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藉故很难修拖延时间,继续透过镜子欣赏她的姿态,包括她饱满的胸部,隐隐约约仿佛看见挺立的乳头突起状。因为时间过了很久还不见我修好的样子,于是她打开卧室内的电视机想打发时间,就在电源被开起的刹那,我听到男女性爱时的交响曲也就是A片的声音。

清子心里十分乱,正在这时她听到身后拉窗帘的声音,她知道这是大野干的,她也预感到他要干什么了,心里一阵紧张。果然,大野走到沙发后从清子身后伸出了双手,一只放到了清子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另一只放在了清子雪白的上衣上,隔着衣服握住了丰满尖挺的乳房,这只手揉捏着乳房,从轻到重,然后逐渐移到乳头上用力地捏着。在这种挑逗下,清子浑身颤抖、呼吸加快、胸口起伏不定,本能地抓住了大野的手,要把它推开,但是大野却更加用力地揉捏着。看到清子还不肯就范,大野一边继续挑逗,一边低头在清子耳边说:“不要再挣扎了,现在不是装清高的时侯,我知道你想要作爱。想想自己的将来,乖乖地合作,我不会亏待你的!”

先不说我女友,就随便拿我网友Akuma为例,他也是像我这样喜欢凌辱女友暴露女友的男生,所以我们谈得很投契。他的女友和我女友也差不多,平时是那种又漂亮又纯真可爱的女生,就像个邻家小女孩那样,但如果喝醉了之后,她就会做出平时不敢表现出来的行为。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的相思之情。

婚礼完后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区里,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经过几次来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们的父亲都是上海知青,我们都是按政策回的上海,虽然都是上海户口,我们都感觉自己不是上海人,在上海都遭到过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共同语言很多。到后来竟然发现我们还来自同一个城市,那以后我们的来往就多了起来。