腻的肠液,以
及粉红色的肠肉。同时另一只手抡起皮带,对着梅菲斯特的屁股就是一顿乱抽,
疼的梅菲斯特惨叫不止。而那根可怜的小小肉棒,也在凛冬粗暴的撸动下,又一
次射出了带血的稀薄精液,流的凛冬满手都是,尽管这样,凛冬依旧没有丝毫放
过他的意思,依旧刺激着龟头部分。手指甲插入马眼用力扣弄着,龟头也有了几
处破皮,每一次的撸动都如同灾难一样疼痛无比。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呜呜呜……」梅菲斯特咬着牙,眼泪又一次从眼
角流了出来,他现在有说不尽的委屈,以及无尽的后悔。

  「哭?你还敢哭?」

  凛冬又顺势捏了一把梅菲斯特的睾丸。

  「呜啊啊啊啊啊!!救救我!来人救救我啊!!浮士德!塔露娜!!爸爸!!
妈妈!!!」

  现在,梅菲斯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他毫不顾忌地哭喊着,期盼着
有人可以来救他,他喊了每一个他认识的人的名字,甚至是爸爸妈妈,但是回应
他的只有疼痛以及凛冬的大声斥骂。

  「你这样博取同情有用吗?!」凛冬气的不打一处来,一下子拔出了假阳具,
大步走到梅菲斯特面前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对着就是几个耳光,「哭!当初那么
多学生哭着饶命的时候,你放过了她们吗?!你就应该被吊死在旗杆上!」

  「够了,凛冬!」

  拷问室的门突然打开,凯尔希站在门口,示意凛冬出去。

  「凯尔希,我跟这家伙没完!」

  「那我们也不能变成和他一样的那种人!你给我出去!」

  由此可见,凯尔希也在气头上。

  凛冬看了看凯尔希,又看了一眼依旧在哭的梅菲斯特,摘下假阳具甩在了他
的脸上,然后走出了拷问室,还不忘用肩膀撞了一下凯尔希。

  「恶心呐!rua!呸!恶心!」

  凛冬的吼声回荡在走廊里面。

  凯尔希缓缓地关上了门,然后走到梅菲斯特面前,托起了他的脸,「你是我
们的敌人,但是,我觉得你也有你的价值,而不是在这里被当成发泄的沙包。」

  「你……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一个交易?我们罗德岛提供给你医疗,但是你,你得付出你的
代价,这个交易已经敲定,不管你同意不同意。」

  还没等梅菲斯特说什么,一个针管就扎入到他的脖子里,高效的麻醉药物让
虚弱的梅菲斯特很快就晕了过去。

  「一个新的试验品有了。」

  凯尔希说着,解开了梅菲斯特身上的拘束。

  ……

  「呜!呜!」

  实验室里面,凯尔希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上的数值变化,并抄录了一些重要
的数据,补充在研究报告上。

  而旁边的机器里面,正是梅菲斯特。

  全身从头到脚被胶衣包裹着并且固定,让他连动手指都是奢望,眼睛有厚厚
的皮革眼罩遮住,见不得一丝光明。鼻子被插入呼吸管,能不能吸入氧气,吸入
多少,全看凯尔希的操控,就算是里面掺入了药物,也只能照单全收。嘴巴用一
根连接着假阴茎的口球塞住,阴茎的粗壮程度几乎让梅菲斯特的下巴脱臼,而且
长度直抵喉咙,这可以有效的防止梅菲斯特咬舌自尽,并且可以输入营养液和药
液,保证不会饿死以及药物的有效服用。

  一对乳房也被改造,凯尔希发现乳头也是绝佳的输入药物的好地方,于是这
里也被加以改造,乳孔被钢针刺入,向里面注射着药液。乳头也经常处于勃起的
状态,还有毛刷经常刷动刺激乳头,确保乳头的充血敏感。

  而阴茎,自然是关注的重点。

  早就被注入了药物进行了人体改造,现在,梅菲斯特的睾丸无论是分泌精液
的速度和数量上面,和以前都有了不少的提升。而且为了提高精液的榨取速度,
阴茎进行了高敏感化的处理,可以在两分钟内完成一次射精,并且在一分钟的恢
复时间过后继续进行榨精的任务。

  梅菲斯特的阴茎现在被一个飞机杯罩住,进行着无尽的榨精,伴随着飞机杯
旋转抽插的,还有塞入尿道的,由一颗颗六毫米和八毫米直径的钢珠组成的长达
十四里面的尿道珠串,内外的双重刺激使得梅菲斯特感受的快感比以前多了好几
倍,而且每一次射出的液体,都会被导管吸走,然后保存到取样瓶里面。

  而为了保证榨精的完全,这个装置也有压榨功能,就是用两个橡胶滚轮来回
挤压阴茎,直到把所有的液体都排出,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因为尿道珠和尿道
的接触力度会加大,这也是梅菲斯特惨叫最大声的时候。

  阴囊用铁丝束缚住,用来测试不同束缚情况下对榨精的影响,而且连接着捆
绑阴囊铁丝的,是一串有三百克重的砝码,用来测试睾丸的承重能力,尽管阴囊
已经成了紫色,但是凯尔希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意思。

  而脚底,则是直接把梅尔的挠痒装置放在了上面,并且功率对以往有过之而
无不及,这是为了测试神经的敏感度。因为供氧管的原因,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梅
菲斯特会有缺氧的危险,脚底也进行了不少的改造,主要是放在了加强敏感这方
面上。

  各种的药物,无论是已经成熟量产的,还是刚刚研制的,几乎都用在了他身
上。

  而身体,也在朝着梅菲斯特不愿意看到的方向进行转变。

  「根据近期的一千份样本所示,感染者精液中的源石浓度和血液中有较大差
别,浓度低于血液中的浓度,但是保守起见,依旧不建议感染者与非感染者实施
性行为。」

  凯尔希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而这一千份样本,则是来自从梅菲斯特身上榨取来的一千份精液。

  而这样的高强度测试,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直到一个月以后,当凯尔希把最后一份文件打包后,才停止了机器的运作。

  把梅菲斯特从胶衣的拘束中取出来的时候,一股浓烈的汗味夹杂着精液的腥
味充满了整个实验室,惹得凯尔希不得不捏住了鼻子。

  梅菲斯特如同被抽走了骨头一样,瘫倒在地上,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才回
复了一些力气,眼睛也适应了实验室里面的光线。

  「嗯哼,现在的你还是有些可爱。」

  搬运资料的梅尔扫了一样梅菲斯特,然后扔给他一块小镜子,「看看你自己,
你肯定也觉得你可爱。」

  梅菲斯特伸出颤抖的手,用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他一下子都不敢相信镜子
中的人是自己。

  皮肤和以前比白皙了不少,身材也变得更加纤细匀称,头发到了及肩的长度,
面容和以前比,更有了一些女性的倾向。胸前隆起,大概有B左右,如同女孩子
一样的乳房,但是乳头还是很小。

  「我……为什么……」

  自己的声音也让梅菲斯特感到震惊,奶声奶气的,以前的狂妄的少年音荡然
无存。

  「梅尔说的不错,你确实很可爱,行了,你赶紧去洗个澡吧。」

  凯尔希说着,从抽屉里面找出一身女仆装扔到了梅菲斯特面前。

  「你这叫什么了?伪娘?嗯,应该是这个词的?」

  「伪……娘……」梅菲斯特拿起衣服,呆呆的看着凯尔希。

  「不要……我不要……」

  梅菲斯特的请求,整个实验室里面没有人去理会。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388ob.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